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外国军情 > 当众勒令汤恩伯下跪

原标题:当众勒令汤恩伯下跪

浏览次数:117 时间:2019-10-06

1947年,汤恩伯奉命率军对山东解放区进行重点进攻,其第一兵团的主力——张灵甫的整编74师前进到沂蒙山区的坦埠附近,其他部队没有及时跟进,结果,整编74师在孟良崮高地,被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全歼。蒋介石的爱将张灵甫亦被击毙。

消息传到南京。蒋介石极为震怒。蒋介石竟当着众将领的面,勒令对孟良崮惨败负有责任的汤恩伯跪下,举起手杖就打,致使汤恩伯满头是血。

图片 1

孟良崮战役的胜利,有两个人没有想到

毛泽东主席说,孟良崮战役的胜利,有两个人没想到,一个是蒋介石,一个是我毛泽东。

这场战役的辉煌战果,创造了我军在敌重兵密集并进的态势下,从敌战线中央割歼其进攻主力的范例,打击了在华东地区国民党军最强大的进攻力量和最精锐的部队,使华东野战军变被动为主动,从而牢牢掌握了战场主动权。

孟良崮战役中,华东野战军六纵作为粟裕司令员留在鲁南的一支奇兵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整个战役完成合围的关键时刻,六纵抢占了沂蒙公路上的重镇垛庄,及时切断了整编七十四师的唯一退路,实现了对整编七十四师的合围,迫使敌人退守孟良崮固守待援。我父亲时任六纵特务团副团长、代理团长,担负了指挥部队主攻整编七十四师指挥部的光荣任务。这次战斗经历在他几十年的戎马生涯中,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记。

图片 2

带你回溯70年前真实的孟良崮战役

1989年8月8日《解放军报》第4版曾刊发父亲的文章《关于张灵甫之死的历史真相》,介绍了基本史实。

这里,我把父亲生前的相关回忆整理成文,与广大网友分享。

上级调动特务团突击整编七十四师指挥所,战斗已进入最关键时刻

1947年5月16日,我华东野战军5个纵队,遵照陈首长命令,于下午2时再次对敌整编七十四师发起总攻击。我当时是第六纵队特务团副团长,率领我团一营参加了总攻孟良崮的围歼战斗。

图片 3

特务团是纵队的直属部队,人员精干、战斗力强,装备精良、弹药充足。特务团由于其自身的特点,战时总是配置在纵队指挥部的周围,担任警戒、侦察、机动等重要任务。此时,调动特务团突击整编七十四师指挥所,说明战斗已进入最关键的时刻。

从下午开始,一纵、四纵、六纵、八纵、九纵将孟良崮围得像铁桶一样,520、540高地已相继被我军占领,部队全力向600高地攻击前进。高地周围的枪炮声震耳欲聋,响成一片。

皮定均副司令员说:我在这里会一直看你打到山顶,并用炮火支援你

1947年5月16日下午2时左右,我接到电话到达纵队指挥部,给我下达任务命令的是纵队副司令员皮定均。我俩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了战场地形和进攻路线,皮司令详细部署了进攻方案:首先占领崮顶西侧半山腰的小山包,以此为依托站稳脚跟,然后部队向上分批次进攻,打开登顶的突破点,并不惜一切代价,尽快打到崮顶,攻占敌指挥部、活捉敌师长张灵甫。皮司令还说,我在这里会一直看你打到山顶,并用炮火支援你。

图片 4

我接到命令后,立刻带领我团一营向孟良崮急速推进,并以猛烈的火力扫清外围的敌人防线。经过几次激烈争夺,一营攻占了半山腰的小山包,将我的临时指挥所设在山包上。以此为依托,我立即召集营连指挥员观察地形,布置进攻方案,迅速向各连下达攻击命令。

我团攻击的路线坡度相对陡峭。按照我的部署,一营三个连呈品字队形,以三连为刀尖;三连又排成品字形,以一个排为刀尖。战士们利用地形岩石为掩护,跳跃式前进。敌方防御区域较宽,又居高临下,形成交叉火力。我主攻方向两翼受到敌火力压制,每前进一步都有许多战士倒下。

关键时刻,纵队皮定均副司令员组织的炮火支援起到了关键作用,一发发炮弹准确砸向敌火力点,有的打到敌火力点上方,滚落的石块掩埋了敌人的机枪射击口,我部趁势艰难地向前推进。

快接近山顶时,突然,一股敌人黑压压地从山顶冲了下来,我知道这是敌人的反冲锋,最后的反扑,力图将我攻击部队压下去。我命令原已集中起来担任火力掩护的全团轻重机枪密集向敌扫射,经过反复拼杀,双方搅在了一起,展开激烈的肉搏战。终于将这股敌人歼灭,活捉了敌整编七十四师参谋长魏振钺。

洞内有国民党士兵喊叫:“你们不要打了,张师长已经被你们打死了。”

图片 5

我军乘胜向孟良崮崮顶北侧山洞敌整编七十四师指挥所前进。张灵甫又组织残部千余人,在崮顶利用洞穴、石岩、山缝固守顽抗。我军发挥火力,勇猛冲杀,白刃格斗,迅速全歼了洞外之敌。

我团三连攻占了敌整编七十四师指挥所的洞口。张灵甫命其卫士队长率20余人从洞内冲出,意图向我们实施反冲击,行动当即被我军粉碎。我追问被我击伤的敌卫士队长洞内情况,他说:“张灵甫师长在洞内。”我叫战士们喊话,命令敌人投降。后见洞内无动静,我即命令部队用轻机关枪、冲锋枪及手榴弹,向洞内猛烈射击。过一会儿,听得洞内有国民党士兵喊叫:“你们不要打了,张师长已经被你们打死了。”我下达停止射击命令后,瞬间出现了短暂的寂静。为防止敌人诈降,身经百战的战士们高声大喊:“举起双手,从里面出来!”片刻,用枪挑着白衬衣的敌电台报务员便闪现在眼前,十几名战士立即冲进山洞,只见洞内敌人尸体横七竖八,血污满地。我问被俘虏的敌报话机台长:“哪个是张灵甫?”他战战兢兢地指着被击毙的师长张灵甫。张灵甫的尸体倒在洞内报话机旁,手里拿着报话机话筒,尸体还是热的,头部是被我冲锋枪弹击中而毙命的。被我俘虏的敌报话机台长说:“几分钟前,张师长还向蒋委员长呼喊求救,蒋委员长要他再坚持3个钟头。通完话还不到3分钟,张师长就被你们打死了。”至此,敌整编七十四师指挥所被我团胜利攻克。

我军将张灵甫尸体埋在山东省沂水县野猪旺村村后的山岗上,并在坟前竖一木牌,上写“张灵甫之墓”

图片 6

被俘的敌七十四师参谋长魏振钺被押送到我第六纵队司令部,他对纵队首长说:“俘虏我的那个部队已经活捉了张灵甫。”纵队首长立即派作战参谋陈亮同志到我团俘虏中查找张灵甫。我当即向他说明张灵甫在战斗中被我击毙时的情况,并把从张灵甫身上搜查出来的证件(胸章:中将师长张灵甫)、手枪、望远镜、照片等,一并交给陈亮同志带回。

后来,纵队首长又让被俘的该师辎重团团长黄政、五十八旅一七二团团长雷励群、张灵甫的侍从秘书张光第等人辨认尸体,这具尸体的后脑被枪弹炸烂,血与脑浆均已干涸,他们都确认是张灵甫。在上级查明张灵甫确已被击毙后,我团奉命将张灵甫的尸体用担架抬着随部队转移。两天后,将其埋在山东省沂水县野猪旺村村后的山岗上,并在坟前竖一木牌,上写“张灵甫之墓”。当时,新华社曾发布新闻,望其家属到该处收尸。

所谓张灵甫“自杀说”,不过是国民党的一种宣传手段

对于张灵甫之死,国共双方一开始就有不同的声音。战役结束后第二天,南京的国民党中央电台就广播说,张灵甫“舍身成仁,自杀身亡”。在国民党《第一兵团蒙阴东南地区战役详报》中,对张灵甫的“自戕”也有具体描述。蒋介石还声称“张灵甫精忠报国,舍身成仁,堪为党国英魂之典范”。

图片 7

国民党对张灵甫的“自杀说”显然没有亲历者的佐证,是仅凭张灵甫在最后通话中有过兵败自杀的表示而杜撰出来的。这是当时国民党的一种宣传手段,目的在于利用张灵甫的所谓“临难不苟之正气,见危授命之精神”,驱使国民党军官兵在战争中继续为其卖命。

然而,近些年来我们的一些报刊、杂志、网络,杜撰出不少违反事实真相的版本。这些不实之词,看似探究历史真相,实为篡改历史事实,抹黑了我军光荣形象,扰乱视听,贻误后人。

今天,重新回顾父亲给我们讲述的攻占国民党整编七十四师指挥所、击毙张灵甫的战斗经历,不仅是对父辈最好的缅怀和纪念,也从亲历者的角度还原历史的真实记忆,澄清关于张灵甫死亡的各种传闻,让张灵甫之死的各种流言不再甚嚣尘上。

(作者系海军医学研究所原副所长、总工程师;何凤山将军相关图片由作者提供)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当众勒令汤恩伯下跪

关键词:

上一篇:毛泽东评中印边境之战

下一篇:他是民国最无耻军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