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中国军情 > 九位竟都是他的部下

原标题:九位竟都是他的部下

浏览次数:161 时间:2019-10-06

在十位开国大将中,粟裕、徐海东、陈赓、罗瑞卿这些名字大家都耳熟能详,但对于“张云逸”这个名字,可能很多人就有点陌生了。

其实在十位大将中,张云逸的资历是最老的,官衔也曾经是最高的,其他九位大将都曾是他的部下。

图片 1

张云逸生于1892年,1909年,张云逸参加了国民党的前身同盟会,辛亥革命时,大家都知道著名的“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其实,张云逸当时也是其中一员,只是因为年龄小,个子又不高,逃脱了,否则,黄花岗就要变成七十三烈士了。

北伐战争中,著名的叶挺铁军攻打汀泗桥、贺胜桥之战,让叶挺一举成名,但叶挺独立团当时隶属于第4军12师,师长是张发奎,参谋长就是张云逸。

特别是贺胜桥一战,张云逸作为参谋长,本可以在后方督战,但他却骑着一匹大黑马,冲锋在前,还用大炮炸断了桥头吴佩孚的帅旗。

叶挺作为叶挺独立团领袖级人物,他的作风也深深感染了张云逸,他毅然脱离了旧军队,加入了红军的队伍。加入红军之后的张云逸,担任过中央军委副参谋长、红军总司令部和红一方面军副参谋长。

到了抗战时期,张云逸先后担任新四军参谋长、副军长等职,像粟裕、黄克诚这些大将都是他的部下。

图片 2

解放战争时期,张云逸担任山东军区司令、华东军区副司令、华东军政大学校长等职,在大将中,也只有粟裕能跟他平起平坐。XLW

众所周知,陈赓大将爱跟人开玩笑。1955年评军衔的时候,据说授大将的最低要求是在红军时期当过师长。因为陈赓在那段时期大部分时间在白区工作,在军队任职时间短,档案中一时没有找到他任主力师师长的经历。

于是,陈赓在授衔前,就找到李聚奎说:“老乡啊!别人都说你是老实人,过几天我给徐立清说,我当过师长,我是接替你的。你就这么说。” 李聚奎笑而不答。过了几天,徐立清找到李聚奎,问起此事,李聚奎没二话:“陈赓是接替我的师长。” 后来,陈赓果然被授予大将衔。

授衔时,毛泽东见到了陈赓,就跟陈赓开玩笑说:“怎么样,跟我干比跟蒋介石干有出息吧,我看蒋介石给不了你大将军!”

陈赓却不“买”毛泽东的账,啪的一个立正,敬礼后笑着说:“我的大将军可不是你给的,是李聚奎给的。”

“哦,此话怎讲?”毛泽东有点惊愕了。

“主席你先忙,等有机会向你慢慢汇报。”陈赓连忙打马虎眼。

其实这是个玩笑话,在授衔前,组织上已经查明陈赓在红军时期是当过师长,是红四方面军红十二师师长。但是这个故事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陈赓的好人缘和李聚奎的厚道。

陈赓被授予大将军衔后,喜开玩笑的陈赓说:“我虽然是个大将军衔,但是当年却是当元帅般神气,统帅过2位上将和一位大将。”

偏偏有人不服气:“你什么时候有过这般的荣耀?吹牛又不犯法!”

“你去查查军史,我当红12师师长时手下是不是有个团长叫徐海东?还有一个团长叫许世友,一个班长叫陈锡联?

后来有人还真的去查了军史,发现徐海东、许世友这俩是真,陈锡联那个是咋胡,人家陈锡联当时是红十师第三十团通信班的小班长。

不过这其实还是陈赓谦虚了。陈赓直接领导过的上将远远不止两个,李克农上将、,陈再道上将、王新亭上将、郭天民上将、李聚奎上将都被陈赓直接领导过。

毛主席笑着说:“我知道他,他是你手下的常胜将军,打过很多胜仗。”“没错,陈康评个中将,确实低了,我愿意摘一颗星来给他!”陈赓说。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官授衔名单公布后,陈赓大将找到毛主席,表达对评衔的看法。

毛主席微笑着说:“你被评为大将,不满意么?”“怎么会不满意呢?我觉得我自己评大将有些高。”陈赓回答说。

“那你有什么意见呢?”毛主席对陈赓非常了解,知道他这么说一定事出有因。“我一个部下只被评为中将,太低了。”陈赓直截了当地说。

哦,是你的哪个部下?”“陈康!第13军军长。”“哦,原来是他啊!”毛主席笑着说:“我知道他,他是你手下的常胜将军,打过很多胜仗。”

“没错,陈康评个中将,确实低了,我愿意摘一颗星来给他!”陈赓说。

“军衔不是我说了算,是评审组共同评定的,我也无权置喙。更何况,评定军衔这件事,本身就众口难调,不可能让人人都满意。再者,即便陈康所获得的荣誉与他的实际贡献不相匹配,但他的功劳,人民群众会记在心中,共和国不会忘记他!”

图片 3

听到毛主席这番话,陈赓大将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但这件事让他一直为爱将陈康感到遗憾。

“文化大革命”中,有人想整陈康,毛主席亲自出面保陈康。他问谢富治:“都说陈康同志能打仗,五个仗能打赢几个?能不能全胜两个?”

“那不止。”谢富治说。“五个呢?”毛主席又问。“都能打赢。”“三个仗能打赢两个,就是常胜将军。常胜将军我不保,我还保谁?”

陈康的确是一位身经百战、胆略过人、叱咤风云、屡建奇功的勇将。

他1910年出生于湖北武穴,1927年参加赤卫队,1930年参加红军。曾在陈赓手下任772团团长、13旅旅长,后来又担任第四兵团军长,昆明军区副司令员、代司令员,中共云南省委书记,兰州军区副司令员,中央军委顾问等职。

在他60多年的戎马生涯中,曾经5次身负重伤,直到他2002年逝世时,身上仍残留着11块弹片。

1935年3月,红31军攻打天险剑门关,初攻不克。军长王树声一挥手,陈康一马当先,冲锋在最前面,全营官兵紧随其后,一个个都是敢死队。他们士气如虹,势不可当,终于把剑门关拿了下来。此战为红一方面军和四方面军在川西懋功地区胜利会师,扫清了一大障碍。

1937年10月,在设伏七亘村战斗中,时任八路军386旅772团团长的陈康率团两次巧妙设伏,一举歼灭400多名日军,缴获300多匹骡马及大批军用物资, 而陈康的部队仅伤亡10余人。

1938年3月,陈康率领的部队采取分兵诱敌之计,打击晋东南的入侵日军。驻守在潞城的日军果然被诱去救,进入陈康在神头岭一带布置的伏击圈,最终将日军全歼。

陈康打过的胜仗不胜枚举,他独特的战略战术思想,受到了我军的高度重视。中越自卫反击战,就是采用的他的突袭战术。他的不少成功战例,还被编入军事教科书。

开国将帅中最有个性的当属陈赓大将了,周恩来总理曾经说过,他最喜欢的两个将军,一个是彭雪枫,另一个就是陈赓大将,毛主席对陈赓也是很喜欢,陈赓更是毛泽东开办的自修大学的学生,受毛主席思想影响很是深刻。所以他是真正的毛主席的学生之一。

陈赓在黄埔军校的时候,周恩来是政治部主任,当时的陈赓就经常在学生中各种搞怪,第一次和周恩来见面就是在搞怪,给周恩来留下来深刻的印象。

陈赓有着湖南人的火辣乐观的性格,在他的身边总会围着一群人,总会迸发出笑声,即使在最为艰难的长征时候,陈赓也能逗得大家前俯后仰,他的幽默和机智分讨人喜欢。

即使和脾气最火爆的彭德怀搭档的时候,他作为下属也能相处的很好,当时彭德怀不吃肉,坚持和士兵一样,但是彭的工作任务重,陈赓几次用计骗彭德怀吃肉,居然彭德怀都没有大骂他,要是换别人估计早被骂的狗血淋头了。

陈赓最大胆的一次,是和毛主席发生的一次,1943年,毛主席正在一个大会上作报告,大家都在认真的聆听,毛主席当时的地位已经是党的最高领导人了,他在作报告的时候,大家自然是不敢掉以轻心。

在会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陈赓抓耳挠腮,急得不行,突然,陈赓站了起来,直接走向主席台,奔向毛主席。这把在场的人都吓到了,毛主席也懵了,只见陈赓拿起毛主席的瓷杯,把里面的水一饮而尽,喝完之后还敬了个军礼。说天太热,借主席一口水。这下大家才知道为什么陈赓是干什么了,大家都笑了,连毛主席也被陈赓的真性情逗笑了。

陈赓在后来被授予大将军衔,他的传奇故事一直在坊间流传。

粟裕是解放军十位大将中唯一一位少数民族将领,位居十位大将之首。粟裕的军事指挥才能在共和国众多将领中也是首屈一指的,他能够评为大将完全是靠着杰出的军事指挥造诣和赫赫战功,不论是抗日战争还是解放战争中,粟裕都表现出了杰出的军事天赋。

粟裕1907年生于湖南怀化,曾在叶挺的部队任职。南昌起义时,粟裕担任起义军总指挥部警卫班班长,他的营长是陈赓,连长是林彪,这三位在中国近代历史上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都有颇为传奇的经历。在井冈山时期,毛主席就很欣赏粟裕的军事才能,认为他以后可以指挥几十万大军。在红军时期,粟裕先后任营长,团长师长等职,立下了赫赫战功。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八万多人进行长征,但是很多人却不知道留在根据地继续和国民党军作战的留守兵团。粟裕所在的方志敏第十军团也奉命留了下来,红十军团在和国民党军的作战中付出了巨大代价,方志敏牺牲,红十军团机会全军覆没,只有参谋长粟裕带着少数人突围了出来。

粟裕突重围后,组建起浙西挺进师,挺近师在短时间内又发展到1000多人,粟裕靠着这些兵力和国民党军在山林里打起了游击战。抗日战争爆发后,皖南八省的游击队整编为新四军,粟裕任第二支队司令员,皖南事变后任第一师师长,率领所部屡获战功,收复了苏北大量城市。

解放战争时期,粟裕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指挥第三野战军立下了很大功劳,对国家统一付出了巨大贡献。

解放战争结束后,粟裕先后任总参副参谋长,参谋长等职,但是在50年代末,粟裕的官职却越做越小,到后来只是军事科学院的院长。

对于粟裕的这一情况,陈赓大将对他说:“古往今来,两种人不讨人喜欢,一种是功劳大的人,另一种是不擅长迎合他人的人,你老兄两样都占,能过和好吗?”

解放军授衔工作并不是1955年一下子确定下来的,而是从1949年后就已经开始了,原定公布时间在1951年,后来因故调到1953年,再后来又调到了1955年。据粟裕身边的知情人透露:“评定军衔时,最初的元帅名单里,林彪排名第五位,粟裕排名第七位。”

1953年1月9日,中央军委正式发布了《关于实施军衔制度准备工作的指示》,明确指出:“如果可能的话,拟于今年7月份全军实行军衔制度”,要求全军有组织有计划地完成各项准备工作,包括草拟授衔条例及实施规程,进行军衔鉴定,研究制定军衔肩章、标章、识别符号及服装样式,制定编制军衔等。

2月17日,军委决定成立军衔实施委员会,由代总参谋长聂荣臻、第三副总参谋长黄克诚、第四副总参谋长张宗逊、总政治部副主任萧华等11人组成,聂荣臻为主任,黄克诚、萧华为副主任。1953年草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解放军军衔条例》,比1952年11月总干部部与苏联顾问商定的方案多了一级,即在少将与上校之间增设“大校”。

这样,既符合人民解放军实际,又考虑了苏联顾问的意见。新方案共设6等21级,将原上将、准上将分别改称“大将”、“上将”,将官依次为大将、上将、中将、少将;校官增设大校一级,依次为大校、上校、中校、少校;其余也略有变动。

中共中央规定,元帅和大将由中央书记处提名,政治局讨论决定;上将至少将名单由总干部部和总政政治干部部分别提出,报请军委批准授予;校官人员名单由各总部、各军兵种和各大军区提出,报总干部部和总政政治干部部在全军统一衡量。因此,粟裕的军衔问题只能是由书记处、政治局以上领导人考虑的。

从《关于实施军衔制度准备工作的指示》可以看出,中共中央、军委指示“拟于今年7月份全军实行军衔制度”,明确要求进行“军衔鉴定”工作,也就是初步确定各级军衔人选。这一点清楚地表明,包括元帅在内的授衔人选最初“鉴定”,至少是从1953年7月前即开始的。

否则,仅要求下级单位“今年7月份全军实行军衔制度”是不可想象的。尽管这一年的正式授衔后来还是因故取消了,但这个授衔形式的取消显然与已经进行了的“军衔鉴定”并不矛盾。这里有一个突出的例子:1953年10月,贺龙率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到朝鲜慰问,于30日到志愿军王必成部视察。

在对高级将领讲话时,评论过国内正着手施行的军衔制。《贺龙全传》记载如下:

“这时,正值解放军搞评级定衔,大家的思想比较活跃,贺龙这次是代表军委向志愿军各部队的负责干部专门做思想工作来的。这个工作应该怎么做呢?贺龙首先从自我讲起。他说:‘不瞒同志们说,军委已内定我为一名元帅了。

我知道,这元帅衔是党和毛主席给我的荣誉和勉励,也是无数战友和先烈流血牺牲的结果。’他语重心长地说:‘请大家闭上眼睛想一想,从北伐到长征,从抗日到解放战争,直到这次抗美援朝,有多少好同志在我们的前头英勇地牺牲了,朝鲜土地又埋了多少好战友的忠骨。他们,我们应该给他们定个什么级,定个什么衔呢?”

贺龙1953年10月即已知道自己内定为元帅,可见在此之前,元帅人选已经在切实酝酿考虑,也就是中共中央、军委指示的“鉴定”了。此时,尚未成立中共中央军委,第一届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于1949年10月决定,统一管辖和指挥人民解放军及其他武装力量的最高统帅机关是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粟裕为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军委第二副总参谋长,在28位军委委员中,粟裕排名15位。

值得注意的是,后来授衔元帅的罗荣桓不在这一名单之列。名列粟裕之前的军委委员分别是: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程潜、贺龙、刘伯承、陈毅、林彪、徐向前、叶剑英、聂荣臻、高岗。

除开大元帅候选人毛泽东、起义将领程潜以及主要负责地方工作的委员刘少奇、周恩来、高岗,粟裕排名刚好第10位。作为华东野战军负责战役指挥的副司令员与代司令员,极有可能在这一阶段被列入元帅的人选之一。

据粟裕身边的知情人透露:“评定军衔时,最初的元帅名单里,林彪排名第五位,粟裕排名第七位。”

然而,尽管毛泽东要给粟裕授元帅,基于一贯的谦虚和其他方面的种种考虑,粟裕提出了辞帅的请求。据《历史的真言——李银桥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纪实》记载:

1955年9月中旬,毛泽东赴邯郸视察。回到北京后的一天深夜,毛泽东和周恩来、朱德、刘少奇一起在中南海颐年堂的小会议室里,商讨解放军高级将领的授衔、授勋事宜,李银桥和成元功、郭仁、石国瑞等人侍卫在侧间房中,听毛泽东谈起了粟裕。

毛泽东吸着烟说:“论功、论历、论才、论德,粟裕都可以领元帅衔:在解放战争中谁人不晓得华东粟裕呀!”

周恩来说:“可也不能不兼顾中国革命的各个历史阶段和各野战军的情况,要尽量做到人心舒畅、鼓舞士气,使全军有一个新的气象、新的面貌。”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九位竟都是他的部下

关键词:

上一篇:为何彭德怀临终呼喊他的名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