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外国军情 > 林彪只说了一个字

原标题:林彪只说了一个字

浏览次数:109 时间:2019-10-06

上甘岭战役,王近山向林彪请教该如何打,林彪只说了一个字“熬”!一语中的。

图片 1

王近山是刘伯承、邓小平、徐向前倚重的战将。他在战争年代7次负伤,其中4次重伤。王近山的“烧铺草”精神全军闻名,毛泽东曾称赞:“这个’王疯子‘,疯得有水平呢。”

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任志愿军三兵团副司令员、代司令员,指挥15军和12军进行了上甘岭战役。战前,他向林彪讨教上甘岭战役如何打,林彪只说了一个字:“熬”。王近山要求部队不急不躁,依托坑道坚守,集中炮火消灭表面阵地的敌人,量敌用兵,坚守坑道与反击配合,大小反击结合,以小兵群灵活作战为主,同时组织了强大的后勤保障,赢得了关键性行胜利。王近山两次获朝鲜一级自由独立勋章。

回国后,历任山东军区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公安部副部长。王近山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不幸的是,王近山的家庭出现破裂,王将军陷入与他大学生妻妹的感情纠葛,组织上也是百般做工作。但王天生“牛”性,妻子又和他“针尖对锋芒”,因此无济于事,后来影响太大只能让他去农场。他的夫人向组织上告了状,王近山向组织上打了离婚报告。上级反复批评教育,他说:我王近山好马不吃回头草,我认了,你组织爱咋办就咋办!结果王近山被撤职,降为副军级,开除党籍,1964年调往河南西华县黄泛区农场担任副场长。他家的小保姆黄振荣自愿跟他而去,后来成为他的夫人。

图片 2

农场的一位知青回忆道:王近山剑眉高扬,刮得净的下巴泛着青光,没有帽徽的军帽戴得端端正正,旧军装上没有领章,但风衣扣仍是几十年如一日地系得紧紧的,胸脯挺得高高地,衣服上面毛主席的头像和“为人民服务”的像章闪烁金光。他房子里除了正面墙上一张毛主席像外,四壁皆空,没有任何装修和装饰,房后接了间厨房,由将军湖北老家的亲弟弟任炊事员。里间一张农场木匠自制的大木床和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上面吊着一只带罩的25瓦灯泡,床对面用砖头垫起两只大木箱和一个皮箱,这就是将军当时的全部家当,还有一个从北京带来听新闻的进口收音机。

农场几次放映电影《上甘岭》,他因看不下去而退场,说“哪有这么容易”。九大期间,许世友向毛泽东进言:我们现在要准备打仗,有几个人有战功,也有错误,能否起用?毛泽东问是谁,许世友答:王近山、周志坚。毛泽东说:“王疯子”呵,我知道,可以。毛泽东又问:放虎归山,谁敢要?许世友连忙说:我们要!

图片 3

1969年7月,王近山回南京,27军军长尤太忠,60军军长吴世宏,南京军区装甲兵司令员肖永银到车站迎候。1970年9月,王近山复出,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分管作战和战备工作。1972年,美国恢复对越南北方的大规模轰炸,王近山对越南战争进行了研究,对其结局做出了科学预测。同年,他筹备召开了军区四级参谋长会议。

丁盛调任南京军区司令员后,认为“南京军区批林批孔全国倒数第一”,“军区机关前一阶段运动搞得差,盖子还没有揭开,迷信还没有打破,路线还没有分清,颠倒的历史还没有颠倒过来”,丁盛还攻击了许世友。在一次会议上,丁盛指责司令部机关“死水一潭”,王近山当即反问:你看应该怎么办?丁盛无言以对。会上有人发言批判许世友,王近山宣布散会。有一次一位领导在会议上讲了一些违心的话,王近山不满意地说:“我们共产党人不能人云亦云,更不能看风使舵”。那位领导问他“你在讲谁?”王近山一拍桌子:“我说的就是你!”,个性刚烈可见一斑。在南京军区,聂凤智是副司令员,后任司令员,聂过去是王近山部下,但王近山经常到聂凤智那里请示报告工作。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萧永银过去是他手下的旅长,但王近山从不越权处理问题。

王近山患癌症,邓小平指示:王近山同志的病要想尽一切办法抢救。

图片 4

王近山1978年去世,终年63岁。临终前昏迷时问:“敌人打到哪里了?我们谁在那里?”“他娘的,老子不信打不死你!”。他是听着专门为他播放的军号去世的。王近山去世后,刘伯承躺在病榻上,老泪长流,叨念着他的名字!邓小平说:王近山有很大的战功,他的后事一定要办好。悼词我要看。

他亲自审阅了悼词,增加了“一员有名的战将”一句,并将其职务改为南京军区顾问。次日中央军委补发通知,任命已去世的王近山为南京军区顾问。1992年,邓小平为纪念军事科学院出版的纪念王近山的文集题写书名:“一代战将”。他对“王疯子”的诠释是:那不叫疯,那叫革命的英雄主义!刘伯承说:一人投命,足惧万夫。狭路相逢勇者胜,没有点疯劲,没有不怕死的精神是不行的。XLW

王近山,因为与小姨子恋爱被一撸到底,那么在革除军职,开除党籍的日子里,王近山是如何度过的呢?

图片 5

将军被撸掉军职和开除党籍后

2008年7月10日下午,采访车停在武昌凤凰山万源昌小区门口,就见一个身材壮实的汉子站在那里,微笑着与我们打招呼。我心里还纳闷,王近山的侄儿怎么还这么年轻?当我向他求证年龄时,他说自己年满六旬了。我夸他真年轻,他大笑着打了打自己厚实的胸膛说:“没办法,谁让王家的‘种’好呢?”我们一起笑了。

王斌的家是一套错层房,宽敞而洁净。为招待我们,王斌端茶倒水切西瓜,忙得不亦乐乎,然后才搬出一大堆关于王近山的照片和传记,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图片 6

王近山兄弟三个,老大是王近山,老二叫王连山,一生未婚无孩,一直跟着王近山南来北往。老三叫王迏山,育有三个孩子,王斌就是王迏山的长子,他称王近山的前妻韩岫岩为大姆,称王近山的第二个妻子黄振荣为大妈。小时的王斌太可爱了,三岁起就被大伯大姆带在身边,让他与堂哥堂姐们快乐地生活在一起。说到这里,王斌叹了一口气,说86岁的大姆韩岫岩2007年去世了,不知她与大伯在黄泉相见时,彼此是否还有怨恨,彼此会不会坐下来握个手?但他又摇着头说:“不太可能。当年‘一撸到底’,对大伯的伤害太大了。”

没有了军职,王近山还不太在乎,可是连党籍、军籍也都开掉了,真使他心里感到一片冰凉。他负气地收拾东西准备去河南,没想到组织上要他将收藏了几十年的枪支也交出来。原来,韩岫岩抱着蛮蛮找到王近山的上级,说这场“离婚风波”让王近山的情绪很不稳,家里又有这么多枪,万一他想不开而自杀就出大事了。组织上一听,马上就去了王家。王近山有一间屋子,专门陈放各类枪支,这是他戎马倥偬大半生的至爱,其中不少手枪都有特殊纪念意义,既有日军指挥官的,也有国民党高级将领的。可以说,每支枪背后都有一场传奇的战斗。闲时,王近山总爱走进枪屋,把每支枪都擦拭一下,或者扣几下扳机,回忆一下当年战场上的味道。而王斌和堂哥堂姐们,总爱跑进王近山的枪屋,每人拿一把手枪,一边做出闪展腾挪的样子,一边对射。王近山发现后,不但不制止,反而赞许地点头。

图片 7

现在,组织上要其全部上交,说要陈放到军博馆里去,王近山万分不舍。最后,他恳求组织上给他留下一支作纪念,却遭到了组织上的坚决拒绝,说你没有军职了,留枪干什么?王近山怕惹来别的“帽子”,只好含泪全部上交了。但他自此对发妻韩岫岩恨得咬牙切齿,如果不是她向组织反映“离婚家事”,自己怎会落得如此下场?他曾愤愤地说,自己在战场上所向披靡,那么多军队都未能打倒他,却被自己的老婆打倒了。于是,他铁了心与韩岫岩分道扬镳,发誓跟她老死不相往来。后来果真做到了,将军的倔强脾气可见一斑。

心跳坚持10天,“争”来军区正职葬礼

王近山重回军队后,前妻与后妻一直不相往来,但前妻的子女经常到父亲这边来。同父异母的孩子在一块,有时可能会起点纷争,而王斌却能两边讨好,多次充当灭火队员,是两边关系的润滑剂。所以,他既得大姆韩岫岩的宠爱,又得大妈黄振荣的扶助,更加深得王近山喜爱。有一次,王斌吃了两个苹果,谁知疼得满地打滚。大姆韩岫岩抱着他,满北京城找医生给他治疗,一时也没能有效缓解病痛,大姆心疼的泪水落到王斌脸上,像妈妈的泪水那样滚烫。而大妈黄振荣,更是将王斌当亲儿子养。每当王斌从部队探亲归来,黄振荣都会亲自下厨,在那么艰难的岁月中,她总会设法弄点猪肉和鸡蛋给侄儿吃。

图片 8

王斌透露,王近山临终时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医生称,1978年5月1日,除了心脏还在跳动外,将军全身的其他器官都衰竭了,而且这颗心脏一刻也不停地跳,似乎是心有不甘,在等待着什么。鉴于王近山的病情回天无力,南京军区开始拟定悼词,但不好下笔,再三斟酌后,定了一个悼词初稿。很快,初稿送到了中央军委,军委主席邓小平仔细审读悼词后,字斟句酌,最后,在悼词中最重要的地方添了一句,改了一笔。添的一句是:“一员有名的战将”;改的一笔是:“副参谋长”改为“顾问”。王近山的心脏从5月1日跳到5月10日时,中央军委补发任命通知,任命南京军区副参谋长王近山为南京军区顾问,丧事按大军区领导待遇办理,王近山的心脏这才正式永久休息了。

王斌感叹地一笑:“就是心脏这10天不屈跳动,为王近山争来了一个大军区的正职葬礼。大伯在天有灵,当是十分欣慰。”

图片 9

逝人两眼一闭,就将全世界都撂下了,可活着的人就会受到巨大煎熬。前夫病逝时,大姆韩岫岩不方便参加葬礼,只能默默在家垂泪,那一刻的心情想必没有一个合适的词去形容。王斌说,大姆好多天都没吃下什么东西,毕竟,她与将军共同育有一大群孩子,在最患难的时候同甘共苦过。如果没有后来的“离婚风波”,王近山的晚年就会是另一个样子了。至于大姆是否后悔当初的“举报”,后人谁也不敢去问,这成了永久的谜。大姆去逝前,留下一句意味深长地话:“好了,我要去见好朋友了。”谁是她的好朋友呢?

故居门前那棵通灵性的枫桕树

王近山辞世的1978年,湖北省红安县许家田的故居门前也发生奇变,那棵高大参天、数人合抱的枫桕树居然死了。正是夏季,枯黄的叶子落了一地,整棵树除了干枝,全都光秃秃的。全村乡亲围着那棵树哭了,说,难道树亦有情,将军走了你也跟着走么?王斌的父亲王迏山更是哭得不行,这棵树是他当年拿命保下来的。大炼钢铁时,全村的树大部分都砍光了,王迏山时刻警惕着家门口的这棵枫桕树遭遇不测。有一次,他外出办事,忽觉眼皮乱跳,便心神不宁地赶回家,发现一帮人正在锯树,锯齿已啃进了大树的三分之一深。王迏山大吼一声,死命地扑上前,一脚踢断了锯子,然后抱住大树的创口,声色俱厉地说:“谁要想锯掉这棵树,就先锯我!”那帮人被震住了,这才罢休。好在这棵大树生命力极强,又活了下来,只是当年锯割的地方,在自行愈合创口时,长得有些变形。

图片 10

1979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在南海边画了一个圈,这棵去年随将军逝世而“逝世”的枫桕树居然又绿阴苍翠,遮天蔽日。四乡八村的乡亲扶老携幼而来,争睹这一奇观。有乡亲含泪说,树通人性,去年将军走了,大树也跟着默哀去了;今年,大树化身将军的英灵,高高地守望着故土,并望着当年出村的那条路——那是走向光明的希望之路。

王近山故居的多次修缮,但都只是小修小补。因红安县经济并不发达,维修力度有限,王近山的后人多次出钱,使故居不至于倒塌。这让王斌颇多感慨。

王斌拿出一幅长方形的彩色板画像,正中是王近山将军身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将服,虎威腾腾。王斌很欣赏这张画,想请人放大,然后放到老家祖屋里供着。他沉吟了一下,说,王近山不该就这么被人忘记。

图片 11

“韩略村大捷”居然是大姆挑起来的

当谈到王近山抗日中最有名的韩略村战斗时,王斌早年曾多次问过大伯,那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场战斗。因为这场战斗经过岁月演义后,都有些失去原形了。王近山露出一脸可爱的坏笑,偷偷地说:“这场大捷是你大姆挑起来的啊。”王斌更糊涂了。原来,当年,王近山带着一千多名化装成老百姓的军队,当然也带着家属韩岫岩和孩子,穿过重重封锁,到达了离日军前敌指挥所驻地临汾很近的洪洞县韩略村时,部队停下来休整。这时,韩岫岩带着孩子却走失了,情报说日军马上要来,部队需要隐蔽起来。就在大家焦急万分时,王近山干脆地说,咱们与日军打一仗吧,我老婆一听到枪炮响,就知道我在哪,马上就会找到我。手下人一听,目瞪口呆。于是王近山不顾陈赓“不准与敌人过多纠缠”的叮嘱,迅速布置队伍,占领有利地形,将耀武扬威的“日本战地观战团”消灭了,举世震惊。“王疯子”的名字叫得更响了。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条,韩岫岩听到枪炮后,果然带着孩子找到了丈夫。

2002年,全国都在热播《激情燃烧的岁月》,剧中的石光荣也被称为“石疯子”,这让王近山的后人有些不爽,他们认为我军只有一个“王疯子”,便与剧组交涉了一下。结果,制片人连夜赶赴王家道歉,此事就不了了之。

图片 12

上下级,战友情

王斌很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大伯开着吉普车,带着五六个孩子一起到颐和园去玩,远远地,大伯的眼睛就瞪直了。只见颐和园的大门前,有个穿着一身白衣的长者,个子较矮,又特别胖,须眉尽白,拄着拐杖,正在那里远眺静思。大伯开着车,猛地停到颐和园大门旁,然后跳下车就往那个长者奔去。长者见了王近山,先是一愣,接着很惊奇地“咦”了一声,王近山还了一声“呀”。两人一阵惊呼,像唱京剧似的叫着,接着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然后热烈拥抱,久久不愿松开。等再松开时,两人脸上都满是激动的泪花。分手时,二人又拥抱了一下,老头儿才走。

孩子们很好奇地问王近山,刚才那个白衣服伯伯是谁啊。王近山大声地说:“你们真是有眼不识泰山,那是陈赓大将,青史要留名的啊!”王近山一直是陈赓手下的爱将,两人感情巨铁。

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王斌说,那么多战功卓着的英雄豪杰,还是奈何不了岁月的侵蚀,一个个羽化升天了,留下是非功过,听任后人评说。

王斌透露,大妈黄振荣身体还很康健,今年76岁了。王家后人一直想将王近山的骨灰迁葬到红安县烈士陵园,无奈陵园确实没有地方了。其他的地方,王家后人又不愿意,估计王近山就一直安睡八宝山了。

王近山,一代猛将,却英雄难过美人关,他看上了自己的小姨子,并且爱美人不要江山,被中央一撸到底。1974年年初,王近山渐感身体不适,又大吐血,住进医院。前妻韩岫岩想去探望,没想到王近山警卫却说:他说过到死也不愿再见到你,你去是不是想让他早点死?

电视剧《亮剑》中主人公李云龙的原型,是原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王近山。这个在战场上被称为“王疯子”的中将,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15岁参加红军,20岁就成为师长;他无数次血洒疆场,手残腿瘸还带兵入朝。然而,这个闯过无数生死关的将军,却未能闯过情爱关,一颗着名将星从此陨落———

图片 13

朝鲜战争结束后,王近山回到祖国。他先任山东军区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后被任命为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公安部副部长。1955年,刚刚不惑之年,他又被授予中将军衔。谁知偏偏这春风得意之时,王近山却要与结婚十多年的结发妻子韩岫岩离婚。

1937年12月,王近山在神头岭一战中身负重伤,住进了129师医院。韩岫岩是医院的护士,长得很漂亮。她叔叔原本是当地有名的郎中,抗战爆发后,韩家12口人全部“入伍”,参加了八路军,为129师医院驮来许多医疗器械和药品,被称为“半个医院”。

图片 14

这样的光荣背景,加上“院花”之誉,使韩岫岩在医院很有名气。在王近山住院时,院长特地派她护理。一同住院的陈锡联一看男才女貌,于是暗中牵线搭桥,一年后王近山与韩岫岩就结婚了。婚后,虽聚少离多,但他们生了8个儿女,应该说夫妻两人是有感情的。

新中国成立后,刘邓大军进军大西南剿匪。王近山率3兵团驻扎在重庆,经常应邀给大学生做报告。当时他才34岁,年轻英俊,又是兵团司令员,他的风采把一个漂亮的女大学生迷住了。这位女大学生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妻妹———韩岫岩的嫡亲二妹。

图片 15

此时,韩岫岩已是海军医院副院长,得知第三者竟是自己的亲妹妹,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1963年,夫妻俩一场争吵后,韩岫岩一气之下向组织报告,请求组织解决丈夫的“作风问题”。投诉信几经上递,转到了副主席刘少奇手里,他派人来做王近山的思想工作。王近山一听妻子把自己的“作风问题”告到了党中央,像只被激怒的雄狮,疯劲一来,反向组织打离婚报告,要和韩岫岩离婚。组织上找他谈话,他却回答:“我王近山好马不吃回头草,离婚我铁定了,你组织上爱咋办就咋办!”

结果,离婚案惊动了毛泽东,又亲自批示刘少奇处理此事。几天后,中央组织部处分下来:撤销王近山大军区副司令员职务;行政降为副军级(军衔从中将降为大校);开除党籍,调往河南某农场改造。

图片 16

党中央对王近山一撸到底,这大大出乎了人们的意料。原来信誓旦旦的妻妹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终于背弃了“爱情”,一夜之间无影无踪了。

就要离京了,保姆小黄帮王近山打点行装。别看她20岁,没多少文化,但她聪明,家里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看见首长那些天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根根白发爬上了他的头,一个谈笑风生的人陡然间变得郁郁寡欢。有一天她实在忍不住了,就鼓足勇气说:“首长,就你一个人走啊?”王近山冷冷地说:“我参加革命就光棍汉一条,现在无官一身轻,我一个人有什么不好?”小黄说:“看你现在身体这样,我怕你吃不消。我的意思是,你需要我,我就跟你去。”

王近山平静地说:“我是个犯了错误的人,你跟着我干什么?和我一起去当农民吗?”小黄真诚地说:“首长,你能吃苦,我怕什么?只要你不嫌弃,你走到哪儿我跟到哪儿。”王近山感动了,带上了她,一起到了河南农场。10月,这两个相差20岁的人在河南结了婚。

一晃4年过去了,在黄泛区农场,王近山的心不时飞回他魂牵梦萦的部队,他分别给毛泽东、许世友写了信。不久,中央军委发布命令,王近山调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

图片 17

1974年年初,王近山渐感身体不适,到了11月,又大吐血,不得不住进医院。医生打开腹腔检查,结果是胃癌。远在北京的韩岫岩听到王近山患癌症的消息,脸“唰”地白了。对于落魄的王近山,这些年她内心颇有些悔意。她的弟弟号称“一把刀”,是外科主任,她想如果让弟弟亲自主刀,或许可以挽救他的性命。

韩岫岩买了大包小包的补品想去趟南京,看王近山一眼。她拿起电话,接通了王近山的一位老警卫员,含含糊糊表达了自己的心愿。谁知,这位对老首长忠心耿耿的警卫员,至今不能原谅她,一听她要去南京,很不客气地说:他说过到死也不愿再见到你,你去是不是想让他早点死?韩岫岩木然撂下了电话,无语凝咽。

1978年5月10日,王近山因病医治无效在南京逝世,终年63岁。

图片 18

2008年7月10日下午,采访车停在武昌凤凰山万源昌小区门口,就见一个身材壮实的汉子站在那里,微笑着与我们打招呼。

我心里还纳闷,王近山的侄儿怎么还这么年轻?当我向他求证年龄时,他说自己年满六旬了。我夸他真年轻,他大笑着打了打自己厚实的胸膛说:“没办法,谁让王家的‘种’好呢?”我们一起笑了。

王斌的家是一套错层房,宽敞而洁净。为招待我们,王斌端茶倒水切西瓜,忙得不亦乐乎,然后才搬出一大堆关于王近山的照片和传记,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图片 19

王近山兄弟三个,老大是王近山,老二叫王连山,一生未婚无孩,一直跟着王近山南来北往。老三叫王迏山,育有三个孩子,王斌就是王迏山的长子,他称王近山的前妻韩岫岩为大姆,称王近山的第二个妻子黄振荣为大妈。

小时的王斌太可爱了,三岁起就被大伯大姆带在身边,让他与堂哥堂姐们快乐地生活在一起。说到这里,王斌叹了一口气,说86岁的大姆韩岫岩2007年去世了,不知她与大伯在黄泉相见时,彼此是否还有怨恨,彼此会不会坐下来握个手?但他又摇着头说:“不太可能。当年‘一撸到底’,对大伯的伤害太大了。”

没有了军职,王近山还不太在乎,可是连党籍、军籍也都开掉了,真使他心里感到一片冰凉。他负气地收拾东西准备去河南,没想到组织上要他将收藏了几十年的枪支也交出来。原来,韩岫岩抱着蛮蛮找到王近山的上级,说这场“离婚风波”让王近山的情绪很不稳,家里又有这么多枪,万一他想不开而自杀就出大事了。

组织上一听,马上就去了王家。王近山有一间屋子,专门陈放各类枪支,这是他戎马倥偬大半生的至爱,其中不少手枪都有特殊纪念意义,既有日军指挥官的,也有国民党高级将领的。

可以说,每支枪背后都有一场传奇的战斗。闲时,王近山总爱走进枪屋,把每支枪都擦拭一下,或者扣几下扳机,回忆一下当年战场上的味道。而王斌和堂哥堂姐们,总爱跑进王近山的枪屋,每人拿一把手枪,一边做出闪展腾挪的样子,一边对射。王近山发现后,不但不制止,反而赞许地点头。

图片 20

现在,组织上要其全部上交,说要陈放到军博馆里去,王近山万分不舍。

最后,他恳求组织上给他留下一支作纪念,却遭到了组织上的坚决拒绝,说你没有军职了,留枪干什么?王近山怕惹来别的“帽子”,只好含泪全部上交了。

但他自此对发妻韩岫岩恨得咬牙切齿,如果不是她向组织反映“离婚家事”,自己怎会落得如此下场?他曾愤愤地说,自己在战场上所向披靡,那么多军队都未能打倒他,却被自己的老婆打倒了。于是,他铁了心与韩岫岩分道扬镳,发誓跟她老死不相往来。后来果真做到了,将军的倔强脾气可见一斑。

心跳坚持10天,“争”来军区正职葬礼

王近山重回军队后,前妻与后妻一直不相往来,但前妻的子女经常到父亲这边来。同父异母的孩子在一块,有时可能会起点纷争,而王斌却能两边讨好,多次充当灭火队员,是两边关系的润滑剂。所以,他既得大姆韩岫岩的宠爱,又得大妈黄振荣的扶助,更加深得王近山喜爱。

有一次,王斌吃了两个苹果,谁知疼得满地打滚。大姆韩岫岩抱着他,满北京城找医生给他治疗,一时也没能有效缓解病痛,大姆心疼的泪水落到王斌脸上,像妈妈的泪水那样滚烫。而大妈黄振荣,更是将王斌当亲儿子养。

每当王斌从部队探亲归来,黄振荣都会亲自下厨,在那么艰难的岁月中,她总会设法弄点猪肉和鸡蛋给侄儿吃。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林彪只说了一个字

关键词:

上一篇:毛泽东任新疆省主席

下一篇:日本女战俘中村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