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外国军情 > 毛主席的马夫当上了副省长

原标题:毛主席的马夫当上了副省长

浏览次数:194 时间:2019-10-06

1950年,国庆节期间,在招待晚会上,就在前排首长就坐等待晚会开幕时,忽然,在纱幕上出现“小谢,请到前边来!”几个字。众人大惑不解,何意?一会儿,字幕上又出现“小谢者,马夫也!”。

这唱的是哪一出?出席招待会的贵宾们弄糊涂了。后来大家才知道,这位以贵宾相待的马夫,就是井岗山时期为毛主席养马、管马的黄达。毛主席点名让他坐前排看晚会。

图片 1

黄达,江西清江人。又名谢今古。年幼时家里贫穷,只身飘零。后来他不堪地主的虐待,去湖北武汉参加了卢德铭警卫团,秋收起义后,他跟着上了井冈山。

当时他只有十几岁,个子也不高,常哭鼻子,流口水,流哈喇子。大家笑话他,不太爱搭理他。毛主席见过他,特地交代:“这个孩子很可怜,没有衣服穿。”主席叫人给他送过衣服。

由于行军打仗,毛主席的脚受了伤,行走艰难,需要骑马。好不容易找到了匹小黄马后,又缺少个马夫。黄达为人忠厚、老实,领导就把黄达找来说:“黄达啊,毛委员身边少一位马夫,请你来当饲养员,喂马,怎么样?”

当黄达知道是给毛委员当马夫后,高兴的同意了:”这辈子,我能当上红军,为毛委员喂马,就很满足,该谢今谢古,谢天谢地了“。就这样,他来到了毛主席身边当起了马夫,专门管理主席骑的那匹小黄马。毛委员特地交代说:“把小黄同志也列入警卫班编制。”

黄达受到大家帮助后,总是感谢、感恩、感激,“谢”字不离口,“谢今谢古,谢天谢地啊!”。毛主席听后,风趣地说:“黄达啊,谢今谢古,谢天谢地,谢今古,这个名字不错,你干脆就叫谢今古好啦!”

黄达对工作勤勤恳恳、尽心尽职。1929年初,黄达入了党,后来参加打长沙、打吉安之战,立下战功后又被升为排长,再后来又成了毛主席警卫连的连长。

在毛主席的帮助和教育下,黄达进步很快。他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还入了红军大学学习。抗战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他也立下了不少功勋。建国后,黄达历任东北人民政府贸易部副部长、商业管理局局长、辽宁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等职。

当年的老战友开国上将陈士榘,有一次在开会时遇见黄达,陈士榘见他穿着体面,上下收拾得干净利索,他就和黄达开起了玩笑说:“老伙计,平起平坐了啊,现在当上副省长,省级长官了,鼻涕也干净了。哈哈……”黄达听后,摆摆手,笑道:“呵呵,还提那事哩,那是什么环境条件呀!”

黄达又动情地说:“要感谢毛主席!让穷人翻了身……当官我想都没想过。我不就是个马夫嘛,懂啥?还不是主席和党组织的培养教育,才晓得那些革命道理?……”开国上将陈士榘听后也深深地点头:“我们都是一样,都是党和毛主席的培养,感谢党,感谢毛主席!”XLW

1955年我军授衔时,共产生了1614位开国将帅,不要以为这个数量很多,其实在建国前牺牲的高级将领,比这个数字还要多,因此很多将军都说:“相比那些牺牲的人,我授什么衔,都无所谓。”

其实,除了牺牲的高级将领,还有一些人同样很可惜,比如今天要说的朱水秋。

图片 2

今天的人对这个名字可能都很陌生,其实他的身份一度非常显赫,曾担任中央军委警卫团团长,却因为一次意外事故,跟组织失去了联系,只得隐居乡间,当了农民。

朱水秋1910年生于湖南浏阳,从小跟着家人做竹篾匠糊口。1926年,叶挺独立团北伐到浏阳,朱水秋立刻报名,成为独立团补充连的三等兵。

在独立团,朱水秋受到叶挺的很大影响,后来参加了南昌起义,又跟着朱德上了井冈山。这个资历,在开国将帅中都属于比较早的。

遵义会议在中国家喻户晓,但很少有人知道,其实遵义城就是朱水秋打下来的。

1935年初,朱水秋抓到一队国民党兵,组成一排,让红军1营营长带着,全部穿上国民党军装,大摇大摆地进入了遵义城。红军就这样智取遵义城,但聂荣臻后来说:“即使智取不成,朱水秋也有能力强攻下来。”

1935年9月,红一方面军改编成陕甘支队,下辖3个纵队,每个纵队下又有若干个大队,朱水秋就是其中的一个大队长。这个“大队长”是什么级别呢?看看都有哪些人担任过大队长吧:杨得志、肖华、邓华、杨成武、赖传珠、李天佑、杨勇、王平、苏振华、陈赓、张爱萍……

以这个级别,朱水秋如果不出意外,1955年授衔也应该是上将。

1937年2月,中国工农红军前敌总指挥部警卫团扩编,朱水秋被委以重任,担任警卫团团长,负责保卫党中央和军委总部机关的安全。

这个工作的重要性不需要我多说,朱水秋能被任命为警卫团团长,足见毛主席、朱老总对他的信任和器重。

但可惜的是,世事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常,朱水秋本来前途无量,却阴差阳错,跟所有荣誉都擦肩而过。

因为朱水秋在长征时受过伤,当时医疗条件差,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经常旧伤发作。抗战爆发后,国共合作,经中央批准,朱水秋被安排去武汉协和医院治疗。

手术成功后,朱水秋本来想回八路军,但他的同乡、时任湘鄂赣特委负责人的罗梓铭,点名要朱水秋去特委帮忙,周恩来和叶剑英也都同意了。朱水秋本人也没意见,革命者嘛,哪里需要就去哪里,于是就担任了特委军事部部长,在湖南平江工作。

1939年6月,国民党反动派制造了平江惨案,罗梓铭等人全部牺牲,唯一幸免的就是朱水秋。当时信息不发达,中央以为朱水秋也牺牲了,还专门悼念过他。直到解放后,还有很多人写文章时,都会提到“牺牲”的朱水秋将军。

朱水秋的级别高,又曾担任过警卫团团长,国民党不惜成本也要抓他。朱水秋只好改名换姓,隐居在湖南的山水之间,过起了与世隔绝的农民生活。

直到1949年7月,湖南浏阳解放后,组织听说朱水秋还活着,立刻发动人力寻找朱水秋,结果在浏阳一个偏僻的山村,发现了正扛着潲水桶的农民朱水秋。

按政策,组织恢复了朱水秋的团级干部待遇,被安排到浏阳县武装部当副部长。此时的朱水秋,其实才只有39岁,正是大展宏图的好时候,但多年与世隔绝的农民生活,已经让他失去了斗志,甘心做一个普通人。

1955年授衔后,他的很多平级战友都被授予上将军衔,很多人都替他鸣不平,说当年要不是罗梓铭强留你,你现在也是上将了。

但朱水秋很平淡地说:“至少我还活着,多少战友都牺牲了。现在的生活,我很满意。”1994年8月,84岁的朱水秋逝世,那些传奇与平淡,都已烟消云散。

在上个世纪30年代,陈昌浩的名字绝对如雷贯耳,1931年红四方面军成立后,徐向前任总指挥,陈昌浩就是他的搭档,任总政委,当时年仅25岁,是最年轻的方面军总政委。

身为总政委的陈昌浩,还做过一件绝对牛X的事:1931年12月,红四方面军缴获了一架国民党军的飞机,陈昌浩亲自押着这个俘虏的飞行员,带着手枪和手榴弹,飞到了黄安城,向敌军阵地撒传单、扔炸弹。

图片 3

这件事震惊了整个红四方面军,所有人都对这个25岁的文质彬彬的总政委竖起了大拇指。直到50多年后,徐向前提起这件事,仍然赞不绝口。

1935年6月,红四方面军与红一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会师,陈昌浩被任命为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政委,继续位居高位。不过,因张国焘阴谋分裂红军,红四方面军又独自南下,与红一方面军分道扬镳,陈昌浩与张国焘亦师亦友,自然选择了跟随张国焘。

至于传得沸沸扬扬的张国焘与陈昌浩的“密电”事件,后来陈昌浩断然否认,成了一桩公案,这里就不讨论了。

陈昌浩这个人少年得志,聪明绝顶,很容易相信一些“左”倾的观点,比如客栈前几天的那篇文章,许世友被灭掉一个团的败绩,就是因为陈昌浩不顾实际情况所造成的后果。

1936年11月,中央军委决定组成西路军,西渡黄河,打通与新疆的道路。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主席即为陈昌浩,副主席为徐向前。

图片 4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西路军遭遇了红军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惨败,西路军将近2.2万人,最后只剩下了几百人,连陈昌浩和徐向前,也是靠一路乞讨才回到了延安。

回到延安后,陈昌浩自知责任重大,写了一篇数万字的《关于西路军失败的报告》,承担了西路军失败的全部责任。张国焘晚年时还回忆说,当陈昌浩回到延安时,整个人都邋里邋遢,像一个真正的乞丐,一见到他,立刻把身子缩了起来,羞愧得不敢看他。

1939年夏天,陈昌浩经组织批准,跟着周恩来、邓颖超等人一起去了苏联治病。当飞机经过新疆乌鲁木齐的时候,周恩来和陈昌浩去了当年西路军剩下的兵营,见到当年的老部下们,陈昌浩泪流满面,一直在向他们鞠躬、道歉。周恩来劝不住他,只好早早结束了乌鲁木齐的活动。

在苏联,陈昌浩一边养病,一边做翻译工作,先后出版了译著《近代世界革命史》《共产党和共产主义》。

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爆发后,陈昌浩积极要求入伍,跟苏联士兵一起冲在最前线。战争结束后,陈昌浩被安排到苏联外国文学和民族文化出版局,继续从事翻译工作。

抗战胜利后,陈昌浩给中央写了好几封信,请求回国。但当时正是如火如荼的解放战争时期,陈昌浩的信如石沉大海。直到1952年,陈昌浩才终于等来了消息,重新回到了祖国。

回国那天,刘少奇亲自去机场接他。陈昌浩百感交集,又留下了眼泪。

几天后,徐向前做东,邀请陈昌浩和当年红四方面军的老战友们一起聚会,给陈昌浩接风洗尘。面对当年的老部下们,陈昌浩再一次泪流满面,不停地道歉,让老部下们也都心酸地留下了眼泪。

陈昌浩在国内的妻子叫张琴秋,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女革命家,红四方面军成立后,她就是政治部主任,建国后,又担任纺织工业部副部长,是新中国第一位女部长。

陈昌浩在苏联时又娶了一位妻子,时隔十几年后再次见到张琴秋,陈昌浩握着她的手,连声说:“琴秋,你受苦了!我对不起你呀!”

1962年5月,陈昌浩回到湖北老家,再一次见到了当年红四方面军的老部下们,陈昌浩又再一次向他们道歉。可以说,陈昌浩的后半生,一直都在道歉。

1967年7月30日,陈昌浩受不了折磨,吞下安眠药自杀,终年61岁。

1980年8月20日,徐向前元帅亲自主持了陈昌浩的追悼会,悼词中写道:“陈昌浩同志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无产阶级战士,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忠于党忠于人民的一生。”

1983年,国家主席李先念在《关于西路军历史上几个问题的说明》中写道:“西路军执行的任务是中央决定的。西路军自始至终都在中革军委领导之下,重要军事行动也是中革军委指示或经中革军委同意的。因此,西路军的问题同1935年9月擅自命令四方面军南下的问题性质不同。”

至此,陈昌浩也该瞑目了。

西路军兵败后陈昌浩销声匿迹的真相

二万五千里长征胜利结束后,有一位重量级的人物似乎销声匿迹,退出了政治舞台,他就是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的高级将领,红四方面军的总政委,西渡黄河时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主席的陈昌浩。

陈昌浩生于1906年,卒于1967年,他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位真正称得上是大起大落的人物。他1930年11月从苏联回国后,历任中共鄂豫皖中央分局委员兼共青团中央鄂豫皖分局书记、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政治委员、第四方面军政治委员。

1932年10月,参与指挥红四方面军主力由鄂豫皖苏区向西转移。后任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第四方面军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参与创建川陕苏区,同徐向前等指挥反“三路围攻”、反“六路围攻”。

1934年1月在中共六届五中全会上增选为候补中央委员,同年被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1935年5月参加长征。第一方面军与第四方面军会师后,兼任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政治委员。1936年11月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主席。同年12月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1937年3月西路军西渡黄河兵败河西走廊。

一位曾经是陈昌浩警卫团士兵的现役将军,当提及令他敬畏的“首长”陈昌浩时,满怀深情地说:“他是我们的恩师和带路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曾经统率千军万马驰骋沙场、立下赫赫战功的红军主帅,自西路军兵败后,就被迫退出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舞台。

多少后人要问:“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多少当年四方面军的老战友、老部下,以后在中国政治舞台上叱咤风云的人物都纷纷现身说法,为他们的老上级,老首长做一个历史证人,给后人一个合情合理的交待,还历史本来面目。

1935年,毛泽东、朱德等率领第一方面军与四方面军的张国焘、陈昌浩会合。当时中央红军经过长征,仅剩下1万多人,到达陕北后仅剩下约8000人,而第四方面军尚有8万之众,且武器精良,装备整齐。

当时张国焘与毛泽东的分歧与斗争加剧。毛泽东要求张国焘率部“北上”,而张国焘则意欲“挥师南下”。

张国涛曾拍发了一份密电给陈昌浩,指示陈昌浩劝毛泽东与其一并南下,“如他们不听劝告,应监视其行动。若坚持北进,则应开展党内斗争,彻底解决之”。这份电报流露出的“杀机”是显而易见的。

当时的“左路军”参谋长叶剑英,截获此 “密电”后,立即连夜策马飞奔,前往毛泽东驻地密报。毛泽东大惊失色,当夜即率“党中央”及部队秘密“北上”,迅速撤离“险境”,这就是党内传闻的所谓“密电事件”。

毛泽东曾称赞叶剑英每逢大事不糊涂,指的就是这件事。毛泽东与陈昌浩的嫌隙,恐怕盖出于此。为陈昌浩日后不得复出埋下伏笔。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毛主席的马夫当上了副省长

关键词:

上一篇:设计师还是个囚犯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