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军史 > 我要吃饱

原标题:我要吃饱

浏览次数:89 时间:2019-10-06

几十年后,贺龙谈起段德昌时仍然泪流满面:“段德昌死得好冤!要不是共产党的部队,我当时就劫了法场!”

图片 1

1931年3月初,夏曦手执“王明路线”令箭来到洪湖根据地,出任湘鄂西苏区中央分局书记。很快,他就给贺龙戴上“一贯右倾”的帽子,然后少数几个人秘密组成肃反委员会,夏曦兼任书记。

在“肃清改组派”的口号下,他们横加逮捕、杀戮,上自军长下至战士,杀了2000多人,其中绝大多数是跟随贺龙创建洪湖苏区的好干部,就连有名的“好师长”段德昌和军委参谋长唐赤英也被他们要处决。

图片 2

段德昌是个文人,理论水平高,大家都尊称他是“活马列”。贺龙闻讯,快马赶到公审会上,再三劝阻夏曦不要杀他。

贺龙说,“德昌也是洪湖创始人,威信高,他领导的部队,很能作战,杀了德昌,党要脱离群众。”但是,夏曦听不进他的正确意见,说:“这是中央分局的决定,我无权改变。”

贺龙手把着段德昌的肩膀,热泪纵横,泣不成声。临终时,段德昌对贺龙说了三句话,就像在紧急军事会议上发言那样,临危不惧,从容而严肃:“你赶快派部队回到洪湖去,我要吃饱,给我一颗子弹。”

之后,贺龙端着一碗粉蒸肉来到段德昌面前,含泪说:“德昌,吃点吧!”被绑的段德昌抬眼看了看贺龙。贺龙喝令左右:“给段师长松绑!”战士们不敢动手。贺龙就亲自为段德昌解开绳索,又把粉蒸肉端到段德昌面前。段德昌接过粉蒸肉,拿起筷子,吃了几口,然后深情地望了贺龙一眼,把筷子交还。

参加公审会的代表,看到这种悲惨情景,个个低头抽泣。但是,夏曦还是当着贺龙的面,把他多年的战友、红军骁将段德昌下令枪决了。

由于“左”倾路线者错误“肃反”和瞎指挥,红二军团两万多主力又只剩下几千人。在一次会议上,贺龙痛心地说:“这些‘老鸡婆’,昏了脑袋啦!我们好不容易拣一把柴,叫他给烧掉了,我们再拣一把,他又给烧掉了,这怎么得了?红军没有发展壮大,反而减弱了,根据地没有巩固扩大,这不等于拱手送给了敌人?我们成了党的罪人!”

图片 3

几十年后,贺龙谈起段德昌时仍然泪流满面:“段德昌死得好冤!要不是共产党的部队,我当时就劫了法场!”

段德昌于1904年8月出生在湖南南洲九都山九屋厂,段德昌的父亲是一个新式知识分子,很重视对段德昌的教育,段德昌7岁开始念私塾,后转读小学,18岁时已从南县第一高等小学毕业,考入了长沙雅各中学,参与组织马克思主义学习小组,进行爱国学生运动;他同南县、华容一带在长沙求学的刘革非、彭令、朱登瀛、欧阳贤等革命青年来往密切,曾一起组织马克思主义学习小组,学习《共产党宣言》和《国家与革命》等著作,阅读《新青年》等进步刊物。1923年,段德昌父亲因病去世,家里断了收入来源,段德昌不得不辍学回乡。

图片 4

1924年和何长工一起在华容创办新华中学,并任校董会副主任兼英文教员,传播进步思想;1925年,他调任南县县城第一小学英文教员,接触到《向导》《新青年》等进步书刊,受到共产主义思想的熏陶。“五卅”惨案发生后,他和进步青年发起组织了“青沪惨案南县雪耻会”,经常到县城沿河码头和交通要道,查禁洋货。6月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9月转入中国共产党。后到广州,先后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和中央政治讲习班学习。

1926年6月段德昌毕业后,到国民革命军第8军第1师政治部工作;“中山舰事件”后,被国民党右派开除出军校,转入毛泽东、李富春等主办的中央政治讲习班学习。结业后参加北伐战争,先后担任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五师政治部秘书和第二师政治部秘书长。

图片 5

1927年,段德昌担任贺龙任军长的国民革命军二十军三师二团党代表,参加“八一”南昌起义。大革命失败后,在中共中央“八七”会议确定的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方针指导下,段德昌按照中共湖北省委的指示,转入鄂西一带农村,从事农民运动。恢复公安县委后,他担任县委书记、鄂西特委委员兼共青团特委书记。

1928年春节前夕,段德昌成功地组织和领导了公安县年关暴动,点燃了荆江两岸的革命火炬,组织农民武装,开展游击战争。同年5月,他率领游击队渡江东下,初创了洪湖根据地的基础。后来,段德昌与周逸群、贺龙一道,成为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始人。后曾介绍国民党军湖南独立第5师第1团团长彭德怀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8年6月起,段德昌任中共鄂西特委委员,鄂西游击总队参谋长、独立师师长,率部在监利、沔阳交界地区创建游击根据地。1929年春,段德昌率洪湖游击队进入江陵、石首、监利开展游击战争,建立了三县红色政权。8月,鄂西游击总队成立,段任参谋长,后代总队长。在游击战中,段德昌与周逸群一道,首创“敌来我飞、敌去我归、敌多则跑、敌少则搞”的游击战术,与1930年12月毛泽东提出的“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战术原则有同曲异工之妙。同年底,鄂西游击总队扩编为红独一师,段任师长。

1930年2月,中国工农红军第6军在监利县汪家桥成立,段德昌任副军长兼第1纵队司令。此后,他和军长旷继勋、政治委员周逸群率红6军驰骋荆江两岸,创建以洪湖为中心的湘鄂西苏区,使江陵、石首、监利、沔阳、潜江等县的苏区基本连成一片,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中心——洪湖苏区正式诞生。同年7月,红2军团成立,段德昌任红6军政治委员,不久改任军长。先后率部参加东进和南下作战,连克华容、南县、公安等地,扩大了苏区。

1930年7月4日,段德昌提出巩固新苏区、停止南征的主张,被中央代表否决。结果,南征失利,不仅丢了新苏区,而且连洪湖老根据地也几乎全部丧失。面对不利局面,段与贺龙极力主张回师洪湖,重振根据地,遭到排斥。

1930年12月初,段被调任湘鄂西联县政府赤色警卫队总队长,红2军团在杨林市作战失利,他收拢一部分失散的红军战士和伤病员返回洪湖,并很快同湘鄂西特委书记周逸群取得联系,把先后回到洪湖苏区的近千名红军战士集中起来,组建新6军,他任军长,周逸群任政委。在国民党军重兵“围剿”的严峻形势下,采取“避其主力,打其虚弱”的战术,在运动中灵活机动地歼灭敌人,相继挫败了国民党军第一、第二次“围剿”,恢复和巩固了洪湖苏区,壮大了红军和地方武装力量。

图片 6

1931年1至5月,国民党先后调集五个旅的兵力,向洪湖苏区发动两次大规模的“围剿”,苏区大部分地区被敌占领。段回洪湖后即率领新六军和赤色警卫总队,采取“只打虚,不打实;不胜不打,要打必胜”的战术,灵活机动地与敌周旋,胜利粉碎了敌人的“围剿”,恢复了洪湖苏区,新六军也发展到2000余人。3月以后,以王明为首的中共中央派夏曦主持湘鄂西工作,新六军改编为红三军第九师,段任师长。周逸群牺牲后,段德昌成为洪湖苏区的主要领导人。1931年4月,红2军团奉令改编为红3军,段德昌任红9师师长。同年夏,国民党政府军向洪湖苏区发动第三次“围剿”,段德昌率红九师二十六团北上开辟天苏区,破除洪湖北面之敌,并胜利迎接贺龙红三军东进洪湖,同年11月,段代表洪湖苏区出席瑞金全国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被选为中央工农民主政府执行委员。至1932年上半年,在粉碎第三次“围剿”的过程中,段率领红九师取得了龙王集、文家墩、新沟嘴三大战斗的胜利,共歼敌一万多人,缴枪一万余支。此后,湘鄂西根据地军民就送给了段德昌“常胜将军”的美名。

1932年上半年,段德昌率领红9师,采取游击战和运动战相结合的方法,连续取得了龙王集、文家墩、新沟嘴等战斗的胜利,保卫和扩大了苏区。同年秋,由于“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指导,未能挫败国民党军第四次“围剿”,第3军被迫离开洪湖苏区。他率领红9师担负阻击、断后等艰巨任务,经豫西南、陕南、川鄂边,转战3500余公里,于12月下旬到达湘鄂边。1933年,湘鄂西苏区开展的第三次“肃反”运动中,段德昌被“左”倾代表夏曦诬为“改组派”强行逮捕。同年5月1日,被错杀于湖北巴东县金果坪江家村,年仅29岁。

段德昌不仅具有卓越的军事才能,而且还是一位有名的儒将。他天资聪明,1914年10岁时就以诗文对联出口成章而小有名气。一天,南县劝学所所长严世杰到段德昌就读的五德书屋视察,听到私塾先生对段德昌的介绍后,赞不绝口。于是便出一上联要段德昌作对:“孔夫子、关夫子,两位夫子,圣灵威德同结万世”。段德昌听后不慌不忙地站起来,出口对道:“著春秋、看春秋、一部春秋,庙堂香火永续千秋”。严世杰听罢,连夸段德昌是一位奇才。

图片 7

段提任红六军长后,在洪湖的一次战斗中俘虏了当地“白极会”匪首颜定成。颜曾饱读经书,有出口成章之能,而且自负得很,从不拿正眼瞧工农革命将士。这次被俘后很不服气,想用诗文来难一难段德昌,煞煞红军的锐气。当段德昌提审他时,他爱理不理,突然出一拆字上联,高声吟道:“骑奇马,张长弓,琴瑟琵琶八王子,王王在上,单独作战。段德昌会意,不假思索,昂首对出下联:“袭龙衣,作乍人,魑魅魍魉四鬼儿,鬼鬼居边,合手都拿!”下联一出,匪首惊得目瞪口呆,对段德昌刮目相看,连连叩头认罪。

1921年4月的一天,毛泽东以省督学的身份,与新民学会会员易礼容、陈书农到安乡考察教育。上任才两个月的督学严世杰向毛泽东介绍南县教育情况,自然有“才来不久,了解肤浅的谦语。客人们也就问起由来,于是扯出了段德昌。原来早些时候,这里闹过一场风波。原任督学贪污,把伙食搞得一塌糊涂,于是学生们起来造反了,领头者就是段德昌。上司平息风波的手段就是各打五十大板,段德昌受了警告处分,原督学被撤职。毛泽东听了,想见一见这个“有勇有谋”的段德昌。恰好,在长沙商专读书的段德昌这段时间回家照料卧病在床的老父,听县劝学所有召,便急匆匆地赶到文武庙。就这样,段德昌和毛泽东第一次握手了。

1931年1月,由王明左倾路线把持的党中央派夏曦来到湘鄂西苏区,夏曦极力推行王明左倾路线,指责苏区“是富农路线统治”,把“肃反”作为最突出、最紧迫的任务,设置独立的肃反机构“保卫局”,采取逼供、诱供、指名问供手段,随意将被“审查”对象逮捕或处决。针对夏曦大搞“肃反”扩大化,段德昌当面指责他:“你把根据地搞光了,成千上万的共产党人被你杀了,你是革命的功臣还是革命的罪人?”夏曦因而决意除掉段德昌。1933年4月下旬,夏曦通知段德昌到中央分局驻地金果坪开会,段德昌自知不妙,但仍镇定自若地赴会。行前,段德昌对爱人刘淑云说:“夏曦要继续杀人,我反对,他杀的全是我们党的精华”。

果然段德昌一到,就被以“改组派”、“逃跑主义”的罪名逮捕。段德昌虽立下了“给我四十条枪,三年内不恢复洪湖苏区,提头来见”的誓言,但被拒绝。段德昌还将于谦的《石灰吟》“千锤万炼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一诗抄下,贴在羁押的石洞中,以抒其怀。1933年5月1日下午3点,在金果坪江家村的山坡上,夏曦宣布了段德昌的所谓“罪行”和执行死刑命令,时年29岁。XLW

他叫段德昌,是共和国第一号烈士,也是彭德怀的指路人,去世后,毛主席曾为他流泪。

图片 8

  1. 德昌小学,毛、段第一次握手

南县县城的德昌小学大门口,有一块黑色的石碑,上面介绍了学校的沿革,其中有彭德怀与段德昌见面处的表述,但绝不是初次见面处。

毛泽东与段德昌初次见面却在这里。

这里原是南县的文武庙。民国后,南县高等小学堂和县劝学所就设在这里。

1921年4月的一天,毛泽东以省督学的身份,与新民学会会员易礼容、陈书农到安乡考察教育,首站就是这里。关于毛、段见面的过程,南县原文化局长、段德昌研究专家彭迪华是如此表述的:

上任才两个月的督学严世杰向毛泽东介绍南县教育情况,自然有“才来不久,了解肤浅”的谦语。客人们也就问起由来,于是扯出了段德昌。

图片 9

原来早些时候,这里闹过一场风波。原任督学贪污,把伙食搞得一塌糊涂,于是学生们起来造反了,领头者就是段德昌。上司平息风波的手段就是各打五十大板,段德昌受了警告处分,原督学被撤职。毛泽东听了,想见一见这个“有勇有谋”的段德昌。

恰好,在长沙商专读书的段德昌这段时间回家照料卧病在床的老父,听县劝学所有召,便急匆匆地赶到文武庙。就这样,段德昌——日后中共重要将领,毛泽东——日后中共领袖第一次握手了。

后来,段德昌父亲去世,家道中落,面临辍学,毛泽东等介绍他到文化书社宁乡分社代理经理,也就是进入“革命队伍”了。1926年,段德昌受党组织派遣,考入黄埔第四期,同学中有后来大名鼎鼎的林彪。“中山舰事件”后,段德昌被蒋介石开除了学籍,又是毛泽东等安排他进入中央政治讲习班学习。

图片 10

  1. 湖北当阳,段、彭两人谈马列

南县县城的九都山,原是段德昌祖居之地,现在辟为德昌公园,内中设有段德昌纪念馆。

馆中的一幅照片,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即“彭德怀接受马列启蒙教育处”,地点湖北省当阳县玉泉山关帝庙。

北伐战争时,段德昌进入唐生智的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先后担任第五师政治部秘书、第二师政治部秘书长。在随部攻打武昌的战役中,段德昌与时任营长的彭德怀第一次相见。两个性格特点相似、以救国救民为己任的人,都有相见恨晚之慨。

1926年10月的一天,为追击吴佩孚残部,段德昌与彭德怀率部进驻当阳。当晚在玉泉山关帝庙宿营,两人秉烛夜谈,倾心相与。在这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彭德怀如饥似渴地阅读段德昌送给他的《向导》、《新青年》、《共产主义ABC》、《通俗资本论》等进步书刊,追求革命真理。他的追求向往很快升华为一种奉献的热望,向段德昌提出了入党要求,并希望段德昌派人来他的营发展党组织。当时,中共为照顾统战关系,决定暂时不在第八军中发展党员,他的愿望没有实现。

图片 11

1927年5月“马日事变”后,国民党下令通缉段德昌。段德昌按照党的指示离开了第一师,在鄂中发动的秋收暴动中受伤。他秘密潜回南县养伤。事有凑巧,已是团长的彭德怀此时也率部在南县县城驻扎。知交相见,分外亲切。段德昌向中共南安特委建议吸收彭德怀入党。1927年10月,特委派代表找到彭德怀:“段德昌同志介绍你加入共产党,现在特委已经讨论通过你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报告省委批准后,再行通知你。”1928年4月,彭德怀被批准为正式党员。

图片 12

  1. 陕西延安,毛泽东提议平反

毛泽东是什么时候知道段德昌牺牲的消息,记者还没有找到有关资料。

但一个事实是,1944年5月21日,中共六届七中全会在延安杨家岭开幕。在开幕式上,毛泽东代表中央政治局把关于讨论党史中六个重大问题的结论意见,提交中央委员会讨论。这就是《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由来。

如何处理历史问题的担子就落在了五大书记之一的任弼时肩上,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平反冤假错案。当任弼时将段德昌被害一事详细介绍后,毛泽东、彭德怀、贺龙等与段德昌有着较深交往的同志都感到很难过。随之,毛泽东郑重地提议为段德昌平反昭雪。

《彭德怀自述》中有着如此表述:“关于我的入党介绍人,在‘七大’以前,我写的是南华安特委,在近几年写的是段德昌同志。在‘七大’时期,任弼时同志主持写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我也参加了。在研究的过程中,当研究段德昌的历史时,弼时同志对段德昌同志的坚贞不屈作了比较详细的介绍。我听后,非常难过,也非常感动。为了纪念他,也就是为了学习他,在‘七大’以后,问到我入党介绍人时,我就说是段德昌。”

图片 13

1945年6月11日,中共“七大”决定召开中国死难烈士追悼大会。在“七大”结束后的第六天即6月17日,大会在中央党校大礼堂举行。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及“七大”全体代表、延安各界代表参加大会。毛泽东担任主祭,并题挽词:“死难烈士万岁”。段德昌当然在受祭之列,这是被害后第一次享受组织的祭祀。

图片 14

  1. 一号证书,彰显烈士的分量

在段德昌纪念馆,记者看到了共和国“一号”烈士证书的照片。它很像一张奖状,其全名是“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编号“中共字第零零零一号”。签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落款为1952年8月3日。

证上的“毛泽东”签名是像“专用印章”那样盖上去的,还是毛泽东亲笔签发的,没有文字记载,但可以说明一点:将段德昌排在第一号,足见烈士的分量,也从一个方面说明了那个设问的意义。

如此,又引出一场争执。有人发表了《毛泽东签发的共和国一号烈士是丛德滋》,文中说:“1950年冬……中央军委联络处经多方打听,确认了丛德滋一家的下落。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部长的谢觉哉老人,把丛德滋烈士及其遗属的情况报告给毛主席时,毛主席说,在‘西安事变’时,我就知道丛德滋。于是,1951年1月15日,毛主席亲自签署了共和国第一号烈属证(原件存甘肃兰州烈士女儿家中,复印件存军博和辽宁丹东博物馆)……编号为‘0000一号’……丛德滋烈士证的签发比段德昌烈士的早一年7个月又7天,因此,从时间上看,丛德滋烈士才是共和国一号烈士!”

这篇文章所叙述的事实没错,造成编号重叠属于阴错阳差。但就此争论谁是“共和国一号烈士”,也仅仅是“时间”上的意义。

图片 15

5.中南海里,领袖之泪为他流

回到那个设问:“要是他不被害,会是什么军衔?”

他的战友贺龙是元帅,他介绍入党的彭德怀是元帅。当年他的随同参谋樊哲祥,在1980年11月在接受五峰苏区调查组访问时说:“段德昌是一个常胜将军……如果不被夏曦杀掉,可能是元帅,许光达是他手下的师长,也是大将嘛。”

可许多人不知道,在1955年解放军授衔时,毛泽东还真为段德昌流过泪。孙卓清所著《共和国不能忘怀》一书中就披露了一段史实:对于段德昌这个军事英才死于“左”倾路线,毛泽东多次表示惋惜。1955年授衔前,毛泽东在听取彭德怀和总干部部副部长徐立清的汇报,当话题转到段德昌时,激动得两眼泪花,汇报不得不中断,改日进行。

6.追思绵绵,名字永刻丰碑上

一代伟人去了,战友们也去了,但段德昌这个名字没有被忘记。

1981年7月1日,在建党60周年的庆祝大会上,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在报告中特意提到段德昌,追思这位红军早期著名将领。

1989年11月,江泽民代表中央军委宣布,段德昌为中共33名军事家之一。

追思行列中还有军事专家,有的如此评价段德昌的军事才华:“水泊洪湖是他革命军事生涯的起点。他的军事才能和远见卓识让洪湖周围揭竿而起的游击队纷纷向他汇集。‘大马刀,红缨枪,我到红军把兵当。革命纪律要遵守,共产党教导记心头……’他创作这首《红军战士纪律歌》将由渔民、猎户组成的游击队淬炼成一支铁师劲旅。段德昌是理论与实战兼长的军事家,总结了一整套水上、平原游击战术,从而成为我军军事史上最早从事水上游击战争的军事将领。”

王尔琢,黄埔军校第一期学生,1928年参加领导湘南起义,朱毛井冈山会师后,王尔琢任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参谋长兼第28团团长,可惜英年早逝,否则定是开国元帅。

图片 16

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1928年秋,红军早期的优秀将领王尔琢壮烈牺牲。这是“八月失败”的标志性事件。王尔琢英年早逝,陈毅痛称为红军的极大损失,而朱德抱着已经冰冷的王尔琢,更是泣不成声。

王尔琢牺牲后,红军28团团长的职位由林彪接任。从此,林彪踏上了迈向红军核心领导层的道路。党史开讲第四十六讲,军事专家、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为您解读:骁勇善战的美髯公王尔琢,为何命丧叛徒枪下?

金一南:上集讲到王尔琢过分的相信了他与叛徒袁崇全之间的感情,致使自己过早牺牲。当时的情况是28团参加了景冈山斗争非常困难时期的8月失败的作战,打郴州,打郴州没有打下来,29团全团溃散。29团主要是湘南起义的红军,28团当时处于非常困难位置,革命最困难的时候,叛徒比比皆是。

图片 17

当时景冈山斗争面临非常困难的八月失败,28团的二营的营长袁崇全拉队伍,把整个营拉走叛变。红四军参谋长兼28团团长王尔琢率领一营追击,一营营长林彪早先已经感觉出二营营长袁崇全动摇,林彪当时提出追击需要进行武力解决,而团长王尔琢过分相信自己和袁崇全的私人情感,没有采用林彪的意见。

当时湖南省委一个巡视员回忆起这一幕非常感慨,他说当时叛变的消息传来的时候,红四军28团内部还发生了争论,有人提出要追上去要打袁崇全,王尔琢很气愤,说岂有此理,因为他认为袁崇全会死心塌地的反革命,不认为袁忠泉把二营拉走了是为叛变。王尔琢带人追上去以后,说,“我是王团长,来接你们的。”战士们听见是王团长的声音,都不吭气,不打枪,然后王尔琢一直找到袁忠泉住的房子,袁忠泉提着枪出来,王尔琢让他回去,他不回,两个人吵起来了,越吵约厉害,袁忠泉揪着王尔琢的脖领子就开了枪,结果把王尔琢给打死了。

王尔琢牺牲时25岁,非常可惜。王尔琢的指挥才能,如果王尔琢不牺牲,解放后肯定能评上元帅,当然这是一种假设,历史最遗憾之处,虽然可以允许假设,但是历史最终只进行选择,而选择的另一边是淘汰。过分相信私人感情的王尔琢在革命生涯早期被他最相信的袁崇全所淘汰掉,陈毅说王尔琢的牺牲是红军极大的损失。

有一段时间朱德不得不兼起28团团长,一直到1928年底才把这个担子放在林彪的身上,红军就此升起了一个新星林彪。从林彪出现可以看出来,林彪早年的坚定性。林彪在红军中作为指挥员冉冉升起的时候,一开始就提出武力解决的时候,新星的地位就奠定了。

王尔琢毫无疑问是红军中英年早逝的第一人,是非常可惜的一位。XLW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要吃饱

关键词:

上一篇:他是开国中将

下一篇:谁打败了战神mg娱乐娱城官网4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