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军史 > 刘伯承一举动引发全屋人失声痛哭

原标题:刘伯承一举动引发全屋人失声痛哭

浏览次数:91 时间:2019-10-06

1972年1月6日,陈毅逝世了。在医院作最后抢救的时刻,张茜把自己关在隔壁的一间房子里,她捂着嘴,不让悲痛的哭声发出来,可是眼泪却止不住地流。她不敢相信陈毅就这样走了,再也听不见他那豪爽幽默的四川话了,她的心被撕碎了。

图片 1

张茜站在病床前,望着亲人,她的心剧烈地疼痛,可是眼泪却已流干。她紧紧握着陈毅冰冷的手,轻轻地唤着“仲弘、仲弘”。声音低得只有他们两人的心灵可以体会,满病房的人都低着头不敢看这一悲惨的画面,也不敢去打扰这心灵的交汇。

大家都默默地等候着,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突然张茜滑倒在病床边沿,她再也撑不住了,悲痛再也压不住了,她放声大哭,儿子们连忙边哭边扶住母亲,对她说:“妈妈,走吧!走吧!”

张茜回到家里已经是半夜3点了,厚厚的窗帘严实地拉着,仍然挡不住严冬的寒气侵入。她坐在陈毅的办公桌前,一动不动,儿子陈丹淮陪着母亲,轻轻呼唤“妈妈!休息吧!”张茜像是没有听见,仍然望着黑黑的前方。

就这样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天渐渐蒙蒙亮,她忽然说:“是该进入一个新的生活了。”丹淮的心又收紧了,新的生活却是从最悲痛的时刻开始。张茜站起来说:“快休息吧,以后的事情多了,不睡好怎么应付呀。”

图片 2

9点多钟,张茜和全家又回到日坛医院。病房已收拾成临时的灵堂,陈毅躺在病床上,身上覆盖着一张洁白的床单,就像他离去的灵魂一样洁白,窗前摆放着几盆绿叶植物。张茜站在门口等待前来吊唁的人们。

王震第一个来到,他带着小孙女向陈毅鞠躬,又让小孙女跪下叩头,然后握着张茜的手边哭边说:“保重!保重!”

刘伯承元帅来了,他双目已经失明,在秘书的扶持下微微地走过来。一走进门口,还没有等人引导,就站在病房的中间连鞠三躬,然后转九十度方向又鞠躬,顿时全屋的人失声痛哭。在一片哭声中,刘伯承朝四个方向都鞠了躬。张茜捂着嘴不让哭声发出来,走过来扶着他来到病床旁边,轻声说:“仲弘在这儿。”刘伯承又恭恭敬敬地三鞠躬,转身走了,刚出门口,他才“呀”的一声哭出了声。

图片 3

1月10日,陈毅同志追悼会在八宝山举行。张茜全家提前来到休息室,只见周恩来总理匆匆赶到了,他说:“张茜同志,毛泽东同志马上就要到了,他决定也参加陈毅同志的追悼会,宋庆龄同志也参加,我还通知了西哈努克夫妇,他们都是陈毅同志的老朋友了。”说完,他又出去检查八宝山的安排。

张茜感到很意外,因为政治局决定毛泽东是不参加追悼会的,周恩来总理也亲口告诉她,除了毛泽东主席外,其他在京的政治局委员都参加。可是现在毛主席自己决定来了,张茜的心感到了一阵阵的慰藉。张茜想起了陈毅在病中进食已经很困难时,却不忘在12月26日吃寿面,为毛主席过生日;想起了陈毅弥留之际,呼唤的是红军。他和朱德、毛泽东等一起创造的红军是陈毅最后的思念。今天毛泽东来向老战友告别,向老战友表示悼念,确实也没有辜负陈毅的一片诚心。

张茜紧紧握住毛泽东的手说:“主席,您怎么也来了。”

图片 4

毛泽东则挥动着他的另一只手,动情地说:“陈毅是个好同志!”毛泽东继续说:“悼词上不是写了吗,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作了贡献。”说着,毛泽东也哽咽了:“我是来悼念他的。井冈山的人已经不多了。”

在肃穆的哀乐声中,周恩来总理几经哽咽才念完了悼词,毛泽东率领大家向陈毅遗体三鞠躬。

毛主席参加陈毅的追悼会立刻成为当时政治形势的一个标志。陈毅所代表的真正的共产党人的力量在与“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站稳了脚跟,解放老干部成为了不可逆转的潮流。XLW

毛主席突然决定参加陈毅的追悼会,在追悼会上,毛泽东痛骂一个人,这是怎么回事?

图片 5

1952年的一次谈话

1972年1月8日,在我的记忆中尤为深刻。那天下午,我正在中南海游泳池值班,忽然接到通知:主席要去八宝山参加陈毅同志追悼会,立即出发。我们都很吃惊。

之前,我得知陈老总在医院病逝,觉得很意外。在我的印象中,他的年纪并不是很大,身体很好,精力充沛,性格豪爽、开朗。他的突然去世,使大家感到很悲痛。

我在毛主席身边工作多年,曾多次见过陈毅来主席处。陈老总不仅是主席在井冈山时期的老战友,也是在诗词上能和主席唱和的诗友,这在众多的老帅、将军中是为数不多的。主席对陈老总的功绩、对他的忠诚和才干非常看重,在不少的场合称赞过他的高尚品格。

记得我和主席的第一次谈话,他就提到了陈毅。那是1952年4月的一个上午,大约10点左右。毛主席工作了一个通宵出来散步,看见了我。不知道是初见觉得新奇,还是我的哪些特征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迈着稳健的步伐朝我走来。

“你是哪里人?”毛主席在我面前停下,微笑着问。“我是……”我刚开口,话还没有说出来,毛主席摆一摆手,示意我不要往下说了。他说:“听出来了,听出来了。”主席面带喜色地向我一笑说:“你是苏北如皋、海安一带的人,对吧?”

“是的。”我惊异于主席的听力和判断力,忙说:“我是海安人。”

“噢。”毛主席若有所思地说:“你们那个地方,抗战时期、解放战争时期,都打过不少的仗啊。解放战争开始时,粟裕指挥华中野战军七战七捷,歼敌五万,打退了敌人的进攻。”主席稍作停顿,又说:“陈毅同志和黄桥的顽固派,有打有拉的,统一战线工作做得好啊,你知道吗?”“黄桥的烧饼很有名,它支援了我们的人民军队,黄桥人民是有功的。”

1972,毛主席的精神状态难以捉摸

图片 6

陈毅元帅去世时,我们得知追悼会有很多限制,要搞小规模的、低规格的,政治局委员一般可以不参加;加之很久以来,主席一直没有参加过类似的活动,特别是八宝山,几乎从未去过,因此,在我们的工作中,没有做任何去八宝山参加这类活动的准备。现在突然提出要去,这使我们有点措手不及,非常紧张,况且预定的追悼会时间就要到了。

我马上报告了周总理办公室。之后立即调来了主席外出所需的大小车辆,通知随卫分队迅速做好出发的准备。我还特别关照随卫的队员们,每人都要带上长、短枪和足够的弹药,在随行的一辆面包车上待命。“文革”这些年,我也有了经验。不管怎么说“形势一片大好”,也要随时提高警惕,并且林彪事件也使我们更加警觉了。因而我们的警卫部队在各个方面均有较充分的准备,有几种应付突发事件的预案。要战胜敌人,就必须想到前面,做到前面,如此才能防患于未然。

刚准备就绪,汪东兴、张耀祠也赶到了。这时,我见小张等人扶着主席出来了。我看见毛主席穿着他平时常穿的那件睡衣,下身穿着一条绒毛裤,连帽子都没有戴,迎着凛冽的寒风就要上车。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穿这样单薄的衣服怎么行呢?我知道主席有皮帽子、皮大衣,都在那里挂着,伸手可取,为什么不给主席多穿点?天气这么冷,他怎么受得了呢?我心中在埋怨小张他们没有尽到责任。指导员李连庆拿来棉大衣,就要往主席身上披。主席摆了摆手,表示不要,而且态度倔强,使人不好再去劝说。

那几天,主席的精神一直不好,吃饭、睡觉都不正常,脸色苍黄,一脸阴霾。是焦躁?是困倦?使人难以琢磨。看到我们,也不像往日那样主动说话,问这问那;而是不管见谁,都板着面孔,没有一句话,看得出来他的心情是沉重的。

我们一行几部车子,组成一个不大的车队,出中南海西门,经长安街向八宝山开进。我和张耀祠坐在头车,主席的车在中间,后面是警卫们的面包车。

我们的车子在八宝山公墓小礼堂门前停下。门口冷冷清清,也没有像往日那样有首长在门外迎接。我忽然意识到,可能是通知晚了,有关方面还没有准备好,而主席已来到了。我顾不得主车到达,便与他们交代一句,迅速进入小礼堂,通知他们毛主席到了。

毛主席要参加追悼会,这一下子就突破了许多人为的无理限制,使追悼会的规格无形中提到了最高,这种情况是少有的。这样一来,有些政治局委员本想来而不方便来的,也有了顺理成章的理由。那几个本不打算来的,也不好不来了。还有陈老总生前的重要友人,像西哈努克亲王、宋庆龄副主席,原本就要来的,自然也让来了。上述组织工作做起来,还是颇费周折的。可是,当我到了接待室时,惊奇地发现,周恩来、宋庆龄、叶剑英、邓颖超、李先念、康克清等已经到达。他们中不少人是原计划出席名单之外的,这使我非常佩服总理办公室的工作效率和出色的组织能力。

我告诉总理:“主席来了。”总理看见我,似乎已明白了一切。他一面嘱咐人去找陈毅夫人张茜,一面带头出来迎接毛主席。毛主席与周恩来在礼堂前厅相遇了,两人亲切地握手,却没说什么话。周恩来领着毛主席来到先期到达的人们中间。毛主席与在座的宋庆龄、叶剑英、李先念、邓颖超等一一握手。主席与他们中的许多人很久没有见面了,这中间又经历了很多变故,所以有许多话要讲,大概又不知从何讲起。何况此时此地,并不是适宜谈话的场所。

“林彪是反对我的,陈毅是支持我的”

恰在这时,张茜来了。

图片 7

毛主席见了,就要上前迎接。张茜紧走几步,来到了主席的面前。“主席,你怎么也来了?”这是满脸泪痕、泣不成声的张茜见到主席的第一句话。

毛主席看着悲戚、哽咽的张茜,也潸然泪下。他亲切地拉着张茜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我也来悼念陈毅同志嘛。陈毅同志是一位好同志。”

此时此刻,张茜看到毛主席,很激动,也不知有多少话要向主席说。然而,她是顾大局识大体、严以律己的老革命了,她只是说:“陈毅有时不懂事,引得主席生气了。”

毛主席似乎已知道她的下文是什么,便急忙打断她的话说:“不能这么说,也不能全怪他。他是个好人,陈毅同志是立了功的,他为中国革命、世界革命做出了贡献,这已经做了结论嘛。”毛主席又说:“陈毅同志,他跟项英不同。新四军4000人在皖南被搞垮了,后来又发展到几万人,陈毅同志是执行中央路线的,他是能团结人的。要是林彪的阴谋得逞了,是要把我们这些……都搞掉的。”

这时,西哈努克亲王和夫人莫尼克公主也赶来参加陈毅追悼会,他们是这次活动中绝无仅有的外国人。毛主席与西哈努克亲王亲切交谈。毛主席庄重地告诉西哈努克:“今天向你通报一件事情,就是我那位亲密战友林彪坐一架飞机要跑到苏联去,但在温都尔汗摔死了。林彪是反对我的,陈毅是支持我的。”

西哈努克亲王面目紧张地望着毛主席,林彪出逃一事,我们还没有向国外公开发布消息--西哈努克亲王是得到毛主席亲口告知此消息的第一个外国人。毛主席接着说:“我就那么一个亲密战友,还要暗害我。阴谋暴露后,他自己叛逃摔死了。难道你们在座的人不是我的亲密战友吗?”

毛主席停了一会儿又说:“陈毅同我吵过架,但我们在几十年的相处中,一直合作得很好。”

这时,陈毅的几个孩子也被找来了。毛主席问了他们的名字,周恩来在一旁做了仔细介绍。主席说了许多勉励的话,大意是希望他们继承父亲的遗愿,好好学习,好好工作。

谈“二月逆流”,对老同志发出重新评价信号

毛主席在讲话中,还谈到了所谓“二月逆流”的问题。他说:“那是陈毅他们老同志对付林彪、陈伯达,对付王、关、戚的。”这无异是对在座的李先念等一批老同志在怀仁堂行为的一种肯定。而且在众人面前讲出来,本身就是对“二月逆流”的公开表态,事实上也是对那些被打倒的“靠边站”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老同志发出重新评价的信号。当然,这也是毛主席为人坦诚的一种写照。

主席又讲:“陈毅为中国与世界人民的友谊做出了很大贡献,为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做出了贡献,是有功劳的。”讲到这里,主席愤愤地说:“姚登山(曾任中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馆参赞、‘文革,中外交部造反派头目--编者注)夺了外交部的权20天,比陈毅当外交部长20年犯的错误还多。”

谈话结束时,张茜关切地说:“主席,您坐一下就回去吧。”毛主席说:“不,我也要参加追悼会。给我一个黑纱。”于是,他们把一块宽大的黑纱戴在了主席睡衣的袖子上。

追悼会开始了,周总理在陈毅的遗像前致悼词。悼词简述了陈毅一生的主要经历,高度评价了他为革命事业所做的重大贡献。并指出:陈毅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中国人民的忠诚战士。几十年来,他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在长期革命斗争中,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坚持战斗,努力工作,为人民服务。他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老战友、老同志,是我党、我军的一大损失。

毛主席站在队列前的正中,他高大的身躯微微前倾,轻轻颤动,静静地听着。我似乎能感觉出他的巨大悲痛。而且,在这悲痛之中甚至饱含着某种更深层的感情冲击。这时的我就站在主席身后不远的地方。我真担心啊,怕他经不起这种悲痛的打击。

周总理的悼词宣读完了。主席和大家一起,向陈毅的遗像和骨灰盒行鞠躬礼。

追悼会结束了。主席再次与张茜握手,并深情地嘱咐她节哀,希望她们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张茜和孩子们一起把主席送到车前。我打开车门,请主席上车。但他抬不起腿来,很吃力,小张和我们几个人把他搀扶上车。

从追悼会回来,主席很悲伤,几天没有休息好。接着就病了,而且病得很厉害,两次休克。

毛主席的身体,就是在这个时期垮下来的。从1951年1月到1977年共27年,我一直跟随毛主席,直到把他的遗体送至“毛主席纪念堂”。

陈毅去世前,叶剑英念出一句话他才闭眼

图片 8

陈毅与夫人张茜

陈毅,四川乐至人。1967年2月,陈毅对中央文革小组以及红卫兵的很多做法不满,他在大会上公开表态,遭到批斗。2月16日,作为“三老四帅”之一,陈毅在周恩来主持的中央碰头会上,与谭震林、叶剑英、李富春、李先念、徐向前、聂荣臻等一起对江青一伙煽动的“怀疑一切”、“打倒一切”提出强烈批评,同康生、张春桥等进行了面对面的斗争。之后,这场斗争被定性为“二月逆流”。

党的八届十二中全会后,陈毅被安排到南口机车车辆厂,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后因毛泽东保他,他被选为第九届中央委员、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根据中央关于战备的统一安排,1969年10月20日,陈毅和夫人张茜坐火车来到石家庄,被“软禁”了将近一年。1970年7月,陈毅感到腹部隐痛,并伴有腹泻,厂医开了止痛片,但不见效。上庐山参加九届二中全会后,陈毅提出到北京看病,没有被批准。他回到石家庄后,腹痛加重,血压升高,夫人张茜不得不给周恩来写信。

在周恩来关照下,陈毅回北京住院,又匆匆出院。直到1971年1月,因剧烈腹痛,陈毅再次入院,被诊断为亚急性阑尾炎。手术中发现是结肠癌,并有局部转移。经周恩来安排,陈毅转到北京日坛肿瘤医院,由院长吴桓兴亲自治疗。到4月下旬,陈毅的病情有所好转,每天可以看书,翻阅《参考资料》,也能在院子里散步。

图片 9

9月,由中央军委安排,陈毅从中南海搬到北新桥永康胡同7号。9月21日,听“九一三”事件的传达,以后连续几天参加中央召开的老干部座谈会。陈毅拿着自己在医院写的几行提纲,一口气讲了两个多小时。第二天又讲了一上午。刚讲完,一股鲜血从鼻孔冲出来,从此再也没有下床。11月6日,陈毅的病情突然恶化,不能进食,只能靠输液维持。11月下旬,陈毅住进北京日坛肿瘤医院。为解决进食问题,周恩来批准给陈毅做手术。术后病情略有好转,年底,陈毅又持续昏迷。

图片 10

1972年1月2日下午,李先念来看陈毅。陈毅费力地睁开眼睛,说谢谢你,老同志了,这天深夜,周恩来接到医生报告,陈毅神志非常清醒,似回光返照。周恩来立即从人民大会堂赶来与陈毅长谈。1月3日,陈毅陷入昏迷。1月4日下午,叶剑英刚离去,陈毅醒了,问叶帅来了没有,很快又昏迷过去。经医生抢救,恢复自主呼吸,认出守在床边的夫人和四个孩子。女儿姗姗握住爸爸的手,贴在爸爸嘴边,听他说“一直向前,战胜敌人”这是陈毅留给家人的最后遗言。1月6日16时20分,叶剑英闻讯赶来,泪流满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上面抄着毛泽东为“二月逆流”平反的一段话。张茜叫姗姗赶快念,姗姗说,爸爸如果你听得到,就闭一闭眼睛。陈毅立即闭了闭眼睛。叶剑英和张茜几乎同时让念第二遍。而这时陈毅的眼睛虽然还睁着,却没有反应了。1972年1月6日23时55分,陈毅逝世。

双目失明的刘伯承极为悲痛,被人搀到医院,人还没进门,哭声先冲进去了。刘伯承用手代眼,从陈毅的面部摸到胸部,不停地说,陈老总啊,我刘瞎子离不开你这根“拐杖”哟,在场者无不失声痛哭。

陈毅追悼会定于1月10日下午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而党和国家领导人逝世都是在劳动人民文化宫或市内的嘉兴寺,在八宝山举行中央领导人的追悼会,还是第一次。本来安排李德生主持追悼会,周恩来出席,叶剑英致600字的悼词。人员定在500人,政治局委员不一定出席。许多要求参加追悼会的民主人士包括宋庆龄等都被婉拒。

1月8日,毛泽东在陈毅追悼会的文件上画圈儿,将悼词中“有功有过”画掉。1月10日13时30分,毛泽东突然要调车,他连睡衣也没更换,穿上大衣就去八宝山参加陈毅的追悼会。

林彪这件糗事,陈毅守口如瓶半辈子:震惊国人

我现在说林彪曾经是个逃兵,这并不是因为林彪死无对证就乱讲他,这的确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事实。林彪曾说:“队伍不行了,与其当俘虏,不如穿便衣走,到上海另外去搞。”

图片 11

1971年“九一三”事件发生后不久,陈毅在病中接受了有关人员的采访,并披露了林彪历史上一 些鲜为人知的往事。他说:我完全赞成周总理提出的建议,要录音。

我上一次已经讲过一次,记录的同志把记录稿拿给我看了,记录大体上不错,但还是再讲一次更 准确。有些时间、地点,记得不那么清楚,人名也记得不清楚了。因为我这个四川腔,他们听也还是有点麻烦。我希望把记录保存着,作为一种档案,将来写军史、 党史可以作参考……

我现在说林彪曾经是个逃兵,这并不是因为林彪死无对证就乱讲他,这的确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事实。

图片 12

1927年南昌起义后,8月10日左右,周总理要我到七十三团当团指导员。那时候不叫党代表,也不叫政治委员,还是按国民党军队的编制,叫团指导员。临 走时,周总理对我讲:“这个团是我们党最早建立的一支武装,在北伐战争中有‘铁军’之称。

现在有2000多人,你要好好地去工作,不要嫌官小。” 我说:“什么小哩,你叫我当连指导员我都干,只要搞武装我就干。”

当时七十三团的 团长是黄浩声,叶挺的老部下,共产党员。参谋长是余增生,我们一起留法勤工俭学时的朋友。到团部那天,黄浩声和余增生都在,看到我来了就打招呼说:“你来 得正好,我们的政治工作正没人搞啊!”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刘伯承一举动引发全屋人失声痛哭

关键词:

上一篇:退伍老兵揭中印战争绝密内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