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军史 > 林彪不敢打这一仗

原标题:林彪不敢打这一仗

浏览次数:165 时间:2019-10-06

辽沈战役中,毛主席前后一共给林彪发了70多封电报,督促他攻打锦州,可是林彪举棋不定,反复无常,坚持先打长春......

图片 1

辽沈战役——中央军委批评林彪,对作战方针犹豫不决

在济南解放后,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因势利导,及时地组织了辽沈决战。是时,东北野战军有70余万人,加上地方部队共达105万人;国民党的总兵力为55万人,龟缩于长春、沈阳、锦州3个互不相连的孤立据点,物资供应短缺,军心涣散,士气低落,蒋介石惊呼东北各要点“皆成瓮中之鳖”。对此,国民党军决定采取“集中兵力,重点守备,确保沈阳、锦州、长春,相机打通北宁路”的方针,重新调整作战部署:东北“剿总”副司令兼第一兵团司令郑洞国所部10万人,守备长春,在北线牵制东野部分主力;东北“剿总”副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范汉杰指挥15万人,守备锦州地区,确保关内外陆、海的联系;东北“剿总”司令卫立煌坐镇沈阳,直接指挥30万人,确保沈阳并支援长春和锦州。

鉴于东北地区战略地位的重要性,毛泽东早就提出了在东北进行战略决战的构想,并断定打锦州是东北战场的关键所在,曾多次明示或暗示林彪南下北宁线。1948年2月,毛泽东电示中共东北局和东北野战军领导人林彪、罗荣桓等,指出“对我军战略利益来说,是以封闭蒋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为有利”。

图片 2

林彪虽复电表示同意,可是在先打长春还是南下控制北宁线的问题上犹豫不决,首鼠两端。4月,林彪等以南下北宁线或入关作战,道路和补给均有困难为由,向军委提出“目前只有打长春的办法为好”。军委有保留地批准了先打长春的建议,同时指出“我们同意你们先打长春的理由是先打长春比较先打他处有利一些,不是因为先打他处特别不利,或有不可克服之困难”。

5月下旬,东野攻打长春没有达到歼灭更多敌人的预期目的,林彪等由此认为,攻打长春可能遇到由沈阳、锦州北上的20万增援之敌的威胁,硬攻长春带有很大的冒险性,于是放弃勉强和被动的攻打长春计划,改为对长春“久困长围”,即以最大主力执行南下作战。毛泽东和中央军委闻讯大喜,于7月下旬复电,同意东野改为以主力南下作战的新建议,并批评说:“在你们准备攻击长春期间,我们即告知你们,不要将南进作战的困难条件说得太多太死,以致在精神上将自己限制起来,失去主动性。”林彪此时对南下作战的困难仍顾虑重重,故未能确定部队南下日期。

8月下旬,在军委和毛泽东的严厉批评下,林彪才开始拟定南下作战的具体计划。9月上旬,中央军委和东野经过反复酝酿与磋商,终于将作战方针最后确定下来。中央军委电示林彪等,现在应该准备使用主力于北宁线,“而置长春、沈阳两敌于不顾,并准备在打锦州时歼灭可能由长、沈援锦之敌”。

图片 3

辽沈战役于9月12日从攻打锦州开始。但在战役实施过程中,林彪举棋不定,反复无常,缺乏必胜信心,其基本点仍是置于回师打长春。获悉国民党军将由葫芦岛登陆增兵锦州,林彪因敌情变化,对攻打锦州之决心又发生动摇,先是提议放弃北宁路作战,回师攻打长春;随后未待中央军委回电,又表示了“攻锦州”之决心。10月3日,中央军委复电林彪等,要求“集中主力迅速打下锦州,对此计划不应再改”,并批评说:在5个月前,长春之敌本来好打,你们不敢打;在2个月前,长春之敌同样好打,你们又不敢打;现在攻锦部署业已完毕,你们却又因敌情并不很大的变化,“又不敢打锦州,又不想回去打长春,我们认为这是很不妥当的”。强调“只要打下锦州,你们就有了战役上的主动权;而打下长春,并不能帮助你们取得主动权,反而将增加你们下一步的困难”。林彪经过一度犹豫、顾虑后,才坚定了攻取锦州的决心。4日,军委致电林彪等,高兴地说:“在此之前我们和你们之间的一切不同意见,现在都没有了,希望你们按照你们3日九时电的部署,大胆放手和坚持地实施,争取首先攻克锦州,然后再攻锦西。”

补白:令人心倒戈的“喊话”

在对国民党军队形成包围之势后,共产党最常用的策略就是前沿的大规模“喊话”,“赶紧过来吧,这边有肉包子”、“兄弟赶紧过来吧,回家吧,你们家分地了”。特别是“分地”的话语,造成国民党军队成建制地投诚。

图片 4

《解放战争》一书描述了几处杀伤力巨大的“喊话”:

1948年11月21日,淮海战役,华东解放军对黄百韬兵团发起最后的冲击。在尤家湖村,出现了一道奇异的场景:无数只土喇叭环绕着尤家湖村,解放军官兵扯开嗓门讲政策、喊口号,被俘的第25军官兵也跟着张三李四点名道姓地让守军放下武器赶快过来吃馍。于是,村庄里死寂一片,没有一星灯火;村庄外火把熊熊,喊声不断。

1948年11月27日,淮海战役,廖运周率领110师发动起义。在双堆集的一片树林里,喘息平静之后的110师士兵,发现树林里的草丛中有很多粗布口袋,打开一看,是大米、白面、猪肉、粉条、盐巴和白菜,许多未吃饱的官兵顿时欢呼起来。

1949年1月,包围陈官庄时,华东野战军的一名年轻的排长,觉得喊话撒传单不过瘾,竟然让国民党军投诚人员带路,亲自跑到敌人的战壕里当面做工作,并很快带回一个连的官兵。

图片 5

东北解放——从根本上改变了敌我力量的对比

在锦州战役中,战况空前惨烈的塔山阻击战,是最精彩的一幕。塔山,是一条10公里宽的起伏地带,只有几处村落和一些小高地,无险可守,是锦西敌人北援锦州的必经要道。战斗打响后,国民党军在海空军支援下,一次又一次向塔山全线发起猛攻,敌人从海上、从空中、从山头每天以上万发炮弹向野战军轰击。东野第四纵队在第十一纵队等部的配合下,击退了3倍于己的国民党军数十次攻击。

经过6昼夜鏖战,反复与敌争夺,白刃肉搏,阵地寸土未失,终于完成了阻击任务,歼敌6000余人;野战军也付出了较大的代价,有的班、排战斗到只剩下1个人,仍坚守阵地,保障了兄弟部队全歼锦州守敌。10月15日,东野攻克锦州,全歼国民党守军8个师及地方部队,俘获东北“剿总”副司令范汉杰及以下高级军官36人、官兵8.8万余人,共歼敌10.8万余人。攻克锦州,最后封闭了东北敌军逃路,造成对国民党军“关门打狗”之势。战役进程表明,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关于集中主力迅速打锦州的决策,是非常英明的。敌人丧失了锦州,实际上等于失去了全东北。

东野从6月下旬起,正式对长春进行封锁围困。数月之后,这座孤城处于内无粮草,外无援兵,军心民心涣散恐慌的绝境。在中共强大的军事压力和政治争取下,据守长春的第六十军军长曾泽生深明大义,毅然率部2.6万官兵起义,撤出长春。接着,东北“剿总”副司令郑洞国和第七军军长李鸿率部4.7万人全部放下武器,长春宣告和平解放。

锦州、长春的解放,完全切断了卫立煌集团向关内撤退的陆上通道。10月下旬,辽西会战打响。东北野战军在黑山、大虎山以东地区展开对廖耀湘兵团的围歼,大胆穿插于敌各部之间,实施分割围歼,全歼守敌10万余人,廖耀湘以下官兵8.7万余人被俘,取得了全歼东北敌军的决定性胜利。11月1日,东野第一、第二纵队向沈阳发起总攻,当天下午国民党守军投降,沈阳宣告解放,共歼敌13.4万余人。

图片 6

辽沈战役是解放战争具有决定意义的首个大战役,历时52天,共歼灭国民党正规军及地方部队47.2万人;野战军伤亡6.9万余人。此战役的胜利,从根本上改变了敌我力量的对比,不仅实现了全东北的解放,而且为加速华北的解放乃至全中国的解放奠定了巩固的基础。

有论者认为,过去一味指责林彪在辽沈战役中是右倾战略指导的错误,是不客观的。林彪在战役前期表现得犹豫不决,错失了若干有利战机,但1948年10月定下攻锦州的决心后,执行了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作战方针,在短短1个月内,与罗荣桓等领导人一起,指挥部队攻克锦州,并接连取得了和平解放长春、辽西围歼廖耀湘兵团和全歼沈阳守敌的巨大胜利。正如陈云1983年所说:“林彪作为四野的司令员,在当时正确的地方,我们也不必否定。”XLW

返回朝鲜后的官兵随即编入了朝鲜人民军。原164师返回罗南后整编为朝鲜人民军第2军团第5步兵师,下辖第101112步兵联队和1个炮兵联队,原164师副师长金昌德少将任师长。原166师返回新义州后整编为第1军团第6步兵师,下辖3个步兵联队1个炮兵联队,原496团497团498团分别成为第131415联队,原166师政治委员方虎山任师长。

在郑州成立的独立15师,整编为第一军团第12师,全宇任师长,原15师下辖3个团分别成为人民军第303132步兵联队和1个炮兵联队。原47军下属由朝鲜族官兵建立的独立团改编为人民军第1军团第4步兵师第18步兵联队。此时,在朝鲜人民军中,师旅长以上干部,全部出身于原东北抗联和延安义勇军。

图片 7

回国后的朝鲜族官兵,随即被要求办理转党手续,即由中国共产党党员转为朝鲜劳动党党员。据一些当事者回忆,开始很多人对转党表示不理解,有情绪。后朝鲜中央请中共方面派人去做工作,才使转党工作顺利进行。笔者对李石勋(LeeSekHoon)访谈记录。李原是47军140师419团2营营部通讯班战士。

朝鲜战争爆发后,由164师改编的人民军第5步兵师沿东海岸南下,占领江陵后遭遇美海军舰炮阻击,损失重大。7月底进军浦项地区,与第12师协同作战,同韩军3师和首都师展开了一个多月的激战。9月下旬美国仁川登陆后败退,剩下3000余人编入第4军团。原166师改编的人民军第6步兵师,攻占开城、江华岛金浦金浦机场。后沿着西海岸经忠清南道西部占领全罗道的木浦、光州、顺川后,迂回南海岸进军庆尚南道河东、晋州地区。

图片 8

进攻马山时遭遇美军第25师的顽强抵抗,与美军对峙一个多月。撤退时兵力损失近半,后到慈江道整编,以该师为基础组编成第5军团。曾与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8、41军联合作战。由独立15师整编成的人民军第12步兵师,一部分参加攻占春川的战役,后进攻洪川元州忠州丹阳,越过竹岭进军庆尚北道,7月底攻占安东。但是在这一过程中所受损失重大。

原47军辖下朝鲜族官兵组成的人民军第4步兵师第18步兵联队,参加攻打汉城的战斗,并首先从北部攻入汉城的中心地区。三天后,该部渡过汉江经水源南下,在乌山歼灭美军史密斯大队,在朝鲜战场创下首次打败美军的纪录。其后又参加了解放大田的战斗,被人称为所向无敌。联队长张教德提升为师长,但尚未赴任就牺牲在平泽。后来该部队参加洛东江战役,在战斗中损失惨重,撤退后编入南浦地区第4军团。

图片 9

这些在中国转战南北、具有丰富战斗经验的部队,在朝鲜战争中屡立战功,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7月5日,在占领汉城的战斗中建立卓著功勋的步兵第4师被金日成命名为“汉城第4师”。7月23日,金日成发布命令,特别嘉奖金雄李权武所率部队的贡献突出。7月26日至8月29日,朝鲜最高人民会议授予“近卫”称号的部队有7支,其中从中国返回的部队就有4支,即第18联队第4步兵师第6步兵师和第10步兵联队。此外,方虎山于11月15日被授予共和国双重英雄称号,而获此荣誉称号的包括方虎山仅三人。第12步兵师被授予一级自由独立勋章(1951年5月2日)。

图片 10

战争结束后,据不完全统计,回国的4万多朝鲜族官兵在战斗中牺牲的约30%,被俘的约20%,余下的约30%定居朝鲜,20%自战争结束至1957年陆续返回中国定居。举一例,1982年黑龙江省五常县共有45000多名朝鲜族,其中有209人为战争后返回中国的朝鲜族官兵。按人口比例估算,回到中国的朝鲜族官兵大概有10000人左右。1981年曾调查过返回中国的朝鲜族官兵,当时生存的大约有6000人。

据朝鲜目前已公开的资料,到战争后期和战后,从中国返回朝鲜的一些主要领导人命运各有不同。除姜键张教德等在战争中牺牲,武亭因“不执行军令战斗指挥不当、犯有军阀主义”,于1950年12月被撤职,1951年在平壤病故外,金枓奉任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长,金昌德任总参谋部干部局局长、总政治局纪律委员长,全宇任第5军团长副总参谋长,池炳学任军团长,朴孝三任第9师师长副总参谋长,李益成任总参谋部队列补充局局长,朴勋一任党中央农业部长,王之任任第6军团长副总参谋长。朴一禹因“反党宗派活动”于1955年12月被罢免。方虎山战后任人民军陆军大学校长,受朴一禹事件牵连而退役。原朝鲜独立同盟的崔昌益尹公钦徐辉等人于1956年因“宗派事件”被免职。

1950年10月19日中国志愿军入朝参战。进入朝鲜后,金日成要求志愿军归他指挥调动,他才是整个军队的总司令。彭德怀淡淡地回了三个字:“不可能。”

1950年6月25日,朝鲜不宣而战,进攻韩国,朝鲜战争正式爆发。随后,北朝鲜人民军以势如破竹之势迅速攻占南韩首都汉城,南韩政权岌岌可危。在此情况下,美国等多国派遣联合国军在仁川登陆,很快扭转住战争局势,将人民军打的落花流水,而且美军战机还飞抵鸭绿江轰炸我国丹东地区。

图片 11

为了打击美国侵略者的嚣张气馅,中国政府决定保家卫国,抗美援朝。1950年10月,志愿军开始陆续入朝作战。志愿军总司令为当时的中共西北局书记彭德怀,可谓是一员虎将。但是当志愿军进入朝鲜后,金日成却要求志愿军归他指挥调动,他才是整个军队的总司令。

彭老总看见金日成是这样一个主儿,压根就没把他放在心上。想当年,彭德怀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抗日战争时期以及解放战争时期什么阵仗没见过,指挥人民解放军解放全中国,怎么可能把指挥权交给他。况且,这些中国军人也只服彭德怀。于是,彭德怀淡淡地回了三个字:不可能。

图片 12

金日成不服还把报告打给莫斯科的斯大林,想让斯大林给中国施压。毛主席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当场气的怒拍桌子,我们去帮你打仗,你还想指挥我们的军队简直不可理喻。于是毛主席马上打电报给斯大林,表明我们的立场和观点。斯大林回电给金日成,一切军队调配指挥听从彭德怀司令员。

后来,彭德怀指挥志愿军打了几个漂亮仗,成功把美军赶到三八线以南,这也打破了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但是金日成仍不满足,他要求彭德怀率领志愿军继续攻入三八线以南,彻底解放南韩,统一朝鲜半岛。彭德怀这次当然还是不会理他,中美之间在这场战争中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和惨重的代价,谁也不想让战争继续下去。

1953年,在边打边谈中,中美朝达成停战协定,双方以三八线为界,南北各自治理。彭德怀也因为在朝鲜战争中打败美军,而更加名气大增。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举行授衔仪式,彭德怀被授予开国元帅,排名第二仅次于朱德。

朝鲜战争前,金日成就有攻打韩国的打算,而背后支持者就是斯大林和毛主席......

斯大林:你怕韩国军队吗?金日成:不怕。1949年初,金日成秘密访苏,极力向斯大林宣传其武力解放韩国的计划。为了寻求苏联在太平洋出海口,随着美国政府宣称朝鲜等不在美国防御圈内,斯大林最终同意了金日成的请求,大量武器装备随即运抵朝鲜。1950年6月25日,震惊世界的朝鲜战争爆发了……

图片 13

2011年8月24日下午14时许,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会晤坐着专列到访的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防委员长金正日,地点在西伯利亚重镇乌兰乌德市附近一处军事基地,距离莫斯科约5500公里。

在历时2个多小时的会谈中,金正日表示,朝鲜准备无条件重返六方会谈,并将在谈判期间做好停止核试验的准备。俄朝商定,将制定通过朝鲜向韩国出口天然气的管道铺设方案。对于朝鲜在苏联时期欠下的110亿美元债务等问题,双方也进行了商讨。

图片 14

这是时隔9年之后,金正日对俄罗斯进行的第三次国事访问。在朝鲜饥荒、美韩联合军演的阴云下,金正日此行一时引发多方关注。朝鲜领导人访苏、访俄历来是朝鲜半岛局势风云变幻的晴雨表。60多年前,金正日的父亲金日成多次秘密访问苏联,直接推动了朝鲜战争的爆发,由此改变了朝鲜半岛乃至整个东北亚的历史走向。

斯大林:你怕韩国军队吗?

金日成:不怕。

二战后,资本主义阵营和社会主义阵营爆发“冷战”,各以美国和苏联马首是瞻。美苏争霸虽以欧洲为主战场,但远东地区南北对峙的朝鲜半岛,因其扼守东北亚门户,也成为两大阵营的角斗场。

1948年8月、9月,朝鲜半岛南北地区先后建立大韩民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李承晚和金日成分别出任国家元首。

图片 15

由于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的差异,朝鲜民族分裂成两个国家,从此擦枪走火、同室操戈。虽然各自都想吞并对方,实现半岛统一,但双方均感到自身实力不足,于是各自寻找靠山:韩国投身美国,朝鲜依靠苏联。

随着半岛军事冲突日益频繁和严重,在金日成一再要求下,苏联政府决定与朝鲜签订一系列条约,给予朝鲜政治、经济尤其是军事上的全面援助。

1949年2月22日,鸭绿江跨境大桥上,一列火车疾驰而过。朝鲜内阁首相金日成率朝鲜政府代表团离开首都平壤,首次正式赴苏联访问。代表团其他成员包括副首相兼外相朴宪永、民族保卫省副相金一等。

3月3日,金日成专列行程一万多公里后抵达莫斯科。金日成、朴宪永随即两次会见斯大林。斯大林与金日成的密谈记录,作为机密保存在俄罗斯总统档案局,直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才解密。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朝鲜研究所研究员杨昭全所著《金日成传》,披露了相关解密档案。根据档案,3月5日,金日成、朴宪永与斯大林首次就进攻韩国问题进行密谈。

金日成:南朝鲜还有美军,反动势力对北朝鲜的挑衅愈来愈激烈。我们虽也有陆军,但海军防御几乎等于零。在这方面,我们需要苏联的支援。

斯大林:美军在南朝鲜有多少人?

图片 16

金日成:最多时有两万人。

斯大林:南朝鲜有军队吗?

金日成:有,大约有六万人。

斯大林:这个数字包括警察吗?

金日成:不包括,这是正规军的数字。

斯大林:你怕他们吗?

金日成:不怕,但我们想要海军。

斯大林:谁的军队更强,是你们还是他们?

朴宪永:我们的军队更强些。

斯大林:援助你们成立海军,军用飞机也给些。你们的人有在南朝鲜军队内部的吗?

图片 17

朴宪永:有,但都是低级军官,什么事也干不了。

斯大林:这是件好事,现在什么事也不能干。南朝鲜也向你们北边派了间谋,所以要提高警惕。

得知三八线附近南北双方互有攻防的情况后,斯大林强调:三八线应该是和平的。这点非常重要。对于朝鲜半岛局势,斯大林似乎有所顾忌,不想让其恶化。

苏联提供朝鲜100架战斗机

3月7日,金日成、朴宪永与斯大林进行第二次密谈。金日成、朴宪永虽两次强烈要求苏联军事援助,支持其对韩国的进攻,但终为斯大林所婉拒。

斯大林告诫金日成:“南侵是不允许的。第一,北朝鲜人民军并未对南朝鲜军队形成真正的优势,人数上处于劣势。第二,南朝鲜还有美军,战事一发,他们要介入。第三,要记住苏美之间三八线分割协定仍然有效。如果我们首先违反,就不能名正言顺地阻止美国的介入。”不难看出,斯大林一方面考虑到朝鲜军事力量并不强大,贸然行动未必获胜,他更担心美国介入,进而引发苏美双方直接的军事冲突。

尽管如此,斯大林对于朝鲜方面军事援助和经济合作的请求,还是给予了极大满足。3月17日,双方签订《朝苏经济文化合作协定》和《朝苏军事秘密协定》。

图片 18

《朝苏军事秘密协定》约定:苏联补充援助朝鲜武器装备,以满足朝鲜编制6个步兵师和3个机械化部队需求,为保证空军充分训练,苏联提供朝鲜侦察机20架、战斗机100架、轰炸机30架。另外,1949年5月20日前,苏联派遣120人组成的特别军事顾问团赴朝,同时援助朝鲜10亿卢布物资。

此次访苏,金日成满载而归。几个月后,苏联军事人员以及大批苏联军事装备运抵,这极大增强了朝鲜的军事实力。

金日成自称为统一问题睡不着觉

回国后,金日成并没有因斯大林的婉拒而放弃统一的计划。1949年8月,金日成向苏联驻朝大使斯蒂科夫提出攻打瓮津半岛韩国一侧的计划,没有得到斯大林正面的回应。

1949年,在毛泽东领导下,中国人民解放军势如破竹,一路南下,解放了大半个中国,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这一胜利鼓舞了金日成用武力统一朝鲜的决心。5个月前,毛泽东曾对金日成特使金一表示:只要中国战争取得胜利,就支持朝鲜统一行动。

1950年1月12日,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宣布美国在远东的防御圈,不包括朝鲜半岛和中国台湾。金日成据此认为,朝鲜发动对韩国的进攻,美国军队不会介入。

1月17日晚,朝鲜党政军重要领导人在朴宪永官邸举行宴会,欢送朝鲜首任驻华大使李周渊出使中国。宴会上,金日成向斯蒂科夫等人表示:中国已经解放了,现在是解放韩国人民的时候了。他要求苏联代表再次安排访问苏联,以便与斯大林会晤,寻求支持。此时,朝鲜人民军总数已达11万人,一批新的战斗师正组建中。

两天后,斯蒂科夫致电斯大林,报告金日成提出的要求:金日成说,南朝鲜人民相信我,会跟着我,近来我睡不着觉,就是担心统一问题。再推迟解放南朝鲜和实现祖国统一,我将要失去朝鲜人民的信任。我要再去见斯大林同志,获准进攻南部。斯大林同志的命令对我来说,就同法律一样,得到他的许诺是必须的。

电报中,斯蒂科夫记录说:金日成还表示,万一见不到斯大林同志,那就等毛泽东一结束对莫斯科的访问,就去找毛泽东。

此时,毛泽东正在莫斯科对苏联进行为期2个月的访问。经过谈判,双方于2月14日签署《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中国收回长春铁路和旅顺港的一切权利。

毛泽东对斯大林说:“我们仍然应该帮助小金”

面对国际形势的风云激变,斯大林悄然改变了对远东以及世界形势的判断。为了寻找替代旅顺港的太平洋出海口,斯大林把目光投向了朝鲜半岛的四个天然良港,它们分别是位于朝鲜的元山,韩国的仁川、釜山和济州岛。

关于金日成攻打韩国、武力统一朝鲜半岛的计划,斯大林曾对毛泽东说:“金日成告诉我,他想对南方采取行动。金年轻而勇敢。然而,他过高估计了有利因素。”毛泽东说:“我们仍然应该帮助小金”,但接着又说:“朝鲜现在面临着复杂的局面”。

师哲曾担任毛泽东与斯大林会谈时的翻译,他在《我的一生——师哲自述》中记载:其实在毛泽东访苏中,同斯大林会谈时,斯大林就已经谈到金日成想打一仗。而且说金氏只听得进‘打’的意见,听不进‘不打’的意见。但斯大林说这话时,并不是在征求毛泽东的意思,所以毛泽东未置可否。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林彪不敢打这一仗

关键词:

上一篇:开国将帅十大武林高手

下一篇:中国近代20大军事家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