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外国军情 > 彭老总怒斥梁兴初

原标题:彭老总怒斥梁兴初

浏览次数:165 时间:2019-10-06

1950年11月13日,志愿军司令部在大榆洞召开第一次党委会,各军军长参加会议,主题是总结第1次战役和部署第2次战役。时任作战处副处长的杨迪后来对这次会议作了回忆:

图片 1

因为第1次战役旗开得胜,将敌人打退到清川江以南去了,来参加会议的各军军长都很高兴。

第38军军长梁兴初见到我即笑嘻嘻地问:"杨迪,你准备了狗肉没有?我很想吃朝鲜的狗肉。"

杨迪说:"梁军长,朝鲜的洞里都被美军飞机炸毁了,我到哪儿去找狗呀。根据现在很困难的条件,我尽所能只准备了猪肉、牛肉罐头。"

梁兴初军长说:"弄不到狗肉,那猪肉、牛肉也行,是不是还可以炒盘鸡蛋?"

杨迪说:"梁军长,你尽出难题,我要管理处尽量想办法让你们几位军长大人吃好一些。"

图片 2

其他几位军长在一旁对梁兴初说:"老梁,你看这荒无人烟的矿洞,你要杨迪到哪儿去给找狗肉吃,不要难为他了,这不是在国内,是在国外呀!"大家都哈哈大笑。

邓华、洪学智副司令员走来,对各位军长说:"你们不要太高兴了,给你们打个招呼,这几天彭总情绪不太好,我们大家都要小心点,要有准备挨批评的思想准备。"各位军长听后伸了一下舌头,都不说话了,跟随邓华进入彭总的办公室。看到彭总表情很严肃,大家的心情也就变得沉静了。

会议开始时,彭总说:"今天开志愿军第一次党委会,主要是研讨作战问题,先请邓华同志发言,总结第一次战役的经验教训,然后将我们研究的第二次战役的决心与部署,向大家讲讲,大家讨论讨论下次战役这样打,行不行。"

首先,邓华总结第一次战役的经验教训,当讲到第38军向熙川进攻时,因误信后退的朝鲜人民军个别战士说熙川有一个美军黑人团而犹豫了,没有按原计划发起进攻。这时彭总打断了邓华的讲话。

图片 3

彭总很生气地说:"梁兴初!"梁军长一听是叫他,一下站起来答:"到!"

彭总对梁兴初说:"你坐下,我问你,你是怎么指挥的?打熙川时,我们通报你们熙川只有敌伪军1个营,你们却来电报说熙川有1个美军黑人团,推迟了攻击时间,使敌人跑掉了。由于你们对敌情判断的错误,致使延误了时间,又由于你们行动迟缓,使球场的伪军2个团跑掉了。更重要的是没有能够迅速及时地插到价川、军隅里,完成战役迂回、截断敌人后路的任务。"

这时彭总越说越生气,站了起来,来回走着,声音也大了,指着梁兴初说:"你们38军还是主力军,被1个美军黑人团吓住了,使这次战役关键的一着,没有起到关键的作用,你们是什么主力军?"

梁兴初军长在东北野战军历来听到的都是表扬,从来没有挨过上级首长的批评,更没有当着这么多军长的面挨过批评,而且是毫不留情地非常严厉的批评。若依梁兴初的脾气,早就跳起来顶嘴了,甚至退出会场。但是,这是彭总的批评,是解放军副总司令,他早就知道彭总的威严,他既不敢跳起来顶嘴,更不敢退出会场。我看他坐在那儿脸红脖子粗,将头低得没法再低了。

图片 4

"梁兴初,都说你是打铁出身的虎将,鸟,鼠将!"彭德怀痛骂着没有切断敌军后路的梁兴初。

梁兴初来开会时见彭德怀不与其握手便心知糟糕,但万万没有想到彭德怀骂起人来这么厉害!在上司和同僚面前,彭德怀竟一点面子都没有给他留。他的双腿不由得颤抖起来,眼睛盯着裤脚不敢抬头。这个从来都只得到表扬的名将又羞又怕,满身大汗淋漓,两只大门牙支在下唇上打哆嗦,臊得恨不能一头钻到地下。没想到彭德怀却还是不依不挠:"39军在云山打美国人打得好,40军在温井打韩国人也打得好,42军在东线也打得漂亮。只有你38军,我让你往熙川插,你为什么不插进去?啊,为什么不插?1个黑人团就把你们吓尿了?38军是主力?主力个鸟!"

图片 5

连腮帮子都被骂得发抖的梁兴初再也忍不住了。骂梁兴初可以,骂38军不行,这是一支多么光荣的部队!军人的荣誉感使梁兴初不由自主地低声迸出一句:"不要骂嘛……"

声音虽低,此刻鸦雀无声的会场却人人都听清了梁兴初这一句顶嘴,邓华心想完了,这下彭总可要发大火了,还敢顶嘴!果然治军极严的彭德怀雷霆大怒!

"不要骂,老子就要骂!"

啪,彭德怀一掌狠狠击在桌面上,笑傲沙场的众将个个噤若寒蝉。

"你打得不好,我彭德怀就要骂你梁兴初的娘!我彭德怀要打得不好,你梁兴初可以骂彭德怀的娘!"

彭德怀不是虚言。他对部下严格,对自己更严格。陕北战场西府大败后,他曾在干部总结会上当众扯掉自己的军帽痛骂自己:"彭德怀呀彭德怀,你这个狗娘养的把马列主义学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样一个人是有资格骂人的。他继续恶狠狠地盯着不敢抬头的梁兴初:

"你延误军机按律当斩!骂你的娘算是客气!老子别的本事没有,斩马谡的本事还是有的!"

梁兴初再也不敢吭声了。

梁兴初,江西吉安人,生于1913年,1930年参加红军,由班长、排长、连长、营长而升任团长,抗战时任过新四军独立旅旅长,解放战争时,由师长而升任纵队司令员,后任第4野战军第38军军长。

图片 6

梁兴初军长虽然没有跳起来、跑走,但他很窝火,这是他有生以来为了打仗而受到的第一次严厉的批评。散会后,邓华、洪学智副司令去安慰劝解梁兴初。

洪学智副司令拍着梁兴初的肩膀说:"老梁,你要冷静下来,正确理解彭总的批评,不要窝火,下次打好仗,打个大胜仗向彭总报喜。"

梁兴初说:"彭总不完全了解情况,38军不是孬种,我梁兴初也从来没有在战场上被敌人吓住过。"

邓华副司令诚恳地说:"老梁,可不要有这么大的火气,你一定要冷静冷静,彭老总的脾气大家都知道,38军是彭总带起来的嘛,他很了解38军,也很了解你的,因此对你们要求也就特别严一些,批评也就重一些,你应该理解。彭总批评是批评,但对38军仍是很信任、很器重的,现在诱敌深入的正面阻击战,还是由你们来担任,下次战役从敌人翼侧迂回到敌人后方去,截断敌退路的主要任务,又是关键的任务,还是交给你们38军去执行去完成嘛。"

在邓华、洪学智两位首长的劝说下,梁兴初逐渐冷静下来了。

梁兴初说:"邓副司令、洪副司令,我梁兴初的脾气你们都了解,我从来没有为打仗挨过这样严厉的批评,的确是很难受、很窝火。但请你们放心,现在彭总令我诱敌深入,我一定要把美军诱进来,下次战役我们一定打出38军的威风来,给彭总看看他亲自带起来的38军是不是主力,我梁兴初是不是胆小鬼。"

38军是继42军之后从集安渡过鸭绿江的。按"志司"原指示,将作为战役预备队,在江界集训3个月,等候改换装备再投入作战。但是一入朝,情况就变了。"志司"命令38军迅速集结到熙川地区,然而当时只有军先遣队和先头部队337团以及派去熙川文明洞帮助朝鲜人民军抢救武器装备的338团到了前川以南,靠近了熙川,其余主力部队都在以每夜23里的速度在路上爬,白天又无法行军,唉,真是急死人哪!

午夜时分,军指挥部到达江界以北的十字路口稍事休息,梁兴初命电台报务员与各师联络。但也许是因为各师在行军途中,电台无法沟通联络。恰在这时,"志司"的命令来了,一位译电员将一纸电报交给梁兴初。梁兴初拧亮手电筒匆匆读罢电报,又交给政委刘西元和副军长江拥辉等阅看。

"志司"电报告知:西线伪6师一部已占领熙川;伪8师已占领宁远;伪1师及伪7师一部已占宁边龙、山洞地区。而我各军除40军进至北镇以东、云山以北接近预定占领地区外,其余各军距预定占领区尚远。命令38军配属40军125师迅速集结熙川以北地区,准备歼灭伪8师(该师即将由宁远地区进至熙川)于熙川及其以北地区——

图片 7

作战命令下来了,这是38军入朝第一仗,一定要打好!

梁兴初当即和几个军的领导同志商议,决定以113师担任主攻;112师迂回到熙川以东包抄敌人,断其退路;114师为预备队。

恰巧,这时电台要通了112师师部,梁兴初便让参谋人员草拟命令,给该师发报,让该师迅速集结熙川以东,听候命令向熙川之敌发起攻击。但113师还是联络不上,情况又十分紧急,梁兴初当即决定命一个参谋坐他的吉普车去113师传达命令。

那位年轻的参谋受命后,带着一个联络员上了路。夜色中,吉普车全速前进。中间几次遭到敌机轰炸,吉普车左躲右闪,被山岩撞得遍体鳞伤不成样子,但是,命令传达到了。第二天,当这位参谋乘着这辆"千锤百炼"过的吉普车,回到军部向梁兴初复命时,他高兴地拍着那个年轻参谋的肩膀说:"好样的!"

一切顺利,命令下达了,部队会奉命急进到预定地区,只等"志司"令下,便向熙川发起攻击,猝不及防的伪军能经得住4野王牌军的猛攻吗?梁兴初心里还是乐观的。38军一向是4野的主力,现在到了朝鲜,一定得露一手,要旗开得胜!

不料,就在这时,司令部送来112师发来的一封电报——这个偶然出现的事情,竞致使攻击熙川的作战计划受到了影响。

112师司令部渡过鸭绿江,进至满浦后,遇到了从前线撤下来的人民军的1个师,友军相见,分外亲热,又遇到了原来在112师打过仗后又回到朝鲜的老战友,便设宴招待了朝鲜人民军的同志。开饭前,先请人民军一位同志介绍敌军情况,那位同志以前在112师当过兵,参加过天津战役,讲起话来也随便——到了老部队嘛,便着实把美军飞机的厉害渲染了一番,何况他讲话又不用翻译,大家都听得明明白白:

"……哎呀,美军的飞机太厉害啦,你们可得提防着点!飞机一来,黑压压一片跟老鸦一样,飞得那个低,贴着地皮儿,带起的风能刮你一个跟头!飞机上的机关炮跟长了眼似的,跟着人跑,你藏到哪儿,炮弹追到哪儿!你们来了飞机没有?哎呀,没飞机可够呛——不敢白天露面呀……""司政后"机关的同志听到这些情况,一个个傻了眼——美帝不是纸老虎吗?这飞机可不是纸叠的呀?听着和美军打过仗的战友介绍,他们一个个张大了嘴直发愣。

师长杨大易一看不妙,再这么讲下去,要影响部队的士气了,于是开口道:

"好啦,今天讲到这儿吧,你歇歇吧……"

"饭菜都好了,先吃饭吧,等一凉就不好上口啦!"师长客气地找了个理由。

吃饭的时候,师长向人民军的同志介绍说,他们师受命向熙川地区集结。

"熙川让敌人占啦!"——又是那位介绍敌军情况的好心的战友。

"敌人?什么人?"师长问。

"黑人。"对方答道。

"黑人?有多少人?"

"千把人吧……"对方漫不经心地答道。

也不知是这位战友搞错了遇见黑人的地点,还是夜间遇到敌人没辨清肤色,抑或是有意无意地吓唬一下新来参战的志愿军,总之,他说的情况引起了112师的重视:不是讲熙川守军是南朝鲜伪军吗?怎么跑出来个美国黑人团?

于是,112师一封急电发到军司令部:"据朝鲜人民军的情报:熙川有个美国黑人团。"

梁兴初接到112师的电报后大为惊讶:黑人团?还是朝鲜人民军的情报?莫非"志司"的情报不准?打美军黑人团可得慎重,他们的装备好,火力强,恐怕我们不宜轻举妄动。干脆,将此情况上报"志司"。于是,一封同样内容的电报又从38军军部飞到了志愿军司令部。

10月25日上午10点多钟,大榆洞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室里气氛十分紧张。阳光从敞开的门扉里射进,在门口地面上形成一个斜方形的光区,一缕缕的烟雾在阳光中飘浮,木板房里飘着一股辛辣的烟草气味儿。木板房里光线较暗,彭德怀面对着壁上悬起的一幅作战地图,紧蹙眉头。邓华等人或抽烟,或看电文,神情也很焦虑。

"38军现在到了什么地方?"彭德怀看着地图,头也不回地问。

"先头部队113师已到前川,军直在江界,主力112师刚由满浦南下。"解方参谋长答道。

"怎么38军像个小脚女人走不动路?"彭德怀气恼地说,"给我支烟抽抽,邓华。"

彭德怀平时很少抽烟,一见向他要烟抽,邓华知道彭德怀已经很焦虑了。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递给彭德怀,一边为他点上烟,一边说:

"38军在42军之后渡江,时间当然后推了,很有可能后勤方面的汽车保障了42军,所以42军到东线黄草岭、赴战岭地区阻击进展甚快,而38军遇到困难较多,去江界、前川的铁路线被炸,公路又被从平壤北撤的政府各类车辆塞满,他们进展速度自然不会太快……"

"我看他们是让美国飞机吓住了,白天不敢行军,夜晚又走走停停。"彭德怀大口吸烟,忧虑地说,"一旦他们不能按时赶到熙川,而40军和39军对温井、云山之敌已开战,熙川之敌便会被惊走,再追就怕追不上了……"

"彭总,38军电报——"作战处长丁甘如匆匆赶来,交给彭德怀一份电报,补充说,"38军说,熙川有个美国黑人团!"

"什么?"彭德怀一惊,接过电报,匆匆看过,"你们看你们看,这个38军又出了情况,熙川又冒出一个美国黑人团!乱弹琴!"

邓华接过电报看后,说:

"下面部队刚入朝,情况摸不准,也许以讹传讹……"

"给梁兴初发电,让他们火速围攻熙川之敌!不准再拖延!"彭德怀气得一跺脚,在地上踱来踱去。

3天以后,我39军对云山之敌构成了三面包围。40军已将温井以东敌4个营歼灭。我围困南朝鲜6师7团准备打熙川来援之敌的计划未能实现,"志司"遂令118师将回窜至左场以南地区的南朝鲜6师7团击溃,歼其大部。东线我42军阻击部队也在黄草岭、赴战岭与伪首都师、南朝鲜第3师和美陆战第1师展开激战,扼制了敌人迂回江界、增援西线的企图。然而,一个令人遗憾的消息传到了"志司"指挥部:38军28日由于112师未赶到预定位置,迟至29日黄昏才向熙川发起进攻,但熙川南朝鲜8师已于该日凌晨弃城南逃。

"追!让38军给老子追!"彭德怀大叫道,"命他们向球场、军隅里方向攻击前进,拿下军隅里,切断云山、温井地区敌人的退路,不使敌人撤至清川江以南!"

梁兴初心里真是太窝火了。

28日晚,338团已进至熙川外围,与敌遭遇,打死敌军1名,俘虏1名;337团也于熙川西北的馆岱洞与敌遭遇,毙伤俘敌17名。

2个团均向师部请示,可否向熙川发起攻击?113师又请求到军部,只因112师没有赶到熙川以东的预定位置,梁兴初没有贸然命113师攻击熙川。等到29日112师赶到后,于黄昏向熙川发起攻击,部队很快冲进了熙川,结果只抓了些零散俘虏,缴获了一些物资。南朝鲜8师已于29日凌晨撤离了熙川!

经过对熙川抓到的俘虏的审讯,确认:熙川并没有所谓的美军黑人团,消息纯属讹传。

梁兴初有苦难言,一个劲儿地在指挥部里走来走去,没有人敢打扰他,因为谁也不愿意在这种时候自讨苦吃,让军长劈头盖脸臭骂一顿。

就在这时,"志司"的命令到了。作战参谋把报务员刚抄好的命令交给梁兴初,梁兴初就着木棚里的小瓦斯灯看了电文。

"志司"命令38军迅速追击熙川南逃之敌,拿下球场,向军隅里攻击前进,切断敌人南撤清川江的通路,配合正面39、40军歼敌作战。

梁兴初命参谋铺开作战地图,他和刘西元政委、江拥辉副军长研究作战方案。

形势明摆着:39军在云山已将美骑1师一部和南朝鲜1师一部包围,攻击已开始。40军也围住了南朝鲜军几个营。如果38军不迅速拿下球场、军隅里,大批溃退下来的敌军便会从军隅里、价川的要道撤至清川江以南,那样,38军就什么也捞不到了。

"咱们军形势很危急,搞不好不但吃不上肉,连骨头也啃不上了!"梁兴初愤愤地向地图上一击,"兵分两路南下,113师先打新兴洞,之后攻击球场,逼近院里、军隅里;112师拿下苏民洞,攻占飞虎山。此山在军隅里公路以东,拿下飞虎山就直接威胁了军隅里!"

电话铃响了,参谋报告说,是112师师长杨大易的电话。

梁兴初一听,默不作声抓起了电话。话筒里传出杨大易的声音:

"军长呵,我让人给你送去的战利品收到了吧?我们正在打扫战场,抓捕零散俘虏…"

"你杨大易好大的胆子!"梁兴初一声怒喝,"你他娘的谎报军情!你给我从熙川找个黑人团出来!老子要这个黑人团!"

话筒里半天无声——杨大易心里发毛了。

"军长,这……"杨大易解释道,"我们得到这么个消息,当时也不知真假,不敢不报呀……也不是有意谎报……"

梁兴初刚想再骂,被刘西元在一边捅了捅胳膊,示意他别再发火,于是从鼻中哼出一股气,强压下火气。是呀,杨大易说得对,消息不知真假,不敢不报;而军里也有责任,谁让军先遣队侦察营没抓到俘虏审一下呢!只是把这消息又上报"志司",矛盾上交,不能说他当军长的就没责任……可这责任——咳,梁兴初轻轻骂了一句:"娘的,这事先不提了,你112师为什么29号才赶到熙川?就是为了等你们迂回熙川以东,才耽误了一天多时间!你杨大易拿军令当儿戏!"

"军长,你别发火,我杨大易是有责任,不过问题也不全在我们,"杨大易诉苦道,"你想想,军长,接到迂回熙川以东的命令时,334团还在江界,火车站被炸,部队要步行赶到熙川;335团那天刚过鸭绿江,在满浦东边的大河套里休息,后来范天恩总算找了一列火车,部队装不下,车头的铲子上都站满了人,一节车厢挤1个营,怕被敌机发现,火车夜里走还不敢开大灯,只好用手电筒给火车头照路,你想那速度能快吗?而且,一到前川,火车站就被炸了,部队只好步行,连夜往熙川赶……"

"算啦算啦!"梁兴初不耐烦地打断了杨大易的话,"你不要找客观了,我告诉你:38军打仗还没这么窝囊过!再不能丢人啦!让你的部队立刻向苏民洞打,两天给我拿下来;然后向飞虎山攻击前进,告诉范天恩,让他的团主攻飞虎山!拿不下飞虎山,小心他范天恩的脑袋!他335团是最后赶到熙川的,打扫战利品也不过捞了个尾巴,你告诉他,我要他将功补过!听见没有?"

"是!"杨大易答道,声音沉闷,"立刻攻占苏民洞,挺进飞虎山!"XLW

抗美援朝,林彪怯阵,彭德怀慷慨请缨,打得美国人惊呼:“当年八国联军陷北京,现在十七国联军攻不下一个彭德怀……”台湾报纸甚至幸灾乐祸:“现在美国人不说国军不会打仗了。”

图片 8

一九五九年“八一”建军节前夕。

暮色沉沉,有位“秀才”求见毛泽东。

他走进“美庐”时,卫士田云玉见到他在哭。庐山上发生的这场风波,工作人员若明若暗都知道了一些。

卫士引他登上二楼。一进门,看见毛泽东的刹那,他“放声大哭”,“哭得很厉害”,腿也软了。卫士劝不住,毛主席也劝不住。他说:“主席,我年轻,没经验,上当受骗了……”

也许应了“秀才闹事,十年不成”?有的秀才确实看问题敏锐深刻,风头上真能慷慨激昂,可是风向一转,便跌落下来。

图片 9

不过,那特定的历史环境和氛围,何况又是面对功高如山、扭转乾坤的巨人毛泽东,秀才被迫讲了违心话或真以为错了而反戈一击,是可以理解的。

他一边流泪,一边检查,一边揭发。

毛泽东一枝接一枝吸烟,脸色凝重,却并无惊愕、震怒、义愤之类声色流泻。

自己讲的检查出来,别人讲的也揭发出来;会上谈的说一遍,会下的议论也揭

发出来……

“到了斯大林晚年”,“专横独断”,“好大喜功,偏听偏信”,“有些像铁托”。“错误只有错到底才知道转弯,一转弯就是一百八十度”……

图片 10

会上是阴谋,会下这些议论算什么?当面是阴谋,背后又当何论?“万言书”是阴谋,背后的论点却脱离了对事而变成为对人的指责……算什么!

毛泽东却没有“龙颜震怒”。他只是把烟蒂用力拧熄在烟灰缸里,轻轻叹口气:“唉,莫哭,莫哭了。你还年轻,要振奋精神,继续搞好工作……”

送走痛哭流涕的“秀才”,毛泽东没完没了地吸烟,没完没了地踱步。

值班卫土轻手轻脚走到办公桌旁,换上一杯新茶。他准备退出,却又顿一下步。因为毛泽东迎面踱过来了。

前几天,毛泽东也曾这么踱过来。那次,“促进派”的几位同志汇报了将近七个小时;那次,毛泽东听完汇报便没完没了地吸烟踱步;那次,毛泽东突然用一根食指按在卫士胸前第二颗纽扣上问:“你知道彭德怀过去叫什么名字?他叫彭得华,要得中华。”

图片 11

卫士田云玉就是由此才知道彭德怀出事了。

这次毛泽东没有用食指按卫士的纽扣。他经过卫士身边时,就像经过一片旷野,就像根本不存在这个人。毛泽东在思考问题时常会如此“目中无人”。卫士松口气,悄悄退出门外。

毛泽东喝一口龙井茶,目光从堆积桌案的简报、资料汇编以及“动态”、“情况”上一掠而过,旋即踱向窗前。

山下暑气蒸人,山上清凉世界。微风穿窗,清爽宜人,还带来植物的馨香。他胸脯起伏几下,忽然前出一句:“赫鲁晓夫之后是彭德怀……”

这是毛泽东第一次讲出这句话,以后会上会下又讲过几次,言简意赅,反映出他的全部思考和看法。思考的起因是彭德怀的“万言书”,但思考的“落脚点”却根本不是那份“万言书”。

彭德怀上“万言书”的原因很简单,可以简单到两年前他朝米高扬抡胳膊:“怕死还当什么共产党员!”可以简单到一首民谣: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彭老总怒斥梁兴初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上甘岭战役究竟有多惨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