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外国军情 > 许世友与谁的警卫员比武

原标题:许世友与谁的警卫员比武

浏览次数:146 时间:2019-10-06

许世友是少林寺出身,武功了得,但是他在与王树声警卫员比武中,却被一招放倒......

图片 1

资料图:何福圣

王树声的警卫员何福圣,绰号崽哥,家住河南光山县仁和集。何福圣10岁那年,父亲决定让 他拜武林高手邱固元为师,随邱学习武艺。邱固元师承僧门高手,拳脚器械无一不通,内功 更是十分了得,曾在一个赶集日里当街一拳打死一头疯牛而名声大噪,所以就连这一带的悍 匪都对他畏惧三分。能跟这样的武师学艺,何福圣自然高兴异常。

师父对徒弟要求很严厉,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从不懈怠。在邱固元手下足足学了七年功夫 的何福圣,已长成高大壮实的小伙子,而且功夫在师兄弟中也算得佼佼者。

1931年9月的一天,鄂豫皖一带大名鼎鼎的老三十团团长王树声特意前来仁和集武馆拜望邱 固元。他带了一个班的红军,有长枪也有短枪。邱固元很佩服这位二十来岁的青年团座。为了显显自家气派,师父特地挑选了何福圣和七个精神抖擞的师兄,一式对襟黑短褂,一色崭新的驳壳枪,齐整整地立在他两边。

师父设宴款待王树声,何福圣和一帮师兄则在外面的大坝子上陪红军士兵畅饮。送走王树声的当天晚上,师父就叫徒儿们把仁和集的三百多名赤卫队员全部通知到武馆院子里。邱固元当众宣布,他已接受王树声团长的劝告,把仁和集保民团的队员拉到新集去参加红军,不愿跟他走的不勉强,愿意跟他投红军的,回去安排一下,天一亮就随他出发。

第二天上午,82个追随者跟着邱固元当晚便赶到新集红三十团驻地附近的一个村子里。带去 的人马被编为特务连,师傅任连长,何福圣虽当上个班长,但实际上仍给师傅当保镖。那一 年,他才刚满17岁。

参加红军没多久,红军就大举进攻高家寨。这次打高家寨,许世友担任敢死队队长。不幸的 是,他攻到城墙脚下时却被擂木砸中头部,当场昏死过去。幸亏被罗应怀等敢死队员奋力将 他救回,躺了一个多月,命虽保住了,一身武功却从此大打了折扣。

图片 2

资料图:许世友

战斗激烈时,老三十团的特务连也拉了上去。几次冲锋下来,邱固元阵亡,还丢了二十来个 弟子。何福圣跪在师父的尸体前嗷嗷大哭,邱固元死时还不到35岁。可惜了他一身好武艺, 周身被机枪子弹打成了个蜂巢。

战斗部队撤回新集后,已经升任方面军副总指挥的王树声就将何福圣调去当他的警卫员。实 际上,他还兼任起了武术教官,团部的一帮人都来找他学功夫,连队的不少人也跑来拜师, 因为当时红军中大力提倡官兵习武。这样,军内外很快便传开了:王树声的警卫员崽哥是个 武功了得的高手!

1932年5月上旬,鄂豫皖苏区党代会在新集召开。代表们在竹棚里开会,各级首长带来的警 卫员无事可做,便聚在坝子边上摆龙门阵。他们中的不少人都认识何福圣或听人说起过他的 名字。这时便鼓动他走几路拳脚,让大家开开眼界。

小何年轻气盛,禁不住众人捧,想露上 一手,但又担心影响开会,就说在这里不合适,嘈杂起来影响了首长开会可不得了。有人便提议到 附近,的城隍庙坝子上去。于是他在百余名警卫员的簇拥下到了城隍庙。何福圣先打了一路 增门的看家拳“虎抱头”。

稍一凝神,把气运上,一个覆手便打将起来,气势风猛而动作干 净利落,顿时激起一片叫好声。走罢拳,何福圣又找来了一根木棍子代剑,舞了一套“惠灵 剑”,赢得了众口喝彩。

图片 3

资料图:王树声

没想到第二天上午一到会场,邝继勋军长的警卫员李守贵给他透风,说十二师的许世友团长 ,听说何福圣武功了得,一会儿要来会会他。何福圣一听就急了,这许世友出院后刚调到红 十二师当上了团长,而自己只警卫员,怎好和这位全军知名的大英雄比武?而且他早就听说 许世友在少林寺当过几年和尚,武艺高强,尤擅腿功,心里不免有几分敬畏。

会间休息时,就见一大群党代表走出竹棚,来到了坝子边上,王树声副总指挥也在里面,他 笑呵呵冲何福圣喊:“崽哥,快过来。这位是许团长,他听说你武功厉害,一定要来以武会 友,你莫怕他,把他丢翻了,我这里有赏。”许世友笑嘻嘻地把军帽揭了,紧紧腰带,嚷道 :“谁丢翻谁,还得拳脚上见哩,莫把话说早了。”何福圣见大呼小叫着赶过来看热闹的人 越来越多,便紧张地说:“许团长,我们……以武会友,点到即止。”

许世友咧嘴一笑,豪爽地说:“你莫怕!我要挂了红、带了彩,决不怪你。大家都是会家子 ,武德为重嘛。”说罢,亮了亮招,示意他招架,紧跟着就攻步上前进击。何福圣只好出手 相迎,几招过后,他见许团长底盘扎实,身手朴实严谨,绝非花架子。

但许似未摸到何福圣 的虚实,所以也不敢贸然起腿。交手十余个回合,谁也没占到便宜。王树声在一旁见自己的 警卫仅是一味游走闪避,不敢主动攻击,知道他心中有压力,就大声喊着给何福圣打气助威 :“崽哥,莫打让手!丢翻了他,我赏你两板子弹!”警卫员们也一齐吼喊:“崽哥,上、 上!”

这一阵带有明显倾向性的助威声显然刺激了许团长,只听他大喝一声:“小心,我来了!” 话音刚落,他便展开猛烈攻势,何福圣虽仍是一味游走闪避,却渐渐看出许在急欲求胜中露 出了可乘之机。

此刻,观战的人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将他们围了个密不透风。何福圣偷眼看到不久前刚到鄂豫 皖的张国焘主席与邝继勋军长等好些高级首长也都站在一旁观看,他心想,无论如何,还得 让许团长下得了台。于是他便以“克法”出拳,让许团长占尽上风。

许世友果然腿上功夫厉害,裹风挟雷,频频向对方袭来。何福圣暗暗聚起内功,当许世友又 一腿向他腰部扫来之际,他提足气、牙关一咬,身子猛地一扭,装着避闪不及的样子,用肩 背之际硬接了对方一记飞腿。围观者看来他是重重地挨了一下,许世友却不糊涂,脸上顿时 露出惊讶之色。然而他这一腿已让何福圣胸中有数,再度交手时见许团长刚一起腿,何突然 急步上前“抢背”,紧跟着一记“劈山靠”,将许世友仰面朝天地掀翻在地。顿时,掌声、 喝彩声打雷一样响起。

何福圣慌忙上前,双手去搀许团长。许世友一跃而起,连声道:“厉害,厉害!暗地里让着 我三分,我许世友仍不是他的对手。”邝继勋军长笑道:“你这许和尚,刚从医院里出来,身虚力乏,咋能登场较技?”

“小鬼,叫什么名字?干什么工作啊?”张国焘满面笑容上前问何福圣。在后人看来,张国 焘是一个历史罪人,可是,那时候的张国焘就是共产党的化身,威风凛凛,赫赫有名。

“报告主席,”他向张国焘行了个军礼,大声回答,“我叫何福圣,是王树声副总指挥的警 卫员。”张国焘赞扬道:“好,很好!红军战士,就要像小何同志这样,精精神神,会打枪 ,会武功,上了战场,才能以一当十。”随后张国焘拍了拍站在他旁边的王树声的肩膀,笑 着说:“小何是红四军中的一个宝,你要给我好好爱护哟。”

话虽如此说,王树声却已经没有机会来爱护这位“爱将”。不久苏区政治保卫局局长周纯全便通知王树声,速调何福圣去担任张国焘主席的警卫员!夜里,王树声叫伙房宰了一只鸡,给何福圣饯行。

次日一早,何福圣得意洋洋地走马上任,当上了战友们开玩笑说的“脚前带刀侍卫”。那时怎么也没想到,他踏上的竟是一条充满风雨泥泞的人生路。XLW

许世友想到自己这些日子饱受了严刑拷打,吃尽了皮肉苦头,加之心爱的妻子又和他离了婚,这可全是毛泽东个人的原因。想到这里,许世友怒火中烧,呼拉一下从石炕上跳下来……

图片 4

许世友将军的一生充满传奇。少年时他因家贫给武术师傅当杂役,后到少林寺学习武术,练就一身超人本领。

在红军突破嘉陵江后的一次战斗中,身为军长的许世友的亲自参加敢死队,手提一把鬼头大刀冲向敌阵,左砍右杀,砍下36名敌军脑壳。为此,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高度评价:军长参加敢死队,史无前例。

将军的传奇太多太多,但是,1937年4月在红军大学(后更名为抗日军政大学),许世友拳打毛泽东事件至今一直鲜为人知。

毛泽东大怒:给我把许世友抓起来!

1936年10上旬,红二、四方面军与中央红军会师于六盘山会宁。会宁胜利大会师,标志着红军结束了千难万险的长征,宣告了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的阴谋彻底破产,同时,也奠基了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中的实际领导地位。

图片 5

这时,身为红四方面军师长的许世友,接到军委的入学通知,要他到红军大学二期集训,并参加清算张国焘罪行的斗争。

红军大学由林彪任校长,许世友在二科当学员,陈赓为队长。学员大多是军、师两级的军政干部,极少数为团级干部,年龄大多在25~30岁上下。许世友在学员队里算是老大哥了。

在清算张国焘罪行的过程中,红一、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学员产生了尖锐矛盾,特别在传达西路军失败的通报大会上,许世友当众大哭,因为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这时,红一、二方面军的学员借“思想帮助”为名,认为许世友和红四方面军学员同情张国焘,认识、揭露张国焘罪行不够,举起了路线斗争的“棍子”,直指红四方面军学员。为此,双方感情严重对立,达到剑拔弩张的地步。

后来,不少红四方面军学员被批斗,许世友作为张国焘的心腹爱将更是挨整,大会小会挨批。这位大别山走出来的虎将军,哪里受得了这等冤屈?终于,在一次揭发张国焘逃跑主义罪行大会上,许世友火冒三丈,再也忍不住了,他一下子冲到主席台上,大声责问:为什么说张国焘是逃跑主义呢?中央就没有逃跑?中央红军不是也从中央苏区撤出来了吗?如果说是逃跑,都应该定为逃跑。打不过敌人,换一个地方再打嘛,怎么能叫逃跑主义呢?!

许世友这一席的发言,犹如一颗重镑炸弹在红军大学会堂炸开了。大会中有人高呼--

图片 6

打倒张国焘的徒子徒孙许世友!

许世友是大别山的土匪!

许世友是红军中的托洛斯基!

回到房间的许世友,气得如同一个将要爆炸的大气球,浑身都在发抖。他痛苦地和一同来集训的王建安说,我们在红军没法呆了!

当晚,一个危险的计划在许世友的心中诞生了。他找来战友詹才芳、王建安、吴世安等人,决定投奔四川的刘子才。

因为刘子才当过许的部下,现有一万多人的队伍,是巴中地区一支重要的武装力量。

图片 7

王建安首先响应。后经过秘密串连,四方面军愿走的人越来越多,其中有20多个团级干部、6个师级干部、5个军级干部。他们决定不带张国焘、何畏、周纯全,因为他们体质差,都要骑马。

许世友画好行动路线图,并写了一封给毛泽东的亲笔信。出走的时间确定在1937年4月4日夜10时整。

正当许世友对这次行动充满成功的自信之时,他万万没有想到,意外的事情发生在他最信任的战友、前红四军政委王建安身上。在关键时刻,王建安幡然醒悟。4月4日下午,王建安将许世友等众人密谋出走的重大情况汇报给红军大学保卫处长...

毛泽东听到这一消息怒不可遏,他大手一挥,对前来汇报的林彪下达命令:这还得了?给我把许世友他们抓起来!

许世友大骂毛泽东:你算什么东西?

第二天晚饭后,许世友被押到审讯室,接受第一次审讯。审讯人为红军大学政治部副主任傅钟。

傅钟严正地说:密谋出走,在红军里是重罪。你知道吗?

许世友愤愤地回:这些都是他们逼的,我受不了这股窝囊气。如果说我们犯法,你应该审讯他们去。

你们准备到哪里去?

到四川,我们要打出一块根据地,让你们瞧瞧,究竟谁是革命谁是反革命。

谁指使你们这么干的?还有哪些人想走?

图片 8

计划是我一人做的,与别人没关系。要打要杀你们随便!说吧,许世友从口袋里掏出那封写给毛主席的信,扔向傅钟,轻蔑地说:拿去吧,权作证据。

审讯结束,许世友再次被关入牢房。

几天后,许世友从看守口中得知一个惊天消息:这次由他领导的出走行动,已被党中央定性为“许世友反革命集团”案件,因为他们阴谋组织暴动,要抢去张国焘,枪杀毛泽东,还要炸平延安。

中央已经成立高级法庭,要枪毙你们!

不久,许世友的第二任妻子雷明珍--延安县妇女部部长,得知许世友的罪行后,也和他离了婚。

许世友狂怒到了极顶,他把这一笔苦水帐记在了毛泽东一人头上。他不怕死,但更想复仇。

开始,毛泽东并不完全赞同枪毙许世友的意见,因为,许世友一伙人出走的事情并非像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主要是一、二方面军的同志把事情做得太绝,把人家逼上梁山。现在,经过审讯,事情已经真相大白。特别是毛泽东看完许世友的那封亲笔信后,更改变了他对此事的定性看法。

事关全局,绝不能草率从事,否则后患无穷。毛泽东决定用做思想工作的方法唤醒这些被捕的许世友等人。

一天晚上,毛泽东专程来来关押许世友的牢房和他谈心。刚进门,毛泽东就亲切地和他打招呼:许师长好啊!

许世友却对毛泽东充满敌意,不咸不淡地说:我许世友现乃被关押罪犯,马上就挨枪毙了,还好个鸟啊。

毛泽东友好地说:许师长,这些天让你受皮肉之苦了。今天,我代表党中央,来向你和四方军被抓的同志道歉来的。说完,脱下八角帽,连向许世友鞠了三个躬。

坐在石炕上的许世友并没有感恩,他认为毛泽东在作秀:既然你命令把我们抓进牢房,现在这两嘴巴一抿,赔一下理就算拉倒了?

许世友想到自己这些日子饱受了严刑拷打,吃尽了皮肉苦头,加之心爱的妻子又和他离了婚,这可全是毛泽东个人的原因。想到这里,许世友怒火中烧,呼拉一下从石炕上跳下来,挥拳向毛泽东的脸上打去……

站在一旁担任警卫的罗瑞卿眼疾手快,飞步上前挡在两人的中间,手一挥,数名卫士一齐动手,把许世友捆了个结实。

被绑的许世友依然对毛泽东骂个不停:要打要杀老子都不怕,砍头不过碗大的疤。毛泽东,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要是有枪,非毙了你不可!

毛泽东本想救许世友一条命,想不到还挨了他的拳头。气得他木然良久方才离去。

许世友下跪:毛主席,俺错了...

许世友胆大包天,竟敢拳打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很快传遍了整个延安。

为了从重从快处理许世友,党中央做出决定:立即枪毙许世友!

行刑的日子到了。执法队员打开关押许世友的牢房,执法官康生对他说:这是执行文件,你签名吧。

许世友接过文件,扫了一眼说:杀头老子不怕。我许世友打了上千场恶仗,就没一次想活着回来。现在要死了,没别的要求,我就想见毛泽东一面。

为什么?康生问。

我要当面和他理论理论。快去吧,不然我不会签字。许世友的口气是说一不二。

执法战士张明义飞马来到瓦窑堡毛主席的办公室。

其实,在中央决定枪毙许世友的最后关头,毛泽东仍然想挽救许世友。虽然他一时感情冲动,动手打了他,但毛泽东并没有记“仇”。许世友原在四方面军,风言风语传说他与张国焘勾结很深,毛泽东对他的情况不甚了解。但从徐向前的介绍中得知,许世友凡事敢做敢当,鲁莽而勇敢,自信而武断。文化低了些,是一位义气式的农民英雄。凭这一点,农民出身的毛泽东又很喜欢他。

不久,执法战士张明义又飞马来报康生:毛泽东同意接见许世友。

许世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他似乎又发现了其中的一场阴谋。粗中有细的他为了验证毛泽东的诚心,他对康生说:既然毛泽东给我面子,我领情。麻烦你再请示一下,我许某人乃红军师长,能否带枪去见他?

许世友话一出口,不要说康生,在场的人哪个不吓出一身冷汗?

康生感到棘手,想先杀掉许世友。

但执法战士张明义飞提出了抗议。万分危急时刻,经过深思熟虑的毛泽东亲自打电话给康生,并指示他:枪毙许世友不妥,执法命令收回。同时,毛泽东还告诉康生:许世友可以带枪来见我,枪膛里还可以上子弹。

红军警卫局长罗瑞卿送来许世友的驳壳枪,“哗啦”一声将一槽子弹压入枪膛,然后递给他。

许世友的手颤抖起来。原本,他只不过是想给毛泽东出一下难题,试探一下内幕。若不答应,一定有鬼。可现在,不但不杀他了,毛泽东还同意带枪接见他,而且枪膛里装上子弹去见他。这毛泽东真是非一般常人的胸怀啊,出生入死的许世友第一次对一个人佩服得如此五体投地。

走入毛泽东的办公室,许世友“扑咚”一下给毛泽东下跪:主席,俺错了……说罢,泪如泉涌。

毛泽东微笑着走上前,轻轻地把许世友搀扶起来,诙谐地说:许师长,我们是不打不成交啊。

俺向您道歉,主席。许世友低下了他那颗宁死不屈的头。

毛泽东说:许师长,你的出生我了解,你的性格我喜欢。都说文武打天下,可我毛泽东是文人,没有你这武将,一个巴掌拍不响哦。

许世友挺直腰杆向毛泽东发誓:我向你保证,今后,只要你一句话,哪怕刀山火海,我许世友绝不含糊。

还有更艰巨的工作要让你去做,回去准备吧,随时听我的命令。

许世友双脚一并,“啪”地打了一个立正。然后和毛泽东相视一笑,高高兴兴地走了。XLW

解放战争时期,陈毅被调到山东,但是山东的高级军政人员,包括黎玉、王建安、许世友等人,丝毫不买陈毅的账,导致我军六战一胜五负。

图片 9

新四军老战士、江苏省社科院研究员陈辽,在《人民日报》发表《陈毅的非常之路》一书的读后感,回忆说:“解放战争初期,他们(指山东的高级军政人员,包括黎玉、王建安、许世友等人)对陈毅的指挥听而不从,并不买账。陈毅指挥不动,集中不起兵力,因此我军入鲁六战,只有泰安一胜。”陈毅到山东后,六战一胜五负。这就造成山东的将领更不大买账,形成了较为严重的恶性循环。

指挥不动

抗战的枪声沉静下来后,陈毅从延安赶到了山东,做了新四军的正式军长兼山东军区司令员,不久还兼了山东野战军司令员,可谓“位高权重”,显赫一方。手下的地盘和人马,与当年华中地面上的新四军相比,也已不可同日而语。

但即便如此,这个军中“元老”级别的人物,在山东地面竟然“指挥不动”,《陈毅传》说:“有干部过去对陈毅不熟悉而个性很强,不那么听招呼的。”只有叶飞一纵这支老部队(新四军一师由一旅发展而来,后来改称二十军)还算“听话”。

图片 10

“听话”的就跟着“倒霉”。据《一个老兵心目中的陈毅元帅》一书记载:“一纵到山东已经快一年,战斗减员和非战斗减员不少。中央三令五申每地要保持和补充一定数量的主力团,每团人数两千至两千五百,经常保持满员,给以最好的武器与充足的弹药,以为突击力量,勿采取平均主义。第一纵队碰到的倒不是平均主义,兵员给了地方部队,一个也不给一纵!迫不得已,第一、第二旅各缩编为两个团,全纵只剩七个步兵团,而且都不满员”

新四军老战士、江苏省社科院研究员陈辽,在《人民日报》发表《陈毅的非常之路》一书的读后感,回忆说:“解放战争初期,他们(指山东的高级军政人员,包括黎玉、王建安、许世友等人)对陈毅的指挥听而不从,并不买账。陈毅指挥不动,集中不起兵力,因此我军入鲁六战,只有泰安一胜。”

“入鲁六战,只有泰安一胜”,也就是陈毅到山东后,六战一胜五负。这就造成山东的将领更不大买账,形成了较为严重的恶性循环。

图片 11

“临阵换将”

《二十军史话》记载,这种情形下,叶飞很替老领导着急,关切地说:“你这个大司令比我这个小司令也大不了多少。我建议你,不要受各方牵制,集中三个纵队兵力在手里,就有办法寻求战机,歼敌一个旅或两个旅。否则,兵力不集中,什么仗也打不好!”

山东方面如此,受陈毅战略指挥的华中方面,张鼎丞、邓子恢、曾山又给毛泽东发密电,说对陈此部署决不同意,对陈这几个月在华中指挥亦深表不满。

因此,山东与华中两地,特别是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传开了“陈毅不会打仗”的话。

这自然是重新回到华东战场,意气风发的陈毅始料不及的。

图片 12

这些情况也影响了毛泽东的看法。

当初陈毅很希望去东北,而不想回到令自己头痛的华中。最后的结果是毛泽东一力促成的。

陈毅曾不无担心地说:“只怕回华中去没有事做,不起作用!”毛泽东则宽慰说:“没事做就下围棋。只要你坐在那里就起作用!”

陈毅与毛泽东对话的起因,是担心自己去后,与华中一把手饶漱石的关系搞不好,会被架空,从而影响到工作的开展。

但眼下他是绝对权威,饶漱石并没有在华东,一直作为军调部的中共代表团顾问在北平、沈阳之间来回跑,忙得昏天黑地,不亦乐乎,毛泽东万万没想到情况也同样很糟。

因此,毛泽东决定派当年令蒋介石闻风丧胆的红四方面军统帅、曾在山东指挥八路军第一纵队(辖一一五师及山东纵队等部)的徐向前前往山东,负责鲁南前线的作战指挥。

这几乎就是临阵换将了。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许世友与谁的警卫员比武

关键词:

上一篇:毛外公钦定的43名国民党绝密战犯的最后结局

下一篇:他被叶挺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