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外国军情 > 1984年毛泽东之女李讷

原标题:1984年毛泽东之女李讷

浏览次数:68 时间:2019-10-06

李讷,毛泽东和江青的女儿,毛主席生前没有回到韶山老家去看看,李讷终于在1984年和丈夫踏上这片令千万人神往的故土,但是她为何不敢亮出自己的身份和姓名呢?

图片 1

1961年,正在患病中的李讷曾跟父亲说:“爸爸,要去韶山看看。”父亲见病中的李讷有些虚弱,没有同意,说你病好了再说吧。

此后李讷从北京大学毕业了,接着就发生了那场运动。李讷也不可避免的卷了进去。或者是因为有毛泽东这样的父亲,或者因为有江青这样的母亲,李讷登上了《解放军报》总编、北京市委书记的位置。后来,毛泽东又安排她去江西五七干校锻炼,不久与徐宁结婚,育有一子,一年后离婚。

1976年,毛泽东已久卧病榻,但他决计要回家,他甚至表示,如果有人不同意他回去,他的尸体也要送回去……考虑到毛泽东的情绪和身体状况,中央只能一方面劝毛泽东安心养病,另一方面也作好护送毛泽东回韶山颐养天年的准备。李讷觉得机会又来了,决心要陪父亲回韶山,好好看看家乡。

1976年7月,毛泽东的专机“子爵号”曾多次在“北京—长沙”、“长沙—北京”之间反复试飞,为病重的毛泽东回湖南掌握飞行数据。

图片 2

1976年9月8日,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打来电话,以严肃的口吻对韶山滴水洞负责人说:“请你们准备一下,我将在明天来滴水洞检查工作。中央安排毛主席于9月15日回韶山,准备在滴水洞宾馆调养一段时间。

因此,希望你们以充分扎实的准备迎接主席的到来……”可是,深夜,24小时值守的专线电话又响了,话筒那边传来一种压抑了的声音:“张平化书记明天不再来了。”在滴水洞的人们还未十分清楚这个电话的意思时,第二天下午4点,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世界发布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毛泽东主席逝世了!”毛泽东最终没有能在他的有生之年再一次回到韶山,回到1959年、1966年、1976年多次说过要回来的这个“家”。

图片 3

李讷陪父亲回韶山,好好看看家乡的愿望,也再一次没有实现。

父亲去世后,李讷从巅峰滑至谷底,她又与第一任丈夫离婚,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失去了往日的欢乐与自由。

1984年,经历了太多的大红大紫,太多的世态炎凉,已经44岁的李讷,在父亲的卫士长李银桥夫妇的关心下,李讷和王景清结婚。婚后,她想到父亲、想到韶山,想到自己这么些年来,特别是父亲在世时没有来韶山,深深后悔了。

她一直在寻找着来韶山的机会。

1984年8月12日,年鉴44岁的李讷,终于和丈夫一起踏上这片令千万人神往的故土……

李讷所走的路,就是二十五年前父亲回乡时所走的路。

风从耳边吹过,她能感觉到,这是曾经吹过父亲脸颊的风;溪从脚下流过,那粼粼的波光,也能折现出当年父亲的身影……

李讷沉默地注视着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

这次到韶山,李讷心里一直有着一个沉重的负担。

她不敢一个人来,也不敢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和姓名。

为了这,她去云南怒江军分区,接回了刚办好了离休手续的丈夫王景清。 王景清是怒江军分区参谋长。

在韶山管理局的接待名单里,就只有王景清参谋长作为参观者的名字。

图片 4

王景清出现在韶山故居的土路上,大家将他簇拥在中间,陪着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参观。

李讷远远地拉在后面,心在与这一片土地对话,也似在与亲人诉说。在参观毛泽东少年时代劳动的一些家具时,李讷手摸着父亲儿时用过的家什,内心里涌动着一种难言以状的情绪。为了不让其他的人注意到她情感的变化,她再一次将自己拉远了与参观人群的距离。

李讷抚摸着旧时父亲的劳动用品,似乎能感受到依稀残留的余温,内心百感交集。

她的行为,让韶山管理局的几位陪同参观的负责人感到有些奇怪,不知道王参谋长为何还带来了一个穿着很土的中年妇女。

在从堂屋里穿过,进入牛栏房时,李讷靠在门框上,情感难以自持,王景清将其看在眼里,他想去扶扶她,但是,昨晚她的嘱咐是那么的坚决。王景清放弃了,只是埋头跟着陪同的人群往后山晒谷坪方向走。

一行人上了晒谷坪。

晒谷坪下,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这是毛泽东同志小时候劳动的地方”。

李讷也看到了这块牌子,这块曾经多次出现在她梦中的田地与标牌。

李讷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她的内心翻江倒海般,涌动着对父亲的怀念,泪水像山涧溪流的水,奔涌而出。一声压抑的哭声,重重地从胸腔里喷了出来。她一下跪在那块父亲曾经劳动过的田埂上,一双手向泥里挖去,挖去,并深深地插在泥土里!

她的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人们不知道这个沉闷地饮泣着的中年妇女是谁。

图片 5

王景清立即冲出了人群,跪下来,扶着李讷。他那军人的大手,殷殷地为她擦去泪水。

王景清觉得再也不能隐瞒什么了。他扶着李讷,向韶山管理局的领导人解释说:“这是李讷,是毛主席的小女儿李讷!”

李讷?毛主席的幺女儿李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当惊呆了的人们仔细打量时,这才看清楚了这位酷似毛泽东的女人是谁。

李讷已经擦干了泪水,她怔怔地望着父亲劳动过的土地,父亲小时候爬过的远山,心里不知什么滋味,酸甜苦辣痛,什么都有。

韶山管理局的负责人责怪李讷:“你怎么不告诉我们一声啊?你这是为什么啊?”

王景清言语不多,想说些什么,没有说出来。

还是李讷说出了自己的忧虑:“我是江青的女儿,我母亲做了很多让人愤恨的事,所以,我怕……”

一位领导含着泪说:“不错,你是江青的女儿,但是你更是毛泽东——毛主席的女儿啊?你回到了韶山,这里不就是你的家吗?”

闻听此言,乡亲们泪水涟涟,所有的人都心事重重地却尽情地哭了……

图片 6

一位当地的妇女像是呆了,手中提着的猪草篮子掉在地下,泪水在脸上漫流着,谁也不认识她……

呵,历史啊,政见啊,你要怎样地去捉弄生活中的人们?!

远处的韶峰,似乎见证了这一幕的沉默,脚下的土地,这块曾经是一代伟人儿时劳作过的土地,同样见证和记载了世纪沉浮后的辛酸!

李讷回来了!

李讷回韶山来了!

毛泽东的小女儿李讷回家来了!!!

韶山的亲友们,韶山的老乡们,韶山的老人、少年、穷农户、富商家,所有的人,都奔走相告,就像当年毛主席回韶山来了一样,人们在传递着李讷回来了的消息!

人们把手伸过来,李讷也把手伸过去,一双双的手,一声声的呼喊,好像离别了几个世纪,几千年。是对谁的怀念,谁都心里清楚,但是,那是1984年啊。1984年的季候,乍暖还寒啊!

李讷眼里还噙着泪水,但这泪水已经不再酸涩、不再苦楚。她没有想到,从来没有来过的韶山,从来也没有见过的乡亲,把她当成了女儿,当成了亲人。

江青是四人帮成员,她去世后,曾有遗嘱,死后骨灰要葬回老家诸城,可是女儿李讷为何不同意,执意要将骨灰葬在北京呢?

图片 7

毛泽东与李讷

我所认识的李讷

向:从你发表的文章里,看你和李讷很有一些交往。

阎:是的。李讷是江青和毛泽东的女儿,比我小三岁。我们都是大学毕业,我学的是哲学,她学的是历史,有共同语言,当时关于“文革”的观点也比较一致,所以谈话投机,常在一起聊天。有一次,我和李讷两人在离“文革小组”会议室不远的一间房子里聊天,江青和陈伯达来了,江青说:“你们两个出去,我们有事儿说。”我们只好出去了。有一天晚上,李讷很晚还没回到钓鱼台,江青很急,怕出事,我和王广宇(中央文革小组办公室工作人员)开车到处去找她。

向:你和李讷聊天一般谈些什么?

阎:因为我给江青办信,信中谈到江青的一些情况(当然不包括骂江青的),我有时也跟李讷说说。有一次,一封信中寄来一张江青30年代的照片,我拿给李讷看,她脱口即说:“漂亮的小妈妈!”在李讷看来,妈妈比她长得漂亮。这也是事实。从形体和相貌看,李讷七分像毛泽东,三分像江青。

图片 8

向:李讷喜欢父亲,还是喜欢江青?

阎:她跟我说过:“别人是严父慈母,我可是严母慈父;我不怕爸爸,有时却怕妈妈。”我想,李讷说的是实话。

向:你对李讷印象怎样?

阎:总的来说,我对李讷的印象是比较好的,觉得她朴素、大方,一点也没有高干子弟那种骄横气。

向:我知道李讷是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的。“文革”开始后她在哪里工作?

阎:在中央文革小组办公室。我们就是在这里认识的。她和当时北京的造反派接触很多,很多情况毛泽东都是从她那里听到的。北京地质学院的“东方红”说她是毛泽东的联络员有道理。关于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及其头头朱成昭的情况,我也是从她那里知道的。

向:李讷当时跟谁住在一起?

阎:她当时在钓鱼台跟江青住在一起,中南海丰泽园也有她的住室。

图片 9

向:我在书中曾看到,说毛泽东的子女是不和父母一起吃饭的。

阎:是的,他的子女都是吃大食堂,在中南海、在钓鱼台都一样。江青偶尔叫李讷一起吃顿饭,李讷高兴极了,忙跑来告诉我们:“今天妈妈留我吃饭了!”李讷到大食堂吃饭不方便,一般是警卫战士帮她从食堂带回来。江青也常嘱咐我们:“给李讷带好饭啊。”

向:李讷是何时去《解放军报》的?

阎:李讷后来从中央文革小组办公室调到《解放军报》工作。1967年1月,李讷和几个青年一起造反,打倒了《解放军报》总编辑胡痴,当年夏天又打倒了党委书记赵易亚,她成了《解放军报》负责人。有一天,李讷很高兴地跟我说,林彪接见了她,很鼓励她,支持她。她说:“我跟林副主席讲,自己对办好《解放军报》没信心。林副主席十分认真地跟我说:你现在都二十七岁了,一个军报的担子还担不起来?你知道吗?我二十五岁在中央苏区就是军团长了,到延安,二十七岁当了军政大学的校长。干事情要有信心,我相信你能干好!”

向:据说你在李讷主持的《解放军报》曾发表过一篇批判刘少奇的大文章,是吗?

阎:那是江青要我写的。有一天江青对我说:“你是写文章的,你也可以写一篇嘛!”我说太忙,没时间。江青说:“抽点时间写嘛!”江青给我这个任务,当时感到是对我的信任,于是下决心写一篇,也好在江青面前表现表现。我那篇文章的标题为《资产阶级的战略与策略》,江青看后要我送陈伯达和姚文元修改,改后交《解放军报》发表。送给陈伯达,他说不看了。姚文元看了,并做了修改,把标题改为《资产阶级反革命的战略与策略》。这篇文章在1967年11月13日的《解放军报》发表后,空军司令员吴法宪还一再表示感谢我对军报的支持。

图片 10

向:你要感谢李讷发表你文章呢。

阎:其实江青要我写的,哪里都可以发表。

向:你当江青秘书以后,是否和李讷联系更多了?

阎:反正,我们有什么话都可以直接说。我甚至觉得,之所以选我做江青的秘书,李讷恐怕也起了些作用,因为她一直很关心给江青选秘书的事。后来听说,1966年冬的一天,在中央文革小组办公室里,她对另一位拟作江青秘书的王某提问,从家庭出身、工作经历以及爱人的家庭情况,都问得很详细。办公室的一位同事笑着问她:“肖力(当时叫她“肖力”的比较多)干什么?你对我们老王审干哪?”

向:你后来遭到江青的迫害,怎么不叫李讷帮着说说话?

阎:一点机会都没有。从江青要我向杨银禄移交文件,到宣布对我“例行一下手续”,不到一天的时间,我根本没有见到李讷。

图片 11

向:李讷这一生也不容易。

阎:李讷1970年和中央办公厅部分人员一起下放到江西进贤县“五七”干校劳动。这时,李讷和一位姓徐的年轻人建立了恋爱关系。那时候李讷的堂姐毛远志、堂姐夫曹全夫都在这所“五七”干校,曹全夫是干校的党委书记,立即向毛泽东汇报了此事。毛泽东尊重女儿的选择,赠送了一套马恩全集作为结婚纪念品。

一年后,李讷生育一子。不久,李讷和徐又离婚了,独自回到北京。1974至1975年,李讷先后任北京平谷县委书记和北京市委副书记。1976年10月,抓了“四人帮”,李讷工作就挂起来了,直到1986年,才重新分配到书记处研究室工作,后来又到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工作。

向:李讷的第二次婚姻是什么时候?

阎:是1984年初吧。这是在李银桥夫妇的热心撮合下,李讷才和王景清结合的。王景清是李银桥在中央警卫团的老战友,陕北神木县人,比李讷大十几岁。王景清在延安警卫团时,见过小时候的李讷。1980年代初,王景清在云南怒江军分区任参谋长,后调入北京卫戍区第二干休所离休。

向:你是哪一年重新与李讷有联系的?

阎:1990年代吧。李讷现在住北京万寿路甲15号大院,我们仍保持着来往,逢年过节我还去看看她。90年代的一个春节我去看她,几句寒暄后,她向王景清介绍说:“他是给母亲做过秘书的人。”王景清接着说:“你吃苦了!”看来王景清也知道我坐牢的事情。

图片 12

向:往事如烟。90年代以来,你和李讷见面是否谈到过毛泽东和江青?

阎:没谈过,也不好谈,可印象中有两次涉及到毛泽东和江青。

一次是1994年我到宁夏为《求是》杂志组稿,遇到李讷的两个系友(在北大历史系比李讷低一届),是一对夫妇,男的叫陈育宁,在自治区党委工作,女的在宁夏人民出版社工作。他们要我转告李讷,请她写点东西,比如毛泽东怎样培养教育她等等。

回京后,我用电话向李讷转达了这个意见。她说不写。她还说:现在很多书和文章都是胡编乱造。沉默是最好的回答。

向:第二次是什么时候?

阎:第二次是1996年。我到山东诸城,见到诸城市委书记,他跟我说:“诸城有‘四大家族’,一是孔老二的女婿家(公冶长,孔子侄女婿),二是毛泽东的丈人家,三是康生的姥娘家,四是李清照的婆家……诸城是李讷的姥姥家,她应该到这里来看看嘛。”他要我转告李讷,她有什么困难诸城可以帮助;她需要车,诸城可以给她配。他还特别说到江青骨灰保存的事,说江青骨灰还在李讷的家里,这不好嘛。

据说江青有个遗嘱,死后骨灰要葬回老家诸城。市委书记说:“我们可以接受。我们诸城有个凤凰公墓,李讷可以在这里修墓、立碑。她如果同意,人已经死了,也不必通过中央办公厅了,我们去个车拉就行了。”回到北京,我把诸城市委的好意和建议,也用电话转告了李讷。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1984年毛泽东之女李讷

关键词:

上一篇:太无耻了

下一篇:深度分析中印边界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