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军史 > 不允起义予以全歼

原标题:不允起义予以全歼

浏览次数:75 时间:2019-10-06

“不战而屈人之兵”一直为兵者所推崇,毛主席在对待国民党部队时,首先也是想方设法劝导其起义投诚,比如傅作义等,建国后很多授衔的将军就是起义将领。然而对于有一只部队,毛泽东却一反常态,亲自下令给彭德怀,不接受该部队的任何起义,予以全歼!

什么部队让毛主席党中央这样恨之入骨呢?这支部队就是西北军阀马步芳的马家军。

图片 1

马步芳生于1903年,甘肃临夏人,回族,字子香。早年服从冯玉祥,后弃冯投蒋,逐步奠定了在青海的统治地位。曾任青海省主席、第四十集团军总司令等职,有“青海王”之称,以残暴荒淫名世。

在1948年12月25日新华社发布的43名国民党战犯名单中,马步芳名列第40名。1949年,毛泽东指令彭德怀西征时,就明确提出对马步芳的处理措施:坚决歼灭,只接受其无条件投降,而决不容许其来什么“起义”或“改编”。

图片 2

毛泽东等共产党人对马步芳集团的痛恨由来已久,可谓恨之入骨。

长征结束后,红军两万余人奉命组成西路军,于1936年10月25日至31日在甘肃靖远县境,揭开了西征的序幕。

西征途中的劲敌,就是马步芳的马家军。由于“马家军”武器比较差,马步芳在战场上利用红军火力不猛的弱点,经常采取先用民团和红军拼消耗、再用骑兵包抄的战术,这种战术当时被称为“蛮劲”战术,致使西路军吃了很大的亏。

西路军的失败,是我军历史上最为严重的一次失败和损失。“马家军”方面得意洋洋地宣称获胜,并得到了蒋介石的嘉奖。

令人发指的是,马步芳部对被俘虏的红军官兵极为残酷,惨无人寰地杀害了约5600人。仅在张掖,就杀害了3200多人。杀人的方法花样百出,有活埋、枪杀、火烧、扒心、取胆、割舌等多种残忍手段。对被俘女红军战士,还进行强奸,然后分给部下做妻妾丫环,甚至转卖多处。

图片 3

1949年8月12日,彭德怀率领西北野战军发起兰州战役。由于毛泽东主席拒绝其起义,马步芳集团只好负隅顽抗。然而,双方的实力今非昔比,西北野战军所向披靡。兰州战役至8月26日结束,马步芳所部灰飞烟灭。歼敌1.3万余人,俘虏1.4万余人,在一次战斗中,因为知道解放军的政策,甚至有3000多罪大恶极的马步芳部属跳河自杀。

就在解放军对兰州发起总攻的前一日,马步芳悄悄溜回了老巢西宁,留儿子马继援督促部下作拼死一战。马步芳花重金雇陈纳德“飞虎队”9架飞机,将历年搜刮来的财富源源不断地运往国外,先运往香港,后运往中东。

1949年10月上旬,蒋介石电召马步芳去台湾。马步芳无奈,不得不遵命到了台湾。见面后,蒋介石却命他重返西北,收拾残部,继续同解放军对抗。西北战局已无法挽回,这实际上是叫马步芳去送死,马步芳不寒而栗,遂萌生去意。

10月初,台湾当局的“行政院”召集第52次会议,以马步芳擅离职守,给予“撤职议处”的处分。马步芳感到此生作恶太多,再在台湾呆下去后患无穷,决定离开。他施展了惯用的“黄金外交”,以2000两黄金贿赂了能在蒋介石面前说得上话的国民党元老吴忠信,由吴向蒋周旋,才获准暂不返回西北。

马步芳飞回香港,以到麦加朝觐为由请假,办了出国护照。尔后,他同逗留在香港20多天的亲属部下,包租了英国航空公司的3架专机,大人小孩共200多人,从香港飞往沙特阿拉伯王国首都利雅得,在沙特度完了余生。XLW

抗日战争时期,原林彪所部115师一分为二,一部由罗荣桓带领开辟了山东军区,另一部由聂荣臻带领开辟了晋察冀军区。

虽然罗荣桓所部带走了115师的绝大部分主力,但聂荣臻手下也是猛将如云,聂部的几个纵队司令员,郭天民,杨得志,杨成武,无一不是开国上将。可就是这些在林彪麾下勇立战功的猛将们,曾经在解放战争初期在聂荣臻指挥下被傅作义打的一败涂地,损兵折将近十万。

图片 4

1946年在国共合作破裂后,内战正式开锣打响,7月中央决定以晋绥军区贺龙外加聂荣臻部集中五十几万人的兵力拿下大同,石家庄,保定等地。此时杨成武率部主力四万围攻大同,前敌总指挥是张总逊。而阎锡山楚溪春所部万余则坐困危城倚仗碉堡工事拒守,由于晋中铁路被毁,国共又在各个战场全面打响,这时国民党方面可调用的机动兵力仅剩下了傅作义手下盘聚归绥的几万生力军。

鉴于兵力处于劣势且形势严重,傅作义的如意算盘是采取围魏救赵的策略,傅作义以董其武部外加嫡系三十五军一部约二万人前出集宁,威胁大同。董部闪电出击,一战仅用数小时就击溃了把守集宁门户卓资山,守军王尚荣旅全线崩溃,仓皇退却。董部于是对集宁城内的乌兰夫所部形成了包围态势。而直到此时聂荣臻还没搞清傅部地兵力和主攻方向。在最终得知前线的严重情况后,聂荣臻,贺龙急调八个旅共四万多兵力对董部实行反包围。当时的形势是董部三个师对城里三个团,外面解放军八个旅围上了董部三个师,两层皮夹一层馅,形势对解放军极为有利。董部当时唯一的希望就是吃掉城内守军,然后固守待援,而此时傅作义孙兰封主力部正在向集宁方向运动。

图片 5

由于受到守军的坚决抵抗,再加上城外对傅军实施反包围的解放军四面挤压,此时攻集宁的董其武部已经到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境地,几个师均伤亡惨重,关键时刻,董部暂11师师长杨维垣当着士兵地面亲手切下自己的手指立誓表示退缩者杀无赦,董部人马于是拼死向前,和我守军展开了殊死巷战,这时聂荣臻再次犯了一个战略错误,聂抽调围城的大部分兵力去迎击来援的郭景云101师。正因为围城的兵力被大部撤走,董其武部遂趁势一鼓作气拿下了集宁。而进击郭景云部的兵力在受到郭部炮火轰击后误认为敌军众多,最后也不战而退。集宁失守,大同之围不战而解。集宁大同之战以聂荣臻的彻底失败告终。此战解放军死亡两万余,伤四万余,经过一个半月的战斗晋察冀,晋绥两军区兵力由近二十万到仅剩十万出头,当然傅部损失也有近两万,但还是不能不说这是一场大败仗。

当时延安方面已经印出了我军攻克归绥的报纸,当毛泽东得知失利的消息后,曾恨恨的说:"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图片 6

集宁之战结束后,晋察冀军区上下弥漫着浓重的悲观失败情绪,上下都对傅作义部十分恐惧。其实这时傅部不过五万人,而解放军则有十来万人,傅部胜在有大炮飞机助战,双方其实还是旗鼓相当。傅部的下一个目标是重镇河北张家口。鉴于我军新败,兵无战心,聂荣臻原有意放弃张家口,只是在军委的严厉催促下才准备保卫张家口。聂部的防线原是以傅部沿铁路线方向进攻张家口所做的,而傅作义则采取了骑兵加步兵长途奔袭的战术,绕过了守军防线,直捣张家口的后门张北。这次行动和当年傅作义奇袭百灵庙如出一辙。可惜聂荣臻再次判断失误低估了傅作义。

傅部攻克张北后,直捣张家口城外最后一道天险狼窝沟,这时傅部偷听到解放军的电话得知援军要到傍晚才能赶到,于是在飞机坦克助战下不顾疲劳而发动强攻,不久守军教导旅就因伤亡惨重,不得已向张家口方向撤退。这时张家口的失馅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因为时间仓促,张家口为解放军过冬准备的被子,成衣,棉花,粮食全都来不及带走,很多装的满满的仓库在撤退前也被迫付之一炬。再加上傅军行动的迅速,空中还有飞机的轰炸,部队撤退中的损失也很大。

图片 7

张家口失守后,晋察冀军区的这个冬天很是难过,没有粮袜官兵多有冻伤致残的,当时晋察冀军区人口不过百万,却要养活二三十万的部队,老百姓的负担之重是可想而知的,所以军民关系的紧张也就在所难免,缺乏群众的支持,侦察情报工作就很难展开。这也是傅部能长驱直入不被发现的一个原因。

一战失大同集宁,二战失张家口,这在聂荣臻晚年的回忆录中也有很悲痛的描述,聂本人也总结说战术上犯了很多错误。此战过后,晋察冀军区受到了中央的严厉批评。聂荣臻也一度被彭真所替带而被变向夺了权。

公正的讲,解放战争初期国民党军队的战斗力并不比解放军的差,都是人,谁也不比谁聪明多少,谁都会犯错误,解放军也不是神话,至少在此战中,傅部顽强的斗志和高超的战术技巧还是值得人们尊敬的。

解放军战史上,有这么一次战役,3个团去打敌人3个军,后援不继,全部被敌歼灭,是我军史上少有的瑕疵,那么这次指挥官是谁呢?

图片 8

捷报声中,叶飞说:“此役必胜!”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此刻,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国民党残兵败将总人数仍有200多万人,分为7个主力集团,主要分布于东部沿海地区、中南地区和西南地区,台湾及东部沿海地区已成为国民党最主要的战略基地。国民党海空军的200多艘舰艇和300余架作战飞机也部署于此。

早在1949年5月,我人民解放军解放上海总攻的前一天,毛泽东主席和中央军委就指示三野总部:“解放上海之后即可迅速进兵东南,提早入闽。”

所以,我10兵团在解放了上海之后,很快就撤出上海,集结于苏州、常熟、嘉兴一带作短暂休整,进行紧张的入闽作战准备。一时间,东南沿海成了整个世界为之关注的热点。

在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之前,中央军委尚未将解放台湾问题纳入行动计划。南京城解放之后,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根据国民党兵力部署的现实,决定立即研究解放台湾的问题。

中央军委研究后认为,解放台湾,首先需要解决二大问题:一是迅速建立一支近期可以使用的空军;二是扫清屏护台湾的外围,占领攻台出发阵地。

7月10日,毛泽东致信周恩来,认为:“我们必须准备攻台湾的条件,除陆军外主要靠……空军。二者有一,即可成功,二者俱全,把握更大。我军空军要压倒敌人空军,短期内是不可能的。但仍可考虑选派三四百人去远方学习六至八月,同时购买飞机组成一支攻击部队……”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空军司令员刘亚楼提出了一个比毛泽东原设想更大的计划:通过向苏联人购买作战飞机和突击培训飞行员。一年内建成一支较国民党空军略占优势、拥有300-500架作战飞机的人民空军部队。这一计划得到了毛泽东的同意。

图片 9

解放台湾前的另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扫清屏护台湾的外围,占领攻台出发阵地。为此,第三野战军陈毅司令员将其属下的15个军、60多万人的4个兵团进行了战略划分:将第24军调往山东攻击由美军和国民党联合驻守的青岛;第7兵团准备解放舟山群岛;第8兵团警备宁沪杭地区并进行剿匪;最强的主力第9兵团在苏南休整训练准备用于以后的渡海攻台;第10兵团则负责进军福建,占领攻台出发阵地。

我10兵团向福建沿海挺进后,捷报频传:

8月17日,解放福州,歼灭国民党2个军9个师共3万9千人。福州解放后,国民党军的一个团逃到闽江口的马祖岛据守。9月中旬,我10兵团28军,几乎未经激烈战斗,就轻松地解放了福建沿海最大的岛屿平潭岛以及大、小练岛、南日岛、湄州岛,歼灭守岛国民党部队9000余人。

10月15日,我10兵团开始渡海攻击厦门,经过两天两夜浴血奋战,于10月17日上午9时,全歼了国民党厦门的守军Z7000余人,为我军渡海作战写下了成功的第一页。厦门大捷对1O兵团特别是叶飞司令员是一次巨大的鼓舞,叶飞司令员应厦门市委的请求,命令10兵团兵团部由同安渡海进驻厦门,协助厦门市委主持接管工作,并命令兵团后勤部在10月底以前,筹措大米400万斤,柴草600万斤,以保证部队和厦门市民的生活供应,攻击金门的战斗交由第28军前指执行。

素有“小叶挺”之称的叶飞司令员,由于被繁杂锁碎的地方工作牵制了大部分精力,而未能像过去历次战役一样,亲自分析、检查、准备,而且被胜利喜悦激励着的叶飞司令,竟以如下不切实际的理由说服了对这一决定有担心的韦国清政委的疑问:

“你太多虑了,我的大政委,厦门是敌人有永久性设防工事的要塞,守军是号称‘小白崇禧’的汤伯恩集团,兵力充足,有海空军支援,已被我军攻克;而金门岛弹丸之地,又没有什么坚固工事,守军名义上是一个兵团,实际上不过20000残兵败将,说实话,要不是蒋介石严令固守,李良荣早在我军攻克厦门之际就弃岛南逃了。我用一个主力军加29军的两个主力团攻金,已是富富有余了。再说原作战部署本来就是由28军攻金的嘛,没有必要再改变部署,我还是那句话:此役必胜!”

粟裕提醒三点事项

进攻金门的任务由我28军82师全部、84师251团、29军85师253团及87师259团共6个团的兵力担任。

图片 10

28军是1947年4月由原八路军山东渤海军区的地方武装升级组建的华东野战军第10纵队发展起来的。29军原是1945年11月由原新四军苏中地方武装建立起来的第7纵队,1947年初升为华东野战军第11纵队,主力北撤山东后留在苏中敌后进行游击战争。在解放战争中,28军脱颖而出,以善守称着;29军以前缺乏打大仗的锻炼,在进攻上海时,三野的首长有意将其布列于主攻方向,使其积累一些经验。

总的说来,这两个军的官兵已具备了攻坚作战的能力,但这两个军和全军其他部队一样,没有两栖作战的训练,而且,被胜利激励着的部队也没有对两栖作战的困难进行充分的论证,更为严重的是,指战员们根本不了解潮汐、船舶等因素在两栖作战中的影响力。

国民党驻守金门岛的是第22兵团第5军和第25军以及刚从台湾调来的第201师,拥有8个团2万人。其中,第5军原是国民党的“五大主力”之一,不过,第5军的老部队已在淮海战役中全军覆没,现在的第5军是其残余及征招新兵而重新组建的,且在厦门战役中,其166师已基本被歼,剩下的第5军军部和第200师约30000余人据守在小金门。

第25军是一个屡战屡败的部队,早在淮海战役第一阶段,该军即被歼于碾庄,后在福建重新建军,又在我进攻福州的战斗中基本被重歼,残部逃到金门时仅缩编成一个团,之后,国民党空军又将机场警卫部队偏成40、45两个师,与原25军残部一起重新成立了25军。

刚刚从台湾调至金门的第201师是原青年军部队,是抗日战争末期蒋介石以“十万青年十万军”为口号组织起来的,其待遇、装备均较其他部队优越,被蒋介石视为心腹嫡系。此外,金门岛还有一支装甲部队,即国民党战车第3团第1营,该营于1949年初组建,其主要成员均是从双堆集包围圈和华北战场上逃回的装甲兵人员,该营拥有重15吨,配置一门37毫米炮的美制M5A1坦克21辆,是反登陆作战强有力的力量。

战前分析,国民党在大金门岛和小金门岛各驻军17000和3000人,其中,新兵又占多数,只有201师和战车营是较有战斗力的部队。当时,金门岛上虽然抢修了一些防御工事,但这些工事防御能力并不强大,多是成一线配置的野战土木工事。28军前指受命攻金后开始了渡海作战准备工作。

然而,由于国民党从大陆沿海撤退时,对渔民的船只大肆破坏和掠夺,所剩渔船寥寥无几。这使我军准备渡海作战船只发生困难。直到10月24日才搜集到集中一次可肮渡3个团约8000人的船只,这离10月18日下达的进攻金门作战的部署命令的总攻时间——10月20日已推迟了4天。10月18日下达了作站部署命令,其时,兵团包括叶飞司令员在内的不少领导到达厦门才4天时间,命令要求:以我28军82师全部、84师251团、29军85师253团及87师259团共6个团的兵力分两个梯队进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直插小金门。这一命令所要求准备的船只实际上直到真正发起总攻时也未完成。

图片 11

由于无法筹措到一次性渡运6个团部队的船只,第28军前指作出了如下一个过于理想化的预想:第1梯队登陆3个团,纵使有部分损失,船只返回时第2梯队、第3梯队还可以再航渡3个团,这样总共可有6个团大约13000人登陆。这预想未料到这些新筹措的船只的船员大多是外地人内航道不熟,又未经统一施训,故指挥调度十分困难。也未考虑敌情和海情的变化,敌人随时可能的增援,更未考虑国民党海、空军较为强大的作战能力。况且,在厦门之战结束时,金门守军已经得到了胡琏兵团18军的增援,岛上国民党总兵力已达30000人。国民党总部不仅命令胡琏兵团18军增援金门岛,而且还不断派兵增援,这一态势已为10兵团领导所觉察。

当解放金门的计划上报到主管华东野战军作战事宜的粟裕副司令那里时,粟裕曾特别强调了如下三点:

以原敌25军108师12000人计算,只要增敌1个团也不打;

没有一次载运6个团的船只不打;

要求苏北或山东沿海挑选6000名久经考验的船工,船工不到不打。

然而,过于轻敌的28军领导和10兵团领导却轻率地认为,只要能在大规模增援之敌还未立稳脚跟前攻占小金门,就能赢得战役的胜利。

叶飞司令员在胡琏兵团已到达金门岛时仍以为胡琏兵团还在海上徘徊,认为此刻发起登陆进攻是一个战机,如有延误,金门的情况很可能发生变化。于是,在未审核28军作战命令的情况下,召集兵团作战处长、情报处长和福建省有关人员仅凭28军的一纸电报进行研究,仓促地批准了第28军于24日晚攻击金门的战斗。

图片 12

第一梯队仓促登陆

一场并没有经过细致研究,又缺乏渡海船只的两栖作战就这祥在24日晚7时开始了。28军第1梯队登船完毕后,军前指曾一度犹豫,再次向兵团请示:是否按原计划行动?而怀着捕捉战机的兵团领导传来不容变更的指示:决心不变!

24日深夜潮涨之时,由28军82师244团、84师251团和29军85师253团组成的进攻金门第一梯队分别从莲河、大橙岛、后村等地启航,原计划中的82师指挥所因船少而未参加第一梯队的登陆作战,由于渡海前各部队没有进行协同演练,所以,登陆船队一离开码头,即与上级指挥所失去联系,而且在航渡中遭到国民党炮火拦截时,登陆船队间又缺乏协同作战的经验,一些船只已在航渡中被打散。尽管如此,我第一梯队的3支登陆部队在25日凌晨2点分别登陆成功。

左翼244团在金门岛蜂腰部北岸琼林、兰厝间登陆成功,抓获国民党官兵100余人,占领了敌十多个碉堡;中路的251团先头营在金门岛西北部的安歧以北、林厝以东顺利登陆后,后续营的登陆却遭到敌炮火的猛烈袭击,伤亡近三分之一;右翼253团在西北角的古宁头、林厝间顺利登陆后,随即向敌发起进攻,于拂晓前攻占了古宁头滩头阵地。

我第一梯队登陆是较为顺利的,但除了右翼的253团3营巩固了团的登陆场外(后来的事实表明,253团3营巩固的登陆场,为整个登陆部队后来坚持3昼夜的抗击创造了极为基本的条件),3支登陆部队没有统一的指挥,在“有几个人打几个人的仗,不等待,不犹豫,向里猛插”的战术思想支配下,兵分几路向纵深处猛插狠打,在突破了敌第一道防线之后,于拂晓前攻至西山、观音亭山、湖尾、湖南高地及安歧、埔头一带,之后,又乘胜向敌第二道防线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第一梯队登陆成功之前,28军前指已分别安排了3名军部参谋负责组织船队返航。临行前,28军副军长握着3位参谋的手说:“你们别无其他任务,你们的任务就是组织和督促船队抵滩登陆后迅速返航,切记!切记!一定要迅速返航!”

可是,登陆部队成功登陆之后,船队却没有返航。原来,第一梯队船只登陆时,在早晨2点钟左右,是涨潮的最高峰,国民党军原先设在海滩的障碍物多被潮水覆盖,许多船只冲到障碍物的上面,船底被挂住了,部队被迫在障碍物中下水,而船只却一时难以动弹,加上当时敌人的火力较猛,船工们纷纷躲避,各船抵滩也有先有后,3位参谋的叫喊声被巨大的枪炮声淹没了,只有等待我军攻占了滩头阵地后,才能将到处藏身的船工召回返航。

图片 13

可谁也没有想到,我军还未站稳滩头,大海就已开始退潮,而且退得极快,当三位参谋发现退潮时,潮水已经退到10米开外。这几十艘返航的船只在离开金门岛时,就遭到敌滩头的排炮袭击,不少船只被击沉、击伤,后来,船队又遇到了国民党海军军舰的拦截,从古宁头返航的船队又莫明其妙地误驶入敌军舰潜伏区,后又被我军情报船误为国民党的增援船队,而后竟离奇地被我军布置在厦门湾、石码一线的远程炮群全部击沉。

25日上午6时,萧锋副军长,85师师长兼政委朱云兼政委等心急如焚,已经放亮的天空一片渗烈的景象留下了:指挥员们隔海看到了在敌军轰炸和炮击中燃烧的船只,原定运送11000人登岛作战的第二、第三梯队计划已经难以实施。无可奈何之中,他们向兵团领导请求援助。请求立即派船只支援,可此时哪里还有什么船只?

老蒋不惜代价守金门

我军的强打猛攻给国民党的守军以极大的杀伤,为了保住台湾岛的前沿阵地,为了给台湾岛留下一个屏障,蒋介石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守住金门岛。

25日凌晨4点,国民党海防第二舰队司令黎玉玺少将受命率舰队旗舰“太平”号自澎湖基地开往金门岛增援。黎玉玺到达金门之前,已令驻守金门岛的国民党海军进行海上封锁,敌202号扫雷舰、“南安”舰驶入古宁头西北岛沙水道,炮击我登陆部队,而“楚观”、“联铮“、“淮安”等舰和“203”号扫雷艇、“15”、“16”号炮艇等则开至大小金门之间,守护大金门的四侧后方。蒋介石在派海军封锁海面的同时,于25日凌晨4点30分派胡琏兵团的18军118师、19军14师、18师52团和11师的一个团在坦克和炮兵的配合下从料罗湾登陆。

当时,解放军登陆部队离滩头阵地已达十多里路,胡琏看到这一情况,下死命令将该兵团主力18军投入战斗,来了个反包围,又派迂回部队占领了解放军滩头阵地,切断解放军后撤的退,并用炮火将解放军登陆部队因潮水退却而搁浅的船只全部击毁。解放军244团团长刑永主带领全团战友一直顽强战斗到25日中午12点,在全团官兵大多牺牲的情况下仍坚守阵地。251团的主力则一直与敌激战到3点。之后突出重围,与古宁头的253团回合。

251团副团长冯绍堂带领固守林厝的两个班的战士,苦战了整整9个小时,打退了敌人的7次进攻,后来,为保存实力,主动突围到古宁头,与253团会合。我三支登防部队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一齐会合至古宁头与敌激战。

整整一天一夜,我官兵滴水未进、粒米未入,而数倍于我的敌人则仗着人多势众、不断地轮换着包围解放军登陆官兵,就这祥,战斗一直坚持到25日的黄昏,官兵们借肋于夜幕才又赢得一个有利的作战时机。

至此,解放军3个团的登陆兵力已损失半数以上,据岛上步话机的报告,第244团仅剩700多人,第251团剩下1200多人,第253团剩余人数较多,但弹药却十分缺乏,而国民党军队在黄昏前又投入较多兵力,企图将解放军首批登陆部队全歼于古宁头,后被解放军借助夜幕打退。

整个金门岛战役,10月25日晚至26日天亮前的一夜是决定整个战斗成败的关键一夜,关于这一夜的重要性,国民党第19军军长刘云瀚于1980年1月在台湾出版的《中外杂志》上发表了题为《追述金门之战》的文章中写到:到了10月25日入夜以后,成为最危险的一夜。因为我军经过了整天激战,所有的控制部队都投入战场,除伤亡相当大外,且多感疲劳,……甚至胜负之数还未易言。幸好由于匪军没有船只,无法继续航渡来援,所以我们能够平安渡过这最危险的一夜。

弹尽粮绝全军覆没

当时,面对隔海的金门岛我10兵团和28军前指的指挥员心急如焚。10兵团领导机关一面研究作战对策,一面再度派人搜罗船只。虽经多方努力,所汇集的船只只够截运4个连的兵力。

28军前指的领导认为,以如此少的兵力“添油”式的增援,于事无补,还不如派船去尽量多撤运一些人回来。可兵团领导这时仍求胜心切,认为还有挽回局面的一线希望,基于此,28军前指决定由已内定为82师副师长的第246团团长孙玉秀率该团2个连及85师的两个连增援金门第一梯队登陆部队,并决定由孙玉秀负责整个登陆部队的指挥。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不允起义予以全歼

关键词:

上一篇:毛主席临终前移交军权内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