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军史 > 毛主席为何先问李德生的意见

原标题:毛主席为何先问李德生的意见

浏览次数:105 时间:2019-10-06

1988年授衔是恢复军衔制后的第一次授衔仪式,同样不可小视,也诞生了许多佳话,其中电视剧《亮剑》李云龙原型的王近山将军麾下就有两位由少将授上将的,其中一个就是李德生。

图片 1

李德生是河南新县人,身处大别山地区,没有很好的生计,小时候放牛为生。不满14岁就参加了红军,从红四军团部传令兵一直到高级指导员,李德生参加过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历次反围剿斗争,转战川陕,也经历过长征的淬炼。抗战时期百团大战、夜袭阳明堡和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反扫荡斗争,见证了李德生从农家子弟向能征善战优秀将领的转变。

王近山的名气大家是清楚的,解放战争时期李德生在王近山的六纵担任第十七旅旅长,和肖永银,尤太忠在千里跃进大别山期间立下了汗马功劳,数次让刘邓动容。第一次战役打兰封,李德生缴获坦克11辆,创下晋冀鲁豫野战军缴获坦克的先例;襄樊战役,他靠前指挥,巧用奇兵,刀劈三关,夺取琵琶山、真武山、铁佛寺三道关口,破城活捉敌中将绥靖区司令官康泽,被记大功一次;渡江作战,随刘邓兵指西南,解放重庆、成都。

抗美援朝时期上甘岭战役,更是把李德生的军事生涯推向了顶峰。

上甘岭战役在抗美援朝史上占有决定性地位,持续鏖战43天,给美其师,韩二师造成重大伤亡,打出了国威军威。说起这次战役的功勋人物,多数人第一想到的是秦基伟。不可否认,在战役初期阶段,秦基伟的第十五军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是1988年同样授上将衔当年参与战役后半阶段作战指挥的十二军副军长李德生,其率领下的第12军更是功不可没。在战斗最紧张、最艰苦,军二梯队已无法战斗时,作为配属给十五军作为战役的二梯队,12军投入战场。秦基伟曾直言:没有12军的参战,当时的客观情况,要是只靠15军,很难把它打成最后这么个结局的。

回国后,李德生任南京军区十二军军长,驻扎在安徽,可1968年一天周恩来一个电话,李德生再当大任。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安徽问题比较严重,李德生奉周恩来之命率部赴安徽省执行任务,在制止武斗、维护工农业生产秩序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稳定了安徽局势,引起了毛主席的注意,提名李德生到中央工作,周恩来亲自给李德生打电话。李德生工作中困难重重,仍默默无闻尽职尽责。林彪出事后,李德生受周恩来重托,在空军坐阵指挥,整整五天五夜没有合眼。

图片 2

1973年12月12日,毛主席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出:

“我主张找各大军区的人,找司令员来,议什么事?要议军。我提议,议一个军事问题,全国各个大军区司令员互相调动。……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搞久了,不行呢。搞久了,油了呢。有几个大军区,政治委员不起作用,司令员拍板就算。我想了好几年了。主要问题是军区司令员互相调动,政治委员不走。”

毛主席指示除新疆,成都和昆明外的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时,首先征求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的意见,关切地问他要不要带几个人去?由于李德生表示同意主席的意见而开了个好头,其他司令员都表示坚决服从中央的决定。和沈阳军区陈锡联对调后,李德生来到了沈阳。

毛主席在说到李德生时,风趣地说:“李德生活到九十九,上帝请你喝烧酒。”

1988年恢复军衔第一次授衔,由于功勋卓著,李德生由少将升任上将,在二野的将军中,这是极其少见的。XLW

王洪文壮着胆又点了一次:“许世友!”忽听得“咚”的一声,原来是许世友把茶杯猛地往茶几上一磕,发出了巨响。王洪文抬眼望去,杨得志、皮定钧这些威名赫赫的将军都鄙夷地望着他。

图片 3

毛泽东为什么一定要对十一大军区中的八大军区司令员进行对调呢?从我党与军队的具体关系变化来看,我党总体模式与思路是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但实际过程却有些复杂。

毛泽东曾说:“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允许枪指挥党。但是有了枪确实又可以造党,八路军在华北就造了一个大党。还可以造干部,造学校,造文化,造民众运动。延安的一切就是枪杆子造出来的。枪杆子里出一切东西。”

基于历史经验,建国以后,毛泽东始终对军队抓得很紧,特别关注直接领导者的动向。他一直兼着中央军委主席,要求军队重大问题都要向他报告,甚至营、连的调动也要经过他批准。

“文革”前夕,毛泽东与汪东兴谈话时说:“我们军队里也不那么纯,军队里也有派嘛!……不知你们信不信?你们不信我信。我们军队几十年经常有人闹乱子。”可见,毛泽东对军队领导权和内部状况的关注,是促成1973年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历史和心理因素。

图片 4

当然,直接导致这次对调的,还是林彪利用军权与旧部的关系,企图篡夺政权,以及由此引发的“九一三事件”。此后,毛泽东开始重新审视“文革”,决意重新启用被打倒和受排斥的老干部,并亲自着手掌握军队情况。在这种背景下,“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开始在毛泽东头脑中逐步酝酿。

在周恩来等人的努力下,1973年3月10日,邓小平恢复了党的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职务,同年8月在党的十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由于此时周恩来病情加重,毛泽东有意识培养邓小平成为周恩来的接班人,对邓小平更加器重。

在一次听取工作汇报中,毛泽东讲到各大军区司令员久未调动的问题,问邓小平怎么办?邓小平稍作沉思,随后把面前的茶杯和毛泽东的茶杯对换了一下。毛泽东会心一笑,说道:“英雄所见略同。”

毛泽东说:“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搞久了,不行呢。搞久了油了呢!”这是讲各大军区司令员。他认为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坐镇,一呆就是20年,就会出现消极因素。

会上,毛泽东当面宣布对调的命令。这时,毛泽东想给王洪文一次机会,想让他在将帅们面前树立一点威信,于是便委托王洪文点名。王洪文不知深浅,大大咧咧地点起名来。

“许世友!”没有人答应。王洪文向会场看去,只见许世友脸色铁青,眼望着天花板,理也不理他。王洪文在上海最怕贴近上海的这个大军区司令员。

王洪文壮着胆又点了一次:“许世友!”忽听得“咚”的一声,原来是许世友把茶杯猛地往茶几上一磕,发出了巨响。王洪文抬眼望去,杨得志、皮定钧这些威名赫赫的将军都鄙夷地望着他。王洪文心虚了,转过头来求助似地望着毛泽东。

图片 5

毛泽东铁青着脸,一声不响。王洪文尝到了将军们的厉害。

周恩来开始救场。他拿过名册,看也不看,就先从其他司令员点起名来:李德生、陈锡联、许世友……这些将军们,一个个响亮地回答着。

点完名后,周恩来宣布:“现在请主席宣布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命令。”

图片 6

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情况是: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与沈阳军区司令员陈锡联对调;济南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与武汉军区司令员曾思玉对调;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与广州军区司令员丁盛对调;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与兰州军区司令员皮定钧对调。

许世友天赋异禀,极具传奇色彩,临终前还发生了一件怪事,至今科学界无解。

在电视剧《上将许世友》中就记录了这个故事——

图片 7

1985年10月22日下午,在南京军区总医院的许世友心脏停止了跳动,医生也确认了他的死亡。但是,几十分钟后,许世友的心脏竟然重新开始跳动了起来!

当时还在场的护士吓得大叫,赶紧让医生过来检查。但这次奇迹没有再发生,许世友的心脏重新跳了几下后,又恢复了平静。

请注意,这不是影视作品的凭空演绎,而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当时,南京军区保健办公室主任黄政已经向军区领导上报了许世友去世的消息,突然得知许世友的心脏又恢复了跳动,又惊又喜又急,赶紧又给军区领导打电话,却被告知,领导们已经在赶去医院的路上了。

图片 8

黄政也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但很快他就不用担心了,因为许世友的心脏跳了没几下,又恢复了平静。

对于这个奇怪的突发事件,连在场的医生都解释不了,他们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一个人的心脏明明已经停止了跳动,怎么可能几十分钟后又重新跳动?

但在医学上不可能的事,真的就是许世友身上发生了。只能让人感慨,奇人就是奇人!

图片 9

在民间,倒是有一种解释,就是许世友的心愿未了。

什么心愿呢?就是“土葬”。

大家都知道,许世友一生至忠至孝,曾许下诺言:活着精忠报国,效忠毛主席;死后安葬父母身边,服侍二老。所以,许世友生前曾特地向毛主席申请,死后可以土葬,孝敬父母。毛主席也同意了。

后来,许世友还给在家乡的儿子许光寄去50块钱,让他准备一口棺材,等着自己。

但是,到1985年时,毛主席早已去世,中国也早已改革开放,全国已经没有土葬的环境了,许世友当然会担心。

在1985年元旦时,许世友特地给中央写了一封信,说自己一生许国,别无牵挂,唯一的愿望就是死后能保留全身,埋到母亲的坟前,生前尽忠,死后尽孝。

中央领导也不敢拿主意,就把这封信上报给了邓小平。邓小平看后,也很纠结,但最后还是说:“许世友土葬是经过毛主席批准的,全中国只有一个许世友,下不为例。”

上将许世友在我军中一直以耿介中正著称,性情直爽,不喜欢拐弯抹角又一次有人告诉许世友:“华主席来了,去不去看?”将军对曰:“不去,他算老几?”次日,华国锋登门造访,将军佯装胃疼,作满脸痛苦状。

图片 10

1962年夏,许世友将军视察“南京路上好八连”,见战士午餐为南瓜稀饭,问:“大家吃的饱不饱?”班长许金龙答:“报告首长,吃得饱。”将军一把抢过锅铲,用力在锅里搅了几个来回:“放屁,这么稀怎么吃得饱?!”将军怒不可遏:“你们骗人!”将军大步走到连长、指导员跟前,问:“中午怎么吃稀饭?”对曰:“中午吃稀饭可以睡三个小时,战士晚上要站几个小时岗,晚上吃干饭。”将军曰:“国家粮食有困难,也要保证战士吃饱,不然,战士站岗吃不消的。”将军临走,甩下一言:“砸锅卖铁,也要让战士吃好吃饱。”

1964年11月,许世友将军访问阿尔巴尼亚,归途经上海。因染风寒至华东医院看病。医生检查口腔,张其嘴,探伸压舌板。将军大惊,撩拨其手,怒而走。医生不知何故,惶惶恐恐。后秘书告之,将军疑压舌板为凶器也,方释然。

图片 11

某日,许世友将军去南京孝陵卫某学校视察。将军曰:“谁说江南无煤,我说处处有煤,关键在于深挖。”言罢用脚划了个圈,曰:“就在这里挖,挖不出煤我不姓许。”将军去后,军代表急组织人力于将军划圈处深挖洞,十几米后方见一点黑土。

“文革”中某日,许世友将军于中山陵8号,送一批干部子女(有陶勇、聂风智等将军子女)去大别山当兵。临行,将军训话:“你们一个个都发财了!”又挥挥手曰:“你们到部队后,一个个都得给我好好干!”“要干不好,回来我一个个都把你们枪毙了!”

图片 12

毛泽东逝世后,中央政治局某次会议。许世友警告江青:“你张扬什么,主席在世,我让你三分。现在你再胡言乱语,我敢揍你!”言罢奋臂挥拳,江青愕然变色。

某日,华国锋至南京,居中山陵5号。中山陵5号与许世友将军宅中山陵8号,仅一路之隔,近在咫尺。其时,华国锋任中共中央主席、军委主席、国务院总理,正红极一时。有人告诉许世友将军:“华主席来了,去不去看?”将军对曰:“不去,他算老几?”次日,华国锋登门造访,将军佯装胃疼,作满脸痛苦状。数日后,叶剑英到南京,亦居中山陵5号。将军闻知,急驱车拜见。

南京军区总医院有人批评毛泽东不重视知识分子,许世友将军闻言大怒,曰:“谁说毛主席不重视知识分子,要是张国焘早就把你们枪毙了。”

图片 13

许世友将军和钱钧将军,皆出自少林寺,情笃意深。将军晚年,常去富贵山看望钱钧,两人耳朵均背,扯着嗓子交谈。你说东,他说西,答非所问,文不对题,然两将军则津津有味,乐此不疲。某日,许世友将军至钱钧处闲扯一个多小时,返回时问秘书:“钱司令说些啥?”

1982年冬,中顾委华东组于南京召开第一次会议。许世友将军愤然曰:“江渭清、张春桥,政治局会议,一致通过要杀掉。为什么不杀掉?就是毛主席老婆,也要杀!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为什么不同罪!”聂风智将军纠正曰:“不是江渭清,是江青。”许世友将军曰:“对,就是江渭清。”众大笑。其时,江渭清正坐许世友将军对面也。会后,许世友将军问秘书:“我那个庶民的庶有没有说错?”秘书答:“没有。”将军曰:“那就好。”又曰:“与民同罪就与民同罪,为什么一定要加个庶字。”XLW

许世友气愤地说:“你不能血口喷人嘛!你张狂什么?主席在,我让你三分,现在你再胡言乱语,我敢揍你!”

图片 14

1976年9月9日零时10分,毛泽东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毛泽东逝世的当天晚上,担任党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的华国锋,通知全体政治局委员,来到毛泽东遗体旁边,向领袖告别。政治局委员们看到导师安息的遗容,大家都悲恸地大哭起来。

在二O二房间举行告别仪式以后,华国锋当即在毛泽东卧室旁边的房间里,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到会的有政治局委员叶剑英、许世友、张春桥、姚文元、汪东兴、苏振华、陈永贵、吴桂贤等人。会议的中心议题,原来是研究料理毛泽东丧事的问题,但是江青俨然以毛泽东继承人的身份和口气,滔滔不绝地大谈特谈:

“现在政治局要团结,要团结在华国锋同志周围。华国锋是毛主席生前选定的接班人,我们要拥护他。”她声色俱厉地说:“如果谁破坏团结,就让他从这里站出去!……”

江青盛气凌人的样子,当即引起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将军的愤怒。他不等江青讲完,立即站起来,怒斥江青:“你为什么要我们从这里站出去!”

图片 15

江青连忙辩解:“我并没有说你嘛。”

许世友气愤地说:“你不能血口喷人嘛!你张狂什么?主席在,我让你三分,现在你再胡言乱语,我敢揍你!”

经几位同志劝说,争吵停了下来。

政治局经过讨论,通过决定:把毛泽东的遗体永久保存下来,让各族人民世代能看到他老人家的遗容;立即向全国全世界广播毛泽东逝世的讣告,组织各界人民代表、干部,在人民大会堂瞻仰毛泽东的遗容。XLW

“你们要注意,‘四人帮’通知开会不能去,去了可能把你们都抓起来,要你们的命!”许司令拍了拍腰上别的五星左轮说,“我带了枪,他们要抓我,我就开枪,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追悼会开过了,我就回广州,不在这危险的地方。”

图片 16

1976年5月以后,毛泽东就没有在公开场合露面。这时的他已重病缠身,病情和抢救情况都被限制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身为政治局委员的许世友,因人在外地,一点儿也不知内情。

9月9日凌晨,许司令在广州接到了中共中央关于毛泽东逝世的通知,同时召他立即进京。

韦国清同志和许司令一起乘坐专机飞往北京。这两位老将军进入机舱,落座良久,专机还不起飞。

许司令叫秘书去问,回答说天气不好;再问,还说天气不好。第三次问,机长才道出真情:“中央有指示,不准带枪进京。”

图片 17

“妈的,你问是哪个王八蛋的指示?”许司令勃然大怒,“叫他发电报来!”

“对!你问是哪个王八蛋的指示”,韦国清也火了,“叫他发电报来!”最后,电报没发来,专机也起飞了。

许司令真的带了一支美式五星左轮手枪。这支枪还是从国民党一个军长手里缴来的,被许司令视为心爱之物,整天别在腰上,枪不离人,人不离枪,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专机在南苑机场降落,许司令先去西山见了叶帅,谈了话,才回京西宾馆住下。听说有很多老同志住在301医院,他前去看望,并告诉他们,江青那帮人都到了北京。

图片 18

“你们要注意,‘四人帮’通知开会不能去,去了可能把你们都抓起来,要你们的命!”许司令拍了拍腰上别的五星左轮说,“我带了枪,他们要抓我,我就开枪,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追悼会开过了,我就回广州,不在这危险的地方。”

听许司令这一说,王震、韩先楚、皮定均等老同志也都要准备防身武器,并且约定,如叫开会,先请示老帅,老帅不表态,都不去。

毛泽东的灵堂设在人民大会堂,由政治局委员轮流守灵。轮到许司令时,灵堂门口的卫兵把他挡住了。卫兵给许司令敬了个礼:“首长,您带枪了?”

许司令给卫兵还了个礼:“我怎么不能带枪?”

图片 19

卫兵说:“首长,这里有规定,进去不能带枪。”

许司令问:“谁规定的?”

卫兵答:“中央规定的。”

“我是政治局委员,我怎么不知道?”许司令虎着一张黑脸,边说边往里走,卫兵没有一个敢伸手阻拦。

在所有进入毛泽东灵堂的党政军领导中,身上带枪的恐怕只有许司令一个人。XLW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毛主席为何先问李德生的意见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