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中国军情 > 蒋介石40万大军灰飞烟灭

原标题:蒋介石40万大军灰飞烟灭

浏览次数:162 时间:2019-10-06

1949年初,三大战役以解放军的全胜而结束,蒋介石的精锐部队损失殆尽,全国只剩下胡宗南的40万大军尚可一战。

在解放军的猛烈攻势下,胡宗南的老巢西安也很快就攻陷,胡宗南只得逃到汉中,利用秦岭屏障继续与解放军抗衡。解放军从东北的长白山一直打到海南的五指山,什么天险没见过,还怕这个小小的秦岭屏障?灭掉胡宗南的部队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图片 1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胡宗南的司令部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叫宋希濂,赫赫有名的抗日名将,他带来了什么方案呢?

抗战时,宋希濂曾任云南昆明防守司令,并率第11集团军进入缅甸作战,对滇缅边境非常熟悉,于是他对胡宗南建议说,现在兵败如山倒,不光汉中守不住,四川、重庆也守不住,唯一的出路就是到滇缅边境去。

宋希濂真不愧是名将,出的这个主意确实让解放军很头疼。

而且几乎同时,美国共和党参议员诺兰也对胡宗南说:“只要你手下三个兵团在大陆上保存下来,复兴大业就有希望。我可以建议杜鲁门总统,直接向你们提供军事援助。”

这更加让胡宗南坚定了信心。

此举自然也引起了我军高层的注意。当时我军的战略是第二野战军挥师西南,将胡宗南部队围歼。如果胡宗南率部撤到滇缅边境,确实很让人头疼,所以必须要阻止胡宗南南撤!

可是怎么阻止呢?这时,周恩来想了一个妙计。

1949年11月6日中午,周恩来在中南海勤政殿摆下宴席,就在大家准备就座时,突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在场的人一看,都愣住了。

这个人是谁呢?他的名字叫熊向晖,公开的身份是胡宗南的侍从副官、机要秘书,但实际上却是周恩来安插在胡宗南身边的超级卧底,毛主席曾盛赞他“一个人能顶几个师”。

熊向晖一露面,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纷纷感慨道:“连这样的人都是共产党的卧底,国民党岂有不败的道理!”

当天晚上,张治中就给蒋介石写了一封信,说:过去我只知道国民党在军事上、政治上不是共产党的对手,今天我才知道,国民党在情报上也远远不是共产党的对手。你靠特务起家,但你用的都是些什么人?共产党用的又是些什么人?你有像熊向晖这样的人才吗?胡宗南怎么能不打败仗?国民党的天下怎么能不丢?

蒋介石看到这封信有什么反应已不可知,但我们知道的是,当胡宗南向他报告准备南撤到滇缅边境时,蒋介石一口拒绝了,并罕见地向胡宗南发了火。

这就是周恩来想要的结果。

周恩来深知,蒋介石最大的缺点就是多疑,所以一直以来都是着力培植亲信,发展嫡系,对可疑的人从来不重用。这次周恩来巧妙地用一次请客,将胡宗南身边的卧底熊向晖的身份公开了出来,等于是向蒋介石声明:你不是最信任胡宗南吗?可是他的亲信都是共产党,你觉得他会没有问题吗?

就这样,周恩来略施小计,用简简单单的一次请客,就将胡宗南的南撤计划胎死腹中,蒋介石赖以反攻的40万大军最终灰飞烟灭。XLW

众所周知,林彪在解放战争中所向披靡,横扫东北,继而率四野南下,席卷全国,罕遇对手。不过,在林彪的军事生涯中,有一个地方却让他耿耿于怀,堪称他军事生涯中最大的隐痛,这个地方,就是吉林四平。

四平自古为军事重地,是东北地区重要的交通枢纽,东北三大粮仓之一,因此,1946年4月,解放军与国民党军在四平展开了第一次战役。

当时,在东北的部队还叫东北民主联军,也就是四野的前身,总司令和政委都是林彪,罗荣桓、陈云、高岗、彭真、黄克诚、谭政、萧劲光等元勋也都是民主联军的重要人物,实力上非常强。而国民党方面,也是集结了五大主力中的两个:新一军、新六军,名将也有杜聿明、孙立人、廖耀湘等人,实力也不容小视。

因此,这一仗,对双方来说都极为艰难。然而,谁也想不到的是,一个小小的科长,竟然改变了双方的实力对比。

这个小科长,叫王继芳,当时担任林彪司令部作战科科长。

那么,这个王科长究竟做了什么呢?说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春心萌动,爱上了房东的女儿。不过,这个女孩可不是一般的女孩,而是当地国民党三青团的一个女区队长。王科长为了讨好女朋友,就带着大量文件叛变了,投奔了廖耀湘。

廖耀湘是响当当的抗日名将,自然知道这些文件的重要性,就赶紧带他去见东北保安司令杜聿明。杜聿明也很高兴,亲自出门迎接,待之如贵宾。老杜确实也应该高兴,过去都是共产党的间谍打入国民党内部,却很少有国民党的间谍探听到共产党的消息,现在终于来了一个投奔的人,那还不得高兴坏了!

为了表彰王科长,杜聿明做主,将房东的女儿许配给了他,率领军政两界高官参加他的婚礼,还破格提拔他做了少将参议。

就这样,杜聿明迅速掌握了东北民主联军的重要信息,派出两大干将孙立人、廖耀湘,针锋相对地跟林彪干了起来。

原本一场势均力敌的好仗,就这样因为一个小小的科长而变得复杂起来,林彪不得不做出撤退的决定。然而,即使在撤退的时候,我军的情报也被杜聿明了解得一清二楚,派出大军围追堵截,根本不像以前那样小心谨慎,唯恐陷入埋伏。

这一仗,林彪打得非常窝火,黄克诚也说:“从1946年3月下旬国民党进攻以来,到长春撤退,我军除南满外,总伤亡1.5万人……干部情绪不高,特别是营以下干部一般有厌战情绪,伤愈后不愿意归队。”

对于王继芳的叛逃,林彪非常愤怒,对他的打击也非常大,因为王继芳早在长征时期就跟着林彪,一直深受林彪信任,却不料为了一个房东的女儿,竟然做出了这种事。直到建国后,林彪都不准别人再提起这件事,认为是自己一生中最大的隐痛。

至于这个小科长王继芳的下场,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四平之战后,王继芳被安排到军统工作,但因为他特殊的身份,军统也没给他安排什么重要的职位,一直在混日子。国民党败退台湾时,军统也没人管他,只好改名换姓,在重庆找了个工作。

第二野战军打入西南后,查出了他的真实身份,把他押解到武汉,结束了他的生命。

在近代史上提起特工间谍,大多数会想到特务头子戴笠,是个谜一般的人,然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戴笠有一个心腹部下,他的身份比戴笠更为扑朔迷离。

戴笠的身份再隐秘,好歹知道他是一心为蒋介石工作的,然而戴笠的心腹沈之岳,却令世人看不透,他究竟在为谁工作?他是军统特务还是红色特工?

沈之岳是浙江仙居县人,1930年5月,17岁的他进入中央军校第八期学习,后来又进入复旦大学学习,受我党的革命影响,积极的开展工人运动。

没想到在一次工人罢工运动中他被逮捕了,不过沈之岳并没有害怕,而是搬出了许多国民党大员,自称是这些高官的亲戚,令特务对他不好下手。

最终特务头子戴笠亲自出马,识破了沈之岳的伎俩,但很欣赏他的胆识,在一番沟通之后,沈之岳加入了戴笠的情报系统,开始潜入延安。

1937年,沈之岳接受了戴笠的指示,潜入延安之后,一是搜集情报,二是相机刺杀毛泽东、周恩来、博古等人,只要干掉一个就算是完成任务。

1938年4月,机会来了,沈之岳化名沈辉,跟随一个教授访问团到了延安,并主动请求留在延安,当时延安的保安处还对他进行过几次严格的政审,不过都没有发现他的异常。

后来他还进入了抗日军政大学,沈之岳在延安的表现引起了康生的兴起,康生对沈之岳很是欣赏,大家可能有所不知,康生曾是我党早期非常厉害的情报人员。

在康生的过问下,沈之岳加入了我党,之后他的行动就更加便利了,在后来的一段时期里,他还给毛主席当过秘书,但他却没有执行戴笠的任务。

对于这个原因有很多种说法,但他确实向国民党传递过不少情报,但情报的泄露也引起了我党和毛主席的警觉,沈之岳在延安潜伏了不到三年时间。

据沈之岳晚年自己透露,他是在1941年身份即将暴露时回的重庆,此后深受蒋介石器重,跟随蒋介石到了台湾之后,继任的蒋经国也对沈之岳非常器重,视其为首席特工。

但令人奇怪的是,1990年,77岁的沈之岳身患前列腺癌,后来病情严重,他还回到大陆寻医问诊,在大陆时他受到了邓小平和国防部长张爱萍的接见。

张爱萍称其是“一事二主,两边无伤”,令人实在捉摸不透,沈之岳究竟为谁工作?1994年2月14日,沈之岳在台湾病逝,享年81岁。

此人堪称戴笠之后国民党特务系统的第二代谍王。他年轻的时候是军统高手,曾打入延安试图刺杀毛泽东;在延安他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并做了康生的得意弟子。他的伪装如此巧妙,以至于直到今天大陆官方对他的履历依然错误重重。

一、做了中共中央收发员的军统特务

最早听到沈之岳这个名字,还是在十几年以前。

一个亲戚曾给沈醉先生做助手,得闻不少军统的内幕。到了20世纪80年代世道不那么封闭,见我对历史有兴趣,偶尔也会拣不要命的当年轶事给我讲一些。

当时大家心目中的军统是典型狗腿子的形象,凶恶残暴,所以听到戴笠谈抗战时说“猪吃饱了等过年是等不来自由平等的”,或者戴笠为了不能入睡,骂特务大夫张简斋的安眠药是“江湖郎中金枪药”,感觉都十分新鲜。

有趣的是他却没有和我提过“沈之岳”这个名字。后来看沈醉公开出版的文章,里面多次提到沈之岳,和他颇有私交,甚至还大有不管俩人老家根本不在一地乱拉同宗的意思。由此估计我这位长辈不和我谈沈之岳,并不是沈醉先生没提到他,而是因为此人当时依然是“台湾国民党特务头子”,怕对我说多了萨年轻把握不住分寸,惹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这引发了我对国共特工史的好奇。有一次,在一位老先生那里看到有本《熊向晖传奇》,就向老先生借来看,同时说了些沈醉先生传来的轶事,最后借沈先生的说法总结说,军统这个组织,对付军阀政客是第一流的,但是对付共产党,是比较外行的。

我忘了老先生是搞了很多年党史的,这样的老先生别看文章都写得特有分寸,实际上思想很开放,盖因为他们接触的都是未经粉饰的原始材料,而且两边的材料都能看到,对历史的认识最为真实。老先生自己说,这就像古代哪怕是贤臣良将,都会对皇帝产生半是神明的敬畏,而伺候皇上起居的太监却最明白他一天也不过是吃喝拉撒睡,大活人而已。

自古太监多专权,全不把天命什么的放在眼里,大体这也是一个原因。

老先生听了萨的看法,讲这个不对,军统当年也很厉害的,我们能派熊向晖打进胡宗南身边去,他们也能派人打进延安来。

军统里头谁这么厉害?能打进延安来?

比如,赖国民,毛泽东亲口称作“赖同志”的,在八路军军法部做到科长;沈之岳,国民党的国策顾问,1938年混进延安,第二年入党。

特别是沈之岳,这个人在延安还被认为很出色,以至于到他顺利返回国民党那边,这边还一直以为他是“叛徒”,没认清他实际上是派遣进来的军统特务。在沈醉这批人被俘或者起义以后,才弄明白他进延安之前就是军统的人,是带着刺杀毛泽东的任务来的。从这个任务来说,沈显然是失败的,但从他能够在延安隐蔽自己,说明这个特务还是很厉害的。

就这样对“沈之岳”这个名字产生了印象。

后来看了更多的材料,才知道老先生说的并不夸张,沈之岳在延安何止是“隐蔽自己”,他使用化名沈辉,不但坦然通过了严格的政治审查,进入抗大学习,而且还是优秀学员。

这就是台湾有说法讲沈之岳是“罗瑞卿的得意门徒”,因为罗瑞卿是当时抗日军政大学的校长。实际上现有文献中并无罗瑞卿对沈之岳如何器重的记录,倒是当时另一个中央领导对沈之岳印象很好,这个人就是中央社会部负责人康生。

康生曾在抗大当着罗校长的面表扬沈之岳,认为他任劳任怨,艰苦朴素,是国统区来延安青年的表率。

康生是谁?斯诺在文章中曾说共产党有两大“特务头子”,一个是邓发,另一个就是康生。无论康生晚节如何,此人的多疑、警惕是历史上有名的,居然能瞒过他的眼睛,沈之岳实在是有两下子。

大约是康生的赏识起了作用,沈之岳在抗大入党,毕业后分配到中央机关担任收发工作。这段经历被国民党方面神化,称沈之岳当时做到了“毛泽东的秘书”。

这种说法殊不可信,因为一来毛泽东的秘书史有名载,无论当时的记录还是后来的史料,都没有沈之岳的名字,当时保留下来的中央机关人员照片上,也没有找到沈之岳的影子。

事实上,沈后被派往浙江敌后工作,沈在途中金蝉脱壳,曾用化名“李国栋”到汉中与军统干将程慕颐会面,时在1939年秋。所以,他在中央机关的工作时间应该很短,也是无缘深入的。

不过,他在这个阶段确曾经和不少后来的中共名人关系不错,其中包括胡耀邦,据说沈晚年和大陆联系,乃至赴大陆“就医”,都与胡有关联。

台湾方面出于宣传目的,曾说沈之岳给胡耀邦担任过文化教员。这就有点儿说过头话了,因为胡耀邦参军之前是中学生,当时在中国社会当之无愧属于知识分子,且早就有好学之名,哪里还需要文化教员?

倒是沈之岳自己比较坦诚,说他和胡耀邦的交往中,是给胡提供了不少上海等大城市的社会情况和海派知识,这个是胡原来所不了解的。

前几天要写沈之岳,想起这段回忆来,和老先生联系,才知道老人家已经退休了,耳朵有些背,但是头脑依然清晰。

“沈之岳幸好是被揭出来是军统特务啊。”老先生说的观点很怪。

原来,1963年沈之岳在澳门设立特务机关,对大陆进行袭扰、情报活动,并试图刺杀大陆当时的国家首脑刘少奇。由于消息泄露,公安部长王芳披露当时曾有机会通过澳门警方生擒沈之岳回大陆,但最终没有这样做(当然这只是机会,没有必抓的把握)。

假如沈之岳真的是从延安投入国民党的“叛徒”,恐怕对他不会这样客气。共产党对“叛徒”下手从来不留情,解放前对沈之岳一直是必欲杀之而后快。但假如像沈醉等供认的,沈之岳原来就是军统特务,则属于各为其主,就没有必要这样严厉了。

共产党的传统做法,敌人不但是要消灭的目标,还是要争取的目标,叛徒,则只有消灭一途。

有趣的是,按照老先生说法,沈之岳虽然被证明了是派进延安的军统特务,但由于他隐蔽太好,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对他的履历始终不得而知,竟然依然沿用他自己在延安的说法,称其为中央大学的学生出身。

沈之岳的老底,直到20世纪80年代早期,一份来自台湾的文献才将其揭开。这份文献是一个国民党官员在老同学聚会后写的感言,基本说清了沈的来历。

这个人,就是沈之岳在“中央警校”的同学,王鲁翘。

其实,王鲁翘也是个传奇人物,其人生之精彩,不亚于沈之岳。

二、被抓进的军统局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蒋介石40万大军灰飞烟灭

关键词:

上一篇:朝鲜战争美国为何宁愿战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