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中国军情 > 毛主席亲自道谢

原标题:毛主席亲自道谢

浏览次数:192 时间:2019-10-06

在抗美援朝期间,常香玉捐献一架战斗机的故事广为流传,成为那个时代爱国主义的重要典型。其实,除了常香玉,还有很多人也都捐献过战斗机,比如今天要介绍的舒万龄。

舒万龄1894年出生于湖南芷江县乡下一户穷苦人家,23岁的他便主动到芷江县城,在一家福星昌酱油厂打工。

图片 1

舒万龄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但头脑灵活,不到半年,酱醋制作的主要流程和配方,便已基本掌握,逐渐能够独当一面。正当舒万龄放开手脚、誓死效力的时候,1928年中秋节,老板却驾鹤西去。

身怀绝技却走投无路的舒万龄,在做生意的同乡点拨下,决定到贵州的镇远发展。因为技术过硬,他精心生产的酱油、醋、豆酱等产品,以特色新、质量高、味道好、价格合理,迅速打开了市场,并扩大了生产规模,挂出了“舒祥泰酱园厂”的招牌。

虽然已是商贾巨富,舒万龄却仍然保持一颗平常心,一年四季剃光头,着布衣,穿草鞋,天天和工人一起做工,晚上还经常钻进霉房,一干就是大半夜。

1949年11月8日,镇远解放。舒万龄主动将解放军接到厂里,拿出大米、油、盐、酱等来慰问。看到战士们的脚板起了血泡,便带领员工烧水,给战士们泡脚。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在“保卫新中国,保卫世界和平”的抗美援朝运动中,舒万龄二话不说,挖出了几罐埋藏地下多年的银元,吩咐四个帮工,挑着四担系着红绸布的银元送到银行捐献。

这件事惊动了地委书记张锦屏,连连夸奖舒万龄的爱国义举,同时也将朝鲜前线战士缺衣少吃、挨冻受饿的情况说了一些。

张书记的话,舒万龄听进了心,没有国,哪有家?过了几天,一支打着彩旗、抬着扎上大红花大抬盒的队伍,在喧天锣鼓声中,高呼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打倒美帝国主义!”等口号,走上了大街。途中,源源不断地有市民加入,引起了巨大轰动。

张锦屏闻讯赶来,得知舒万龄又捐了一万银元,异常激动,他站在临时讲台上高声宣布:“同志们:前天,舒万龄先生捐献四千块银元,今天又捐献一万块银元,两次加起来就是一万四千块,按币值计算,完全可以购买一架战斗机……”

1962年,在北京参加全国工商业代表大会时,这位作出巨大贡献的老人,幸运地成为12名特邀代表被接到中南海,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在跟舒万龄握手时,毛主席还特地提起了这件事,对他表示了感谢。

1984年1月,舒万龄病逝,享年90岁高龄。XLW

蔡正国作为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的高级别将领,一生中有很多传奇经历。如果没有在朝鲜战场阵亡,按照授衔标准,他至少是少将军衔。

蔡正国,1934年10月参加长征,任红三军团教导营一连支部书记。在贵州土城战斗中,一颗子弹钻进了蔡正国颈喉肩窝部的深处。

在没有医生没有任何治疗药物的情况下,蔡正国让战友们把他按在门板上,用刺刀生生地挑出了肩窝深处的子弹。

解放战争时期,东北野战军第二兵团司令员程子华,考虑到四纵十二师自塔山阻击战开始以来一直担任正面阻击任务,战斗伤亡减员很大,决定调十师二十八团接替十二团负责防守塔山以东阵地。

蔡正国正是十师师长。刚从华北海运到葫芦岛的国民党精锐部队九十五师投入战斗,该师号称“赵子龙师”,扬言“没有赵子龙拿不下的阵地”。

面对着敌军的强大攻势,十师二十八团毫无畏惧,沉着应战,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战斗打得十分残酷。战斗结束后,蔡正国麾下的十师二十八团荣获“守备英雄团”的荣誉称号。

1951年3月,蔡正国调任五十军副军长,在第五十军到任一个来月,就赶上了第四次战役。第四次战役开始前,五十军军长曾泽生和军政委徐文烈赴志司开会、军参谋长舒行回国集训。

所以在第四次战役最初几天,也就是五十军汉江阻击战最艰难的阶段,主要是蔡正国副军长在军副参谋长李佐等同志的协助下指挥的。

从1952年1月25日开始,“联合国军”在汉城以北全线发起大规模进攻。属于正面防御的五十军,面对的敌人是英军第二十七旅。

该旅是入朝英军的精锐,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装备优良,配有一个坦克营。连续两天,英军的坦克全部出动,在炮火支援下,以集群冲锋的方式夺取了五十军的三个阵地,英军只有4辆坦克被毁。

第四次战役结束后,第五十军的战绩得到了志愿军总部的表彰。彭德怀等首长认为,把蔡正国放到五十军是选对了人。

4月12日晚上9时,第五十军的坑道外的军部驻地,即一栋砖瓦结构的民房里,正在召开军事会议。9时40分左右,夜空里响起敌机的轰鸣。蔡正国正准备结束会议,一颗炸弹轰然爆炸。

飞溅的弹片,击中了蔡正国和他身后的作战处处长。蔡正国的头上和胸部多处中弹,被抬入坑道后昏迷过去。由于失血过多,当晚10时,蔡正国心脏停止了跳动。

人们从蔡正国的上衣荷包里,找到了一张字条,那是他头天才写好的给妻子张博的信。信中写道:自己在朝鲜前线一切都好,部队打的都是胜仗,让妻子不要挂念。

等这次战役过去,他就请假回来看她和儿子。没想到,这封信成了蔡正国的遗书。

五十军军部被炸事件,是志愿军入朝作战3年以来最严重的事件。在国内的彭德怀接到电报后,惊得说不出话来。同一天中午,正在午休的毛泽东,被叶子龙叫醒。

在看了志愿军总部发来的电报后,他口里失声地“噢”了一下,刹那间脸色有些发白。毛泽东随即神情有些木讷地站着,喃喃地说:“蔡正国,蔡正国,不幸殉国,又折我一员骁将!”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给蔡正国颁发了“独立自由一级勋章”和“国旗一级勋章”各一枚。

邓华曾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兼第一副政治委员,协助彭德怀组织指挥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全过程。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毛泽东主席在北京先后3次召见邓华,部署任务,了解战况。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党中央做出抗美援朝的重大战略决策,在选任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兼第一副政委时,毛主席把目光投向了年仅40岁的第13兵团司令员邓华。

7月19日,正在位于广州的兵团司令部作战室一幅巨大作战地图前研究思考朝鲜战况的邓华,突然接到来自中央的一封急电:“边防迫切,任务光荣,希早日来京面授机宜。”邓华立马轻装简行,从广州乘火车北上首都。

7月底的一天午后,邓华接到毛主席召见的通知,随同毛主席秘书叶子龙驱车前往中南海。在中南海菊香书屋,毛主席握着邓华的手,亲切地对这位即将肩负重任的爱将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邓华1910年4月出生于湖南省郴县,1928年参加湘南暴动,同年7月随起义部队上井冈山,从此便在毛泽东领导下转战南北,从一名基层干部,逐步成长为一名年轻有为的高级指挥员。

毛主席称赞邓华:“海南岛一仗打得不错嘛!有些事情,真好像事先算计好一样,要是晚打两个月,很可能变成第二个台湾。”木船打军舰,几万大军渡海登陆,与金门之战相比,组织指挥之得体,简直出人预料。

毛主席话锋一转,切入正题:“看样子杜鲁门在朝鲜是不会罢手的。你们的任务是保卫东北边防,但要准备同美国人打仗,要准备打前所未有的大仗,还要准备他打原子弹。他打原子弹,我打手榴弹,抓住他的弱点,跟着他,最后打败他。”

邓华兴奋地说:“是的,抓住他的弱点,跟着他打。他打他的优势,我打我的优势,这是我们对付美军的好办法。”毛主席赞许地说:“我还是那句老话,在战略上藐视他,当作纸老虎,在战术上重视他,当作真老虎。”邓华离开毛主席时深感使命神圣,任务紧迫,信心倍增。

邓华不负最高统帅的重托,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善于站在战略高度审视战役全局,协助彭德怀成功地组织指挥了5次战役,把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从鸭绿江、图们江边打回到“三八线”附近。

1951年6月初,受彭德怀委派邓华赴京,向党中央、毛主席汇报抗美援朝战况并请示军机事宜。刚到北京饭店住下,毛主席便召见邓华一行。

时隔不到1年,邓华再次踏进中南海菊香书屋,毛主席握着他的手,用爱怜的眼光久久地看着他,满怀深情地说:“邓华同志,你瘦多了啊。劳师远征,辛苦辛苦!”邓华做了汇报,毛主席听得仔细,不时点头称是,还不时在小本上作些记录。

这时,毛主席饶有兴趣地给邓华讲起应对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的作战方针,“德怀和你都是湖南人,晓得‘零敲牛皮糖’是怎么回事。对美英军,目前应实行战术小包围,打小歼灭战的方针,敲他的牛皮糖。”

毛主席坚定地说,“我们的战略方针是:持久作战,积极防御。就是要边打边谈,打谈结合,以打促谈,争取在公平合理的基础上解决朝鲜问题。”

邓华听后心里有了“底数”,十分兴奋,他再次建议,由军委统盘考虑分期安排全军部队和干部轮流入朝,通过实战学习与高度现代化装备之敌作战的经验。“对,意见很好。”

毛主席对邓华能够站在战略全局考虑问题给予了肯定和赞许。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之前,昆明军区司令员是王必成,王必成将军是粟裕大将手下的一员“虎将”,24军首任军长,华野6纵的司令员。王必成在新四军有“王老虎”的美称,和叶飞、陶勇是粟裕将军手下的三员猛将,人称“叶王陶”,在消灭张灵甫的74师战斗中,王必成率兵奇袭张灵甫的辎重要地垛庄后,飞兵孟良崮,最后将张灵甫74师迁灭,可谓勇冠三军。

首先说一说这王必成,他是开国中将,功勋卓越,曾在苏中七战七捷,贡献突出。本来对于这场战斗他都跃跃勇试,激起他心中热血了,但却在这关键时刻被调离,对他这种常年征战的人来说是一种莫大的遗憾。

他突然想到虽然他此番上不了战场,但可以让他的孩子代替他去嘛,于是他写信给自己的子女,鼓励他们为国效力,最后在他的坚持之下,他的儿子和最疼爱的小女儿都上了前线。最后更令人感动的是他那已怀孕两个多月的儿媳也要主动上战场,也得到了王必成的支持。

说起那场对越自卫反击战,我们大家可能很少有人知道在这之前,主帅还遭到了一次调换,由王必成换成了杨得志。我们大家也都知道阵前换帅是兵家大忌,可邓小平肯定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那他又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王必成是四方面军出身,早年与粟裕并无太大联络。抗日战争迸发以后,王必成所在的部队划归粟裕指挥。从此,王必成就跟随粟裕左右,参与了黄桥战役,孟良崮战役。王必成也被粟裕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所服气。王必成也在多种场所维护粟裕。1958年,彭德怀在成都开会批判粟裕的军事教条主义。会上有不少人都带头批判粟裕,以至是粟裕的一些老部下也都附和。这时分只要王必成坚决站在粟裕一边。

粟裕是我军著名的军事指挥员,王必成在他手底下打了很多漂亮仗。1946年,国民党的悍将张灵甫向解放区大举进攻,他连克涟水和临沂等城,将苏北的解放区逼至山东。王必成也在这些战役当中吃过张灵甫的亏,他不断在寻觅报仇良机。

1947年,张灵甫的整编七十四师孤军冒进。粟裕当机立断决议围歼七十四师,王必成得知这一音讯以后兴奋地从床上蹦了起来。经过激战,王必成的六纵率先攻进张灵甫的指挥所,全歼张灵甫的整编七十四师三万多人。王必成终于报了涟水一仇。

由于粟裕,王必成在战场上如鱼得水。同样由于粟裕,王必成失去了自卫还击战的指挥权。怎样回事呢?粟裕与许世友关系不是太好,这形成王必成与许世友的关系也不太融洽。1979年,上级决议由许世友指挥自卫还击战,王必成被暂时换将,这也是他终身的遗憾。

原因真的是这样吗?我国曾对越南抗法抗美战争进行了长期大量的军事和物资援助,陈赓大将、韦国清上将、杨得志上将分别进入越南指导过越南的独立战争。越南军队的很多军官都在我云南步兵学校进行过正规的学习,可以说,越南和我国打仗是"徒弟"和"师父"过招。

邓小平用杨得志主要因为他对越南地形和军队的熟悉。抗美援越的1967年,杨得志曾以抗美援越军事代表团团长的身份访问越南北方很长一段时间,详细地考察了军事形势,并对越南军队的作战和训练提出了很多科学的建议和指导,因此对越南军队的作战形式和“招数”具有相当了解。

所以,邓小平同志以弥天大勇临阵换将,用熟悉越南情况的杨得志上将换下王必成中将。最后,杨得志上将果然指挥我军打出军威。其时,杨得志受命负责西线云南边境的战事,军事界普遍认为西线战绩优于广西边境由许世友负责的东线。

单从战果上比较,我东线集团军的战绩要强于西线部队,东线集团军谅山战役全歼敌王牌13师,更是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最大战果。但说到伤亡,东线集团军却远远大于西线,甚至还出现了整个一支连队被敌人俘虏的局面。也正是由于西线战功的卓越,杨得志事后得以晋升总参谋长。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三日,中央军委下达集结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十万军人奉命集结在云南至广西的772英里的边防战线上,二十五日,我军完全封锁中越边境全线。

1979年2月17日凌晨,我军炮兵部队数十万发炮弹摧毁了越军表面阵地有生力量,我步兵部队全面进攻,直到我军攻下谅山,深入越南40多公里,从2月17日至3月5日宣布撤军,短短17天,双方合计伤亡10万以上,日均6000人,用血流成河来描述这场边境战争绝不夸张。

1、首战两天伤亡4000多人

2月17日6时25分,我广西至云南772英里边防部队阵地,以猛烈密集的炮战开始轰击越军阵地,持续近一个小时的炮轰,基本摧毁了越军表面阵地的有生力量,我军坦克部队配合步兵开始向越军阵地纵深推进,然而,我军猛烈的炮战并没有致命打击消灭久经战火熏陶的越军主力,我军步兵遭到了越军的顽强抵抗。

由于我军深受文革乱军的影响,单兵素质,远不如越军,加之我军大部队行径作战,伤亡巨大。17日,东线部队在我军炮兵的猛烈炮轰之后,开始了友谊关突破,然而,无论是基层指挥员,还是战士,都缺乏实战经验,战士冲击时队型过于密集,越军的炮火,自然是会钻进我军战士的躯体,伤亡惨重。

17日、18日,我人民解放军部队广西和云南战场,传来两天伤亡达4000多人的消息,而且战场大批伤亡人员出现,更使我军后勤部门措手不及,无力全部救治,伤员死亡很多,教训深刻,我军前线指挥机关和中央军委震惊了,中央军委和东线指挥许世友,西线指挥杨得志,命令我军后勤部门增加部队加大抢运伤员的战斗,把战场伤员运回后方治疗。

我军进入实战初期,死亡率确实相当高,个别连队伤亡甚至到达了百分之九十,一般作为尖刀连的部队,最后一个连回国的一般只有十几个人,一个班剩下不到一两个人。我军前线指挥机关面临战场现实,善打游击战的许世友,立即改变作战部署,直到2月底以后,我军的伤亡才逐渐减少。

查阅1983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档案,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我军歼灭越南正规军近6万人,其中击毙敌人42000多人,击伤10000多人,俘虏2000多人。

我军伤亡2.7万人,其中阵亡将士为六千多人,负伤战士为2.1万多人。但从另外的资料显示:中越伤亡总数近乎相等,中方约6万多人,越方不到8万人。但中方伤亡中,伤者占大多数,死亡仅6000余人。越方则死亡率很高,死亡人数约近5万人。

2、500多名烈士不是倒在敌人枪口下死亡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解放军阵亡将士六千多人中,有五百多人并没有死在敌人的炮火下,而是死在了当时解放军自己的劣质武器手中。文化大革命时期,部队受到冲击,兵工厂生产质量下降,武器低劣,结果在战场上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对越自卫反击战时的尖刀连,我军士兵的手榴弹扔过去不爆炸,冲锋枪开两下就卡壳,甚至炮弹在炮膛里就爆炸的事情非常多,许多战士都因此牺牲了。在受伤战士中,因自身武器质量问题而负伤的战士也占据了相当的比例。

3、中越自卫反击战为什么不进攻河内

1979年2月1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动用20万人的兵力,在772英里长的战线上对越南发动了进攻。在两个星期的战斗中,中国军队以伤亡惨重向越南一方推进约40公里。2月20日,西线大军攻克老街,经朗多、封上,3月4日攻克沙巴。东线大军同日攻克谅山,越北各重镇为解放军控制。而谅山以南皆为平原地带,适合中国装甲部队作战,越军再也无险可守。

但是,我军刚从文化大革命的破坏中走出来,单兵素质差,指挥员合成指挥能力低下,武器装备落后,综合作战能力不强。我军的坦克质量很差,很容易就被越军摧毁,发射的炮弹不会爆炸,有的炮兵部队在战争头一天所发的炮弹的数量比过去20年所发的都要多。

而越美战争刚刚结束,作战经验丰富,他们使用的是握着缴获美军的装备、苏联援助的大量军火和过去中国支援的军火,越军士兵普遍装备AK冲锋枪,而中国士兵还在使用56式半自动步枪,战士就连钢盔都没有装备,我军一个四O火箭筒阵地遭越军炮击,弹片就从班长李建国右侧耳朵上缘将半个头顶削去,脑浆崩了一地,当场牺牲。越军炮兵尤其了得,打得奇准不说,炮的单口径就比中国军队使用得大,且射程远,威力大。

1979年,我军就吃了越军远程炮火的大亏。我军的通讯指挥系统极其落后,仍停留在五六十年代水平。东线军区前指许世友司令下令:“歼灭之!”的命令,传到下面却变成“原地组织防御”,致使歼灭目标越852团经过扣屯以南公路溜出重围,导致穿插迂回高平敌西侧后的战术企图归于失败,就是一个大笑话。空军方面,苏联援助的米格21和米格23歼击机已是越军制式装备,而同时期中国还在使用歼6,即米格19。

因此,在攻打谅山、老街等其它边境城市的时候付出的代价很大。所以,在打下谅山之后进一步行动,对解放军是很不利的。从中国军队暴露的问题来看,1979年时的国军队作战的方法,还跟50年代差不多。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毛主席亲自道谢

关键词:

上一篇:蒋介石为了蒋经国接班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