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军史 > 中国对印作战的一把尖刀

原标题:中国对印作战的一把尖刀

浏览次数:54 时间:2019-10-06

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中,西藏军区419部队进行了克节朗战役,参加了西山口、德让宗、邦迪拉战役,历经大小战斗近百次,毙印军第62旅旅长霍希尔·辛格准将,俘印军第七旅旅长达尔维准将以下3686名,缴获直升机2架、各种炮103门、轻重机枪2的挺、各种枪支2313支、电台86部,以及大量弹药和其他军用物资,完成了上级赋予的战斗任务,堪称王牌先锋。

图片 1

部队坚决执行命令,严守政策纪律,发扬了我军“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英勇顽强的光荣传统,涌现出许多英雄集体和人物。419部队有2个连、4个排、9个班和13名个人荣立一等功,国防部授予战斗英雄称号的步兵第154团第九连第二班副班长张映鑫、授予《阳延安班》光荣称号的步兵第155团第二连第六班,便是他们当中的杰出代表。同时,部队在战区积极开展群众工作,为整个反击作战取得军政双胜,大振国威军威,做出了较大的贡献。

419部队的组成

从1961年底开始,继承了英帝国主义侵略衣钵,已经在中印边境侵占了我国大片领土的印度政府,又推行“前进政策”。尼赫鲁指使印军不断超越实际控制线,占地设点,进一步蚕食我国领土,挑起边界冲突。我国政府多次提出通过和平谈判解决边界问题的建议,均遭到印度政府的拒绝。1962年4、5月间,印军在当时的两个大国支持下,更加紧了中印边境西段和东段达旺方向的武士装人侵,使我国边防部队遭到大的伤亡,气焰异常嚣张。我国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为了打击印度政府的这种嚣张气焰,保卫中国边境的安全,创造和平解决中印边境问题的条件,中共中央决定对印军的进攻坚决予以反击,并明确了反击作战的主要方向在东线。西藏军区接到中央军委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对入侵达旺方向的印军实施反击的指示后,即决定组建“中印边境反击战前进指挥部”,并确定154团、155团、157团等部队归其指挥,代号为“藏字419部队”,简称“419部队”,指挥部称“419部队指挥部”。

1962年6月7日,军区召开战备会议,由谭冠三政委主持,邓少东副司令员等军区领导、各大部领导和有关二级部长及拟任指挥部领导职务的同志参加了会议,中共西藏工委副书记周仁山、常委惠毅然出席了会议。会议主要是传达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指示、张国华司令员的贯彻意见和军区党委的决定,下达准备反击的任务,宣布指挥部的组成,研究指挥部迅速开展工作等问题。

指挥部由山南军分区司令员柴洪泉任司令员,江孜分工委书记兼分区政委阴法唐任政委,江孜军分区副司令员姜松任副司令员,山南军分区参谋长曹宗奎任参谋长,军区政治部青年部部长魏克任政治部主任。并由以上5名同志组成指挥部党委,阴法唐任书记。指挥部机构由军区机关包建,不足人员从山南军分区抽调。战时后勤保障由军区后勤部直接负责,另成立后勤办事处,随指挥部行动。当天下午,指挥部召开了第一次会议,研究具体问题。大家分析了敌我形势,特别是对以18军屡立战功的3个团来执行这一任务充满了信心。在第二天上午的会议中,惠毅然同志表示,一旦进行反击作战,地方保证全力支援,阴法唐同志代表指挥部讲了话,表示了决心,谭政委极其高兴地作了会议总结。会议还确定,指挥部设在拉萨西郊。

图片 2

6月11日,419部队正式成立,并召集各团团长、政委开会,传达军区指示和研究部署。当天,指挥部党委决定,为抓紧做好战备工作,政治部全体人员立即组成工作组,奔赴400至800公里以外的各团了解情况,协助进行动员工作。司令部则集中全力,搜集战区敌情、兵志、地形、气候、印军作战特点等资料,在综合判断的基础上,拟制作战方案。

7月初,指挥部党委向部队发出了“开展既轰轰烈烈又扎扎实实的临战练兵运动”的指示,除基本技术、基础战术训练外,着重进行山林地进攻训练和演练,以及夜间负重行军等。与此同时,对部队进行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动员,开展了以揭露尼赫鲁反华面目为中心的控诉教育活动,并针对战区特点,进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民族、边防及俘虏政策教育。指挥部领导和机关组成工作组到各团帮助工作,把临战训练和部队的求战热情推向了新的高潮。

开始进入克节朗地区

1962年6月初,印军1个排越过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侵人克节朗地区,在扯冬牧场设立哨所。9月8日,我山南军分区副司令员郭志显率二团三连及团属机炮连一部进至与扯冬牧场相对的白彩牧场。自此,开始了克节朗地区持续43天英勇顽强的边防斗争。

鉴于克节朗地区形势日趋紧张,军区除令二团二连进人该地区外,又指派419部队司令员柴洪泉、军区司令部作战处长邹鸿鸣等,组成指挥组(简称“柴指”),专门指挥这一地区的边防斗争。9月巧日,印军七旅所属旁遮普联队第九营又进人克节朗河南岸。该营四连,竟然面对我择绕桥阵地,在扯果布、邦岗等牧场构筑工事,设立了哨所。

针对上述情况,我419部队157团奉命于9月20日至28日陆续进至克节朗拉则山北侧附近地区,并归“柴指”指挥。10月初,印军在向我发起进攻,制造了“择绕桥事件”后,加紧在克节朗集结兵力。印军七旅旅部、拉加普特联队第二营、第九廓尔喀联队第一营及部分炮兵等先后进人该地区,其近卫联队第四营也正向此开进,企图从非法的“麦线”又北推6公里,侵占整个克节朗地区的我国领土。印度政府还竟然下令要将我边防部队“驱逐或清除”。一场由印度政府挑起的大规模武装冲突,迫在眉捷。10月5日,419部队指挥部奉命前推至克节朗地区。我们昼夜兼程,于6日下午抵达“柴指”驻地舍姆。

当晚,柴司令员在介绍情况时说,这里的地形可概括为6个字:“高山、峡谷、森林”。第二天上午,军区副司令员赵文进和柴洪泉同志带指挥部的几位领导及部分参谋人员,到拉则山口157团观察所进行了现场勘察。从克节朗河谷南至章多,谷深坡陡。随着海拔的由低而高,树木的种类也显示出气候的差异。沿河至印军第一线哨所气温较高,密布高大的乔木林,往上是丛生的灌木林,再往上是一层藤萝盘绕的杜鹃林,然后就是仅有零星树木的草皮地了。海拔4500米的章多位于草皮地南侧一个稍大的平台上,其上是风化石、雪线,有零星积雪。从扯冬、章多之线向东,是色兄朗沟,沿沟向南通桑采拉山口,再向东沿山而上通哈东山口。该山口向南为通向龙布普的大路,人马均可通行。

图片 3

10月9日,接到上级准备反击人侵印军的预先号令,要求我指所属154、156团立即乘车前推,即12日抖时前在麻麻、勒地区集结完毕。并告知军区前指已组成,征求开设位置的意见。此时,我们心情异常振奋,任务也特别繁重。既要指挥两个团的开进集结,组织各种勤务保障;又要不断观察分析敌情,为定下反击战役决心做准备;还要密切关注该地域的边防斗争。

10月9日16时许,157团电话报告:发现印军1个连经枪等牧场越过克节朗河,进至拉则山口西侧约2公里的尺冬牧场构筑工事。指挥部领导认为,这是印军侵占拉则山的第一步。柴洪泉同志果断下了决心,得到大家赞同,决定:157团指派1个步兵连,向尺冬牧场印军逼近,劝告印军撤出我国领土;如印军不听劝告,该分队则选择有利地形构筑工事,与其对峙,以阻止其继续推进。10日上午,157团二连执行上述任务。该连张副连长率先头分队于9时20分进至尺冬牧场东侧数十米的山梁上,发现印军130余名正在该牧场四周构筑工事。该分队的印地语翻译立即向印军喊话,劝告印军撤走,但印军却置之不理,并立即进人阵地。该分队继续喊话劝告时,印军猛然开火,我当即伤亡数人。该分队卧倒后仍向印军喊话,要他们停止射击。印军非但未停火,其设在右侧山峰上的轻机枪又居高临下突然向我射击,使我先头分队完全暴露在印军火网之中,我印地语翻译也中弹负伤。张副连长被迫下令自卫反击,并通知连主力跟进。二连主力跟进加人战斗后,给了印军以严重杀伤,印军随后仓惶撤逃,我未进行追击。此战计毙伤印军少校连长以下数十人,并有缴获。印军遗尸12具,我妥善予以安葬时,查明了该股印军为劳遮普邦联队第九营第一连。我伤24名,亡14名。

当晚,我们向总参、军区发出了战斗报告。11日,总参来电,表扬该连打得好,摸了印军战斗力的底,要总结经验。尺冬战斗,我军以少胜多,打击了印军的嚣张气焰,检验了我部临战训练的成果,拉开了克节朗反击作战的序幕。

在全歼印军第七旅的作战中

张国华司令员回到拉萨后,西藏军区组成了军区前指。1962年10月13日下午,张国华司令员率军区前指到达麻麻。我们419部队从此即归军区前指指挥。

我们通过各种渠道查明了印军在克节朗地区的兵力部署。印军第七旅旅部及所属炮兵、后方支援部队位于章多,主要兵力配置在第一线各点,兵力分散,各点之间空隙较大,便于我穿插包围各个歼灭。其要害在枪等、扯冬、章多地域,攻歼该地域之敌,其部署将全部瓦解。印军沙则据点,离主战场稍远,工事坚固,攻歼该敌的政治意义较大。遵照军委“慎重初战”、“打狠打痛”的要求,军区提出了相应的部署。

图片 4

10月16日上午,军区前指召开参战部队团以上干部会议。柴洪泉同志汇报了克节朗地区的敌情、地形后,提出了419部队指挥部党委根据张司令员的决心、部署拟采取的作战方案:以我之右翼为主攻方向,从敌之两翼的枪等、沙则实施突破,尔后沿克节朗河向心攻击沿河诸点;同时从章勒、枪等之间楔人,迂回章多,断敌后路;得手后,沿色兄朗沟及其两侧向纵深发展,前出到嘎波山口、桑采山口及哈东山口组织防御。兵力使用上,拟以155团担任主要攻击,首先攻歼枪等之敌,尔后逐点攻歼卡龙、扯冬之敌,再向绒不丢、桑采山口方向发展进攻;l54团以1个加强营攻击沙则,团主力控制在克宁乃附近地区,歼灭沙则之敌后,即向沿克宁乃桥西侧、邦岗丁、扯果布之敌进攻,得手后,再向纵深的哈东山口发展进攻;157团以1个加强营迂回章多,团主力除以1个连警戒章多之敌外,均为419部队第二梯队,拟从章多方向投人战斗;在对第一线发起冲击前,所有炮兵对敌实施15分钟火力急袭。

讨论中,除154团团长周仲山请求首先以该团主力攻击沙则之敌外,各团干部无异议。

张司令员在会上传达了党中央和军委总部的指示,讲了此次作战的重大意义和要求,指出本次战役的目的是歼灭印军第七旅,收复克节朗地区。他进一步完善了柴洪泉同志的作战方案,并明确克节朗故役划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攻歼枪等、沙则之敌,迂回章多,以一天时间完成;第二阶段逐次攻歼沿克节朗河南侧诸点之敌,前出到嘎波山口、桑采山口、哈东山口之线,封闭印军逃路及阻敌增援,以两天时间完成。同意154团先以主力攻击沙则的意见;11师32团为军区前指战役预备队;军区炮兵308团120迫击炮营、工兵136团一营配属419部队。要求10月19日前完成一切准备。

会后,我们立即在拉则山口西约1.5公里的拥错牧场开设指健挥所,各团进行紧张的战前准备。155团首长在现场勘察后提出该团分两个梯队,第一梯队两个营分别对枪等、卡龙两点攻击。我们对此甚为赞赏。但是,开始也有同志对同时攻击两点持有不同意见,阴法唐同志便和他们一起进一步分析情况,从而统一了思想。此建议上报后,张国华司令员又亲自打电话询问阴法唐同志是否有把握,得到肯定答复后,张司令员同意并上报了军委。实践证明,这一方案是完全正确的。方案确定后,明确了配属炮兵营的任务,除以2门炮支援154团沙则战斗外,其余均配置在拉则山口附近,担负火力急袭及支援任务。军区前指感到155团任务重,特抽调32团1个营配属419部队。我们决定该营配置在择绕桥西,监视扯冬之敌并相机歼灭之。又令边防二团二、三连在择绕牧场占领阵地,监视和相机歼灭扯果布之敌。17日下午,阴政委给154团团长交待,以该团1个营在克宁乃桥东占领阵地,相机攻歼克宁乃桥之敌。

图片 5

10月17日,我们指挥部以电报形式对所属部队下达了正式作战命令及有关的保障指示,各部于17、18日进人各自攻击出发地。19日21时,柴洪泉司令员、阴法唐政委到担负主攻任务的155团看望部队,了解情况,鼓舞了士气。

1962年10月20日7时30分,各级炮兵按预定计划同时开火,实施对我第一阶段攻击目标及纵深各要点的全面压制。整整15分钟,印军配置在章多的炮兵仅还击数发炮弹便悄然停止。但是在火力急袭后,却没有马上传来激烈的枪声,战场上一片沉寂,急得我们头上冒汗。四五分钟后,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才在枪等、卡龙骤然响起,两点森林上空冒出浓厚的硝烟。155团也以电话报告进攻开始。数分钟后,敌扯冬据点也响起激烈的枪声。同时,在敌绒不丢据点又打响了。我们当即询问155团的情况,结果他们与营的电话线断了,一时弄不清楚。近10时,155团报告,该团二营已攻歼了枪等之敌,一营攻歼了卡龙、扯冬、绒不丢之敌;团长睡刘广桐率部分人员向扯冬转移。在这种顺利的形势下,如能趁敌睡慌乱之机,组织部队向敌纵深发展进攻,可迅速扩大战果。但我们灌太谨慎了,担心包围不住印军,只将其打跑,而作出了变更部署重嗯新组织战斗的决定,延误了时间(154团一营也未及时攻击克宁乃喀桥之敌),致部分印军散逃。

睡154团的沙则攻坚战打得比较艰苦,因我们距离该点较远,不便观察,据报至11时4O分解决战斗。

睡从天亮开始,我们一直在观察迂回章多的情况。近12时,看里见157团一营占领了章多北山4300高地的印军地堡群。接着该蘑营报告,在此歼敌1个连,正向章多攻击前进。指挥部决定157团参主力向章多开进,以扩张战果。并决定姜松副司令员随157团行动,以加强领导。18时许,157团报告,一营已全歼章多印军,击毁直升机1架,缴获印军全部装备物资。

;10月20日当天419部队就完成了预计3天的任务。根据军区前指指示,估计有不少印军逃人森林,我们立即组织部队清剿,均有战果。

155团一营攻歼卡龙之敌的战斗,由于地形复杂及夜暗开进黔等种种原因,在迂回穿插中,营对各分队失去了控制,形成同时攻击敌3个点的情况,我敌兵力由3比1降为1比1,而印军又预有:阵地。从战术角度看,这是非常危险的战斗。该营之所以能夺取胜利,在于战役主出敌不意,战术上侧背攻击,各级干部积极果断,敢于独立作战和及时地组织指挥,在于部队的战斗作风英勇顽强,/等等。第一天战斗结束后,军区从生产部各农场抽调的800名老兵;及时,卜人了部队,增强了战斗力。

获10月21日14时许,我们在白采牧场附近开设了指挥所。军区张司令员电话指示说:军委指示“不受麦克马洪线限制,乘胜追击”,立即收拢部队,追歼逃敌,战场清剿交边防二团执行。根据这一部署,我419部队以157团为右路,出嘎波山口向龙布进击;以154团为左路,出哈东山口向龙布进击,得手后,向永邦桥挺进;指挥部随154团,155团压后,向“麦线”以南追击逃敌。22日8时,154团先头连击溃了哈东山口阻击的印军,打开T道路。追击途中,该团迫击炮第二连俘获印军第七旅旅长达尔维准将等9人。22时15时许,该团进占龙布,印军已撤逃。

16时许,157团和指挥部进龙布。人夜,155团主力即到达。深夜,157团后卫1个连也赶到,他们在途中曾消灭一股印军。至此,消灭“麦线”以北克节朗地区印军第七旅的歼灭战胜利结束。此时,军区前指曾令我在龙布组织防御,而在23日凌晨又撤销该命令,令继续向达旺方向进击。我部即于23日7时30分,按154团、指挥部、157团、155团的顺序出发。进至永邦桥时,桥已被印军破坏,仅能一个一个地扶着桥栏、踩着桥索通过。遂令154团另架设一座便桥,故在此滞留11小时才继续前进。24日12时,154团占领龙拉。26日ro时前,419部队全部进至达旺,印军已撤逃。

至此,消灭“麦线”以北克节朗地区印军第七旅和战役追击扩大战果的任务就胜利完成了。

克节朗反击作战中,我部和配属分队在宽达12公里的正面,一举突破印军防御,歼灭印军第七旅,在连续作战中实施战役追击,纵深达120余公里。我军发扬英勇顽强、不怕流血牺牲的精神,涌现了大批英雄模范人物。6天中,419部队经过大小战斗32次,共歼印军1513人,收复了达旺河以北地区,打出了国威军威。

参加西山口、德让宗、邦迪拉战役

我们进驻达旺后,进行了战役总结,开展了评功、记功活动;整顿了纪律,重点是战场纪律,并研究总结了战术及战斗动作方面的经验。军区抽调兄弟部队1个连为419部队警卫连,由总参空运西藏的日式92步兵炮4门组成的军区92步兵炮连也划归我们建制。军区决定建立419部队后勤部,由陈银锁任部长,史宗宽任政委,孔伯川任副部长。

指挥部为向南发展作准备,迅速查明了过达旺河经邦嘎江寺直达申隔宗的道路,并令157团在达旺河被印军破坏的真卡儿桥附近较隐蔽处另架一座人马通行便道。我们还利用多方搜寻到的印军旅部大比例尺沙盘,分析研究从达旺至传统习惯线这一地区的地形、道路情况。

中央军委根据印度政府拒绝接受我国政府和平解决边界问题的三项建议,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印军向我发动新进攻等情况,下达了再次反击印军的指示。我们按照军区前指的预先号令,立即转人实战准备。

11月初,印军第四师在西山口、邦迪拉地区部署已基本就绪,其62旅辖5个步兵营和炮四旅的野战炮兵一部,配置在西山口、申隔宗地区,其他部队部署在略马东、德让宗至邦迪拉地区。根据军区前指指示,我们同陆军55师组成“联指”,统一指挥419部队3个团,55师2个团,“郭指”部队4个连(受山南分区郭志显副司令员指挥),在军区前指炮兵群(炮兵306、308、540团组成)的火力支援下,执行歼灭西山口、申隔宗之敌,尔后向德让宗发展进攻的任务。发起攻击时间为11月18日拂晓。在55师师长王玉昆、政委徐兆基、副师长姜玉安、参谋长郭时胜率少数人员到达旺与我们会合后,“联指”开始履行职责,研究作战方案。早在11月4日,我们即令157团副团长率侦察分队携电台秘密进至邦嘎江寺附近,现地踏勘调查道路情况。指挥部情报科派人随同前往,选择部队集结和进击出发地以及开设“联指”指挥所位置。6日,该分队电报报告,他们到达邦嘎江寺以西约2公里的协里藏布湖附近,该地东靠一大山粱,便于从上观察邦嘎江寺情况,又便于大部队隐蔽,道路情况良好,未发现敌情。

11月7日,“联指”领导同志开会,机关有关人员参加。柴洪藻泉司令员根据军区前指作战会议精神,首先宣布了战役决心与静委署,大家经过充分讨论,更加明确了军区前指赋予的任务。决定在滩具体部署上,以419部队3个团,按157、154、155团顺序,经邦嘎江寺向申隔宗地区实施迂回,担负主要攻击;55师165团经邦嘎江寺,对西山口西侧之印军实施攻击;163团经听布过达旺河,向佳山口、西山口东南侧和东侧之印军实施攻击。

“郭指”部队担任对西山正面之印军的籍制性攻击。支援炮兵群在劳及其以东占领发射阵地,实施火力急袭、压制射击,并负责压制或歼灭印军炮兵。配属419部队的工兵营营长宋义报告,根据指挥部布置的任务和要求,他们侦察的结果为:达旺至东新桥的公路,个别地段略加修整即可;关于修复敌破坏的东新桥,只要做好准备,在我炮兵火力急袭前突击抢修,保证2个小时内步兵可通过,4至5小时内运输及牵引车辆均可通过。我们当即批准该营计划,要求绝对隐蔽进行加修公路和架桥准备,可白天休息,夜间作业。11月8日,侦察分队报告,发现印军约1个连占领了邦嘎江寺。对此重大变化,我们判断为西山口西侧印军派出的侧翼警戒分队,故决定总部署不变,对占领该地印军采取先绕过后歼灭的方针。即以步兵157团于15日晚绕过邦嘎江寺沿道路对申隔宗的印军实施迂回攻击,歼敌后占领该地区,切断印军62旅的退路并阻击印军从略马东方向前来的增援;17日黄昏后,先由步兵154团一部将邦嘎江寺之印军歼灭,尔后步兵154团、165团、155团各按规定开进。并当即将此情况和我们的决心、部署报告了军区前指。

11月9日,情报科同志从侦察分队返回报告:道路良好,从达旺河畔至协里藏布都很隐蔽,大部队开进只需2个日程,从邦嘎江寺至申隔宗的道路人马均可通行,大部队一昼夜多一点也足够了;协里藏布湖地区丛林密布;隐蔽而开阔,适合作为大部队集结和进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中的藏字419部队比发地;“联指”指挥所选定在该区紧靠大山梁一陡壁下;邦嘎江牙侧是大森林,从林中绕过去并不难,等等。指挥部听了报告更坚定了决心和信心,并按路程对各部开进、进击时间作了具于算和规定。

军区前指在调查中了解到有一条从西山口经东听布过达旺经鲁克塘、煎酒干娘直达敌纵深略马东的道路,于11月9日晚誉部署,决定:由“郭指”部队执行这一穿插迂回任务,而对西山E面的攻击改由165团担任。对经邦嘎江寺向西山口西侧之印勺进攻,不再另派部队。我们研究后,决定154团攻歼邦嘎江寺交后,只留1个连在该处警戒,以截歼印军经此从不丹境内逃其余未变动。

11月10日,“联指”召开各团、配属及支援部、分队领导参加卜战会议,柴洪泉介绍了当面敌情、地形,传达了军区前指的战色图、部署及赋予我们的任务,宣布了“联指”的决心和具体部对部队提出了各项要求。阴政委、王师长、徐政委均讲了话。目11日,我们又召开了各团参谋长、配属及支援部、分队指挥免参谋长会议。当晚,军区前指指示,为隐匿主攻方向的行动,限157团出动时间推迟一天。

11月12日晨,“联指”下达了作战命令,并上报前指。当天上尧军区前指的书面作战命令。前指同志又打电话对曹宗奎同志首长看了“联指”作战命令,感到与军区前指的命令有些地方还多一致,要再考虑一下。曹宗奎同志当即报告柴、阴、王、徐。阴导看了军区命令后说,是有不一致的地方,前指命令我们攻占的互包括略马东,而我们的命令是攻占申隔宗地区,还是按军区前行令修改一下为好。我们感到“郭指”部队直插略马东,必须协已合,但部署改变过大又有困难。最后,柴提出了部署基本不又能实现前指要求攻占略马东企图的办法。即从155团抽调1个营随157团之后行动,直插略马东并攻占该地,配合“郭指”部队阻击可能从德让宗方向来援之印军。于是撤销原命令,下达了新的作战命令。

11月14日上午,“联指”领导开会,明确分工。55师王师长年大体弱,决定他率师部留守达旺;徐政委、郭参谋长率少数人员及师1个侦察排,与419部队指挥部领导共同担任“联指”全面指挥;姜松副司令员随157团行动,以加强申隔宗地区的作战指挥;55师姜玉安副师长随163团行动,以加强佳山口地区作战指挥。会议决定“联指”率直属分队于14日夜进至真卡儿桥以北地区,15日黄昏过达旺河,向预设指挥所开进。

在战役发起前,我们得知军委对军区前指的部署很满意,在批准该部署的同时还作了重要指示,几位老帅也讲了话,刘帅形象地指出印军布势为“铜头、锡尾、背紧、腹松”,而我军则采取“打头、截尾、斩腰、击背、剖腹”的战术。对此,我们很兴奋,深感能担负主要攻击“剖腹”的重任,无尚光荣。

11月18日8时30分,我炮兵开始对西山口印军实施30分钟火力急袭后,担任正面攻击的165团于9时许突破印军前沿阵地,并向纵深发展追歼逃敌,12时许,在西山口北侧一号桥地区歼印军1个连。163团17日黄昏向佳山口运动,18日凌晨3时发现该处印军向西山口逃跑,即奋起追击,于15时与165团会合,战斗于18时基本结束。两团共歼印军500余名。我“郭指”部队于18日7时许按时穿插到略马东附近指定位置,迅速选择地形,组织了阻敌南逃和北上增援的防御和瞰制公路的火力。由于我n师部队17日黄昏即攻占了班登,切断了德让宗至邦迪拉的公路,印军四师陷人全线动摇。

该师62旅18日凌晨即由西山口、申隔宗方向撤逃。10时许,其先头车队被我“郭指”部队击毁了3辆车,将道路阻塞。印军大部队到达后先后发起了连续的夺路攻击,均被“郭指”部队英勇击退。战至18日黄昏,印军陷于沿公路撤逃绝望的境地,严重动摇混乱,乃丢弃所有车辆、火炮及物资,遗尸百余具,离开公路,分散成小股穿林越岭南逃。“郭指”部队抗击数倍于我黔之敌,迫敌在我阵地前滞留近10个小时。

1步兵157团及155团第三营于16日夜从集结地出发,在绕过霎邦吸江寺之敌向南进人森林后,未能转头向东或折向东南,走上通向申隔宗的道路,而在高山密林中边开路边前进,克服了种种意想不到的艰险与困难,于18日18时进到略马东附近坦马度河南岸,歼溃逃印军一部,19日拂晓渡过该河,沿公路向略马东方向发展,与逃敌一股遭遇,于9时许将其全歼(为印军锡克联队第一营中校营长以下127人),随即与“郭指”部队会合。

155团三营进人森林后,在地形险峻又无道路的情况下运动缓慢。指战员们采取攀藤附葛、向上搭人梯、向下翻滚等办法奋勇前进。途中遇百余米深陡堑,部队困于悬岩上,连夜间坐下休息一会都要用绳索把人捆在树木上。经四处寻找,无路下山,大家就把绳子结起来,一个一个往下吊,终于战胜了天险,于20日上午到达略马东附近地区。154团17日8时进至部队集结地。“联指”同日9时许进至预设指挥所。155团也于14时许到达。当天下午,军区前指电示,为保证主攻方向发起攻击的突然性,充分利用炮兵急袭效果,决定154团攻歼邦嘎江寺印军的时间推迟到18日拂晓实施。由于情况变化,作为预备队的155团采取绕过邦嘎江寺之敌的办法,先154团开进,于17日近19时出发,进人森林后同样遇到各种困难,进展缓慢。154团于18日7时过,对邦嘎江寺之敌实施攻击,但印军已撤逃。第一梯队2个连立即沿道路向西山口西侧实施追击,团主力则向申隔宗北侧62旅旅部方向开进,但他们未走上东向直通该地的道路。前卫部队沿小路至路尽而为绝壁所阻,被迫折回。

10时许,154团周仲山团长观察到62旅的撤逃迹象,决心后卫变前卫,率全团沿道路向申隔宗急进。“联指”在接到军区前指告知“敌人已经逃跑,迅速组织追击”的指示之后,决定指挥所迅速分梯队前移,以查明战场情况,采取相应措施。近12时,阴政委、魏克主任和55师郭参谋长率前梯队出发,他们人森林后,追上155团三营,曾一起被困陡岩上。14时许,柴司令员、55师徐政委和曹宗奎同志率后梯队出发,跟着前面部队踏开的道路进人森林,当晚追上跟随155团的民工而被迫暂停。19日8时走出森林进至略马东北侧2公里,适值157团歼灭了公路上的印军。

这段时间,由于地形险恶,无法架设电台,我们与军区前指及各部队中断联络近20个小时。154团、155团,于19日拂晓先后进至申隔宗地区,按军区前指命令,向略马东、德让宗方向迅速追歼逃敌。两个团并肩分4路纵队沿公路向南飞奔,9时许越过157团刚刚结束战斗的略马东地区。当夜,154团1个营进至德让宗。155团主力进至米龙岗及其以南地区。20日凌晨,前指令我部继续向打陇宗方向实施追击。我们急令154团于20日7时出发执行该项任务。11月21日零时,我们从电台收讯机中得知我国政府关于11月22日零时我主动停火、12月1日我主动后撤的声明,经研究又急电154团加速向南追击,限令21日24时前进至吉莫山口、打陇宗以南或更远地区,尔后停止待命。154团按时完成任务,控制了吉莫山口、打陇宗和普冬地区。

此时,55师徐、郭首长等北上与师指会合,“联指”自行消失。军区前指指示419部队在停止追击后,迅速转人战役清剿。指挥部经过具体研究,给各团规定了包干清剿地区,接连下达了命令和指示。按照阴政委提议,在指示中明确提出,战役清剿应按军事清剿、政治瓦解与发动群众相结合的方针,要求各部队结合实际灵活运用。指示中特别强调,尽管补给困难,但更要自觉贯彻“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纪律和总政制定的各项政策。军事清剿上,除划区包干、结合部重叠外,要求各部、分队间主动协同配合;战术上搜堵结合、住剿与进剿相结合,基本战术手段为伏击,要伏击与奔袭相结合,等等。各部队遵照这些原则,发挥了高度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迅速打开了局面,取得显着效果。指挥部积极了解掌握情况,总结推广了许多行之有效的经验,指导清剿行动。

419部队在战役清剿阶段,大量歼灭了印军,最终决定了印军第62旅覆灭的命运。154团处于最南,清剿区内网住的印军最多。他们灵活机动,不失战机,10天内进行大小战斗数十次,歼灭印军第62旅旅长霍希尔·辛格准将以下官兵1052名。157团位于德让宗西北、略马东西南地区,网住的印军较154团少。他们在给养极为困难,有些分队靠挖野菜为食的情况下,发扬吃大苦、耐大劳的精神,清剿10天,歼印军500余名,连同进击阶段,该团共歼印军近700名。155团沿公路两侧清剿,区内印军更少,但经过艰苦努力,逐个抓俘零星散逃印军,10天内也取得了歼印军300余名的战果。

在整个西山口、德让宗、邦迪拉战役中,我419部队在兄弟部队配合下,历尽艰辛,共经大小战斗数十次,歼灭了印军第62旅和第65旅拉加普特联队第四营全部,印军炮四旅、28工程兵部队、第四师后勤分队等各一部,总计歼灭印军2173名;进驻略马东、德让宗、打陇宗和吉莫山口等地,为战役的全胜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是一场政治军事仗,军事斗争服从政治、外交斗争,打、停、进、撤,一切行动听指挥。根据毛主席的战略决策和我国政府通过谈判解决边界争端的一贯主张,在反击作战取得伟大胜利之后,参战部队坚决贯彻执行了主动停火、后撤、释俘、交还战缴物资的非凡举措。

在419部队党委领导下,我们将地方随军工作队和部队群工干部等300人编成6个队52个组,在德让宗、达旺地区大力开展了群众工作,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党委一直重视做好印俘工作,由魏克代表中国红十字会负责移交,分2批释放了445名伤病印俘。我们的优待俘虏政策和中印人民友好相处的主张,在印俘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我部还在兄弟部队的支持和前指有关部门指导下,由姜副司令员负责组织155团将缴获的印军武器装备和大量军用物资,收集、擦拭和分类堆放在米龙岗,我边防部队代表柴洪泉司令员负责交还给印方。这些都进一步扩大了我党我军的政治影响。

12月,我军主动后撤时,由于运力和时间限制,军区前指决定,先车运11师、55师部队,419部队最后徒步撤至“麦线”以北地区。我部指战员积极进行了爬山训练等准备。由德让宗沿公路两侧小道向达旺后撤时,一路上坡,步步登高,但部队情绪高昂,歌声与口号声震荡着山谷。公路上的运输车爬山困难,时前时后,日落时也未超过我们部队。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的胜利,是毛泽东军事思想和党中央、中央军委战略决策的胜利,是在军区前指的战役指挥和强有力的后勤保障及西藏人民的支持下取得的,也是参战部队全体指战员英勇作战和艰苦奋斗的结果。为了这一胜利,我419部队数百名指战员付出了鲜血和生命。英勇牺牲的烈士们永垂不朽!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对印作战的一把尖刀

关键词:

上一篇:这五块领土至今未收回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