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中国军情 > 军委副主席心里一震

原标题:军委副主席心里一震

浏览次数:137 时间:2019-10-06

1985年9月30日,许世友病情进行性加重。整天昏睡不醒,大小便失禁,两下肢有不少出血淤斑。医疗小组再一次下了“病危通知书”。许世友的嘴含糊不清地吐出了几个音节,杨尚昆听懂了,在旁的同志也听懂了。许世友说:“我完蛋了!”

1985年春节前夕,许世友感到腹部时时胀痛,他总是咬着牙忍着,没有当回事儿。不仅如此,他还不让身边的工作人员和家人知道,以免大家认为他“身体不行”。

3月的一天,许世友到上海华东医院去作例行体检时被查出肝癌。301医院政治委员、许世友的老部下刘轩庭建议他转到北京治疗。

图片 1

“我不去北京!”许世友说。

“为什么不去呢,北京的条件好呀!”

“北京的路太窄。”许世友说。

“北京有长安街,路很宽啊。”

“人多啊……我吵架吵不过他们。”

许世友所说的“他们”到底指谁,刘轩庭不好问穿。但许世友自己心里清楚,只是一时没有点破。

图片 2

任凭在宁的老领导、老战友、老部下们怎么劝说,许世友就是不愿意作进一步的检查治疗。他固执地住在南京中山陵8号,一步也不肯离开。

1985年9月初,南京军区总医院抽调精兵强将组成特别医疗小组进驻中山陵8号,对许世友实施系统性的监护治疗。然而,病情丝毫不见好转,反而更加严重。

肝癌所造成的巨大疼痛,残酷地折磨着许世友。一直陪在病榻前的他的一个儿媳妇说:“他疼起来,从来不叫疼。有一次疼得厉害,说要打针,还没来得及打,又说不打了。自己咬着牙坚持,一声不哼,从发病到去世,我没有听到他哼过。他疼的时候,不让别人在他身边,房间里一个人都不能有,他内心不愿意别人看到他疼痛的那副样子。”

一天午饭后,许世友要上卫生间,他要自己去。可是十多分钟过去仍不见他出来。护士有些不放心,便走过去看看。推开门一看,她一下惊呆了:许世友司令员正用头使劲地往卫生间墙壁上撞!

大家心情非常沉重。对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医疗小组和工作人员中,对此有些不同的解释。有的同志认为,许司令头痛难忍,用撞击来发泄和减轻一些痛苦;有的说,许司令神志不太清楚,控制不住自己,出现短暂性意识障碍。

无论是谁,此时都不愿把许世友这一反常的举动与“自杀”这两个刺眼的字联系在一起。

然而,没过几天,又发生一件令大家震惊的事:那天,趁旁边暂没人时,许世友用毛巾勒在脖子上,两只手用劲地死死拉紧,脸部肿胀,呈现出令人恐怖的猪肝色。幸亏护士迅速赶到,才把许世友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

图片 3

许世友一生爱“动”。自医疗小组住进中山陵8号后,军区医院老院长高复运同志,每天上楼都向许世友说“首长,要注意静养,最好卧床休息”之类的话,许世友依然活动,每天坚持散步。办公桌上的台历,天天都会留下他的记录:3000米、3500米……可是,到了后来,由于病情的不断恶化,早上起床时,许世友自己就爬不起来了,他的腿水肿得连行走都很困难。即使如此,他还是躺不住。他叫来军区派驻的保卫处陶处长,提出要乘车出去兜风。他的理由很充分:坐在吉普车上,车颠人也颠,这就是一种很好的活动。他感到舒服,对配合治疗也有好处。

有一天,许世友出现了烦躁不安的情绪,嘴里吃力地咕噜着。值班护士凑上去听了好半天,才听明白:他要“活动、活动”。

本来许世友就是属于高度危重病人,必须绝对卧床休息,以免引起肝破裂大出血或呼吸衰竭;另外,他已卧床不起个把月了,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其次,由于严重腹水和全身性水肿,体重超过200斤,谁能抬得动他去“活动、活动”?!工作人员、医护人员和亲属们,都感到一筹莫展。

图片 4

许世友想“活动”一下,这可能就是他最后的一次要求,不满足他,谁都有些于心不忍;特别是依许世友固执的性格,你不让他“活动”,他偏要想法“活动”,这难免会引出更大的麻烦来。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绞尽脑汁在想两全其美的办法。最后,有人提议,把他搬到沙发上坐坐,让人推动沙发,在病房里“走”一圈,“兜兜风”。这个建议得到了同志们的一致赞同。

很快,叫来了七八个强壮青年,使出吃奶的力气,把许世友从床上“搬”到沙发上,开始了许世友一生最后的一次“活动”。“活动”够了,许世友就睡着了。这次睡得特别安静。 “我完蛋了”

1985年9月30日,许世友病情进行性加重。整天昏睡不醒,大小便失禁,两下肢有不少出血淤斑。医疗小组再一次下了“病危通知书”。

中央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杨尚昆,亲自到南京看望许世友。工作人员在许世友的耳边大声告诉他:“军委杨尚昆副主席来看望你啦!是从北京来的!是代表邓小平主席来的!”许世友依旧紧闭着双眼,没有任何反应。叫了几遍之后,他的喉咙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响。

许世友的嘴含糊不清地吐出了几个音节,杨尚昆听懂了,在旁的同志也听懂了。许世友说:“我完蛋了!”

大家心里不由得紧缩了一下。从不言死,从不怕死,也从不相信自己会死的许世友,现在终于明白自己“完蛋”了。这更增加了杨尚昆等在旁同志们的悲伤。

1985年10月22日16时57分,开国上将许世友走到了他生命的尽头,在南京军区总医院永远闭上了眼睛。这一年,许世友80岁。XLW

图片 5

在电视剧《上将许世友》中就记录了这个故事——

图片 6

许世友将军的一生,是个传奇的一生。他出身于贫苦农家,曾在少林寺当过武僧。抗战时期,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校务部副部长,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副旅长,山东纵队第三旅旅长,山东纵队参谋长,胶东司令员。在土地革命时期、解放战争时期立下赫赫战功。

图片 7

共和国成立后,被授予上将军衔,并担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南京军区、广州军区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许世友一生共有十个子女。许世友长子、次子早夭折,第三子许光,自1929年出生即在家务农,全国解放以后找到许世友。图为:1956年许光任北海舰队宜川号军舰副舰长。

图片 8

许光在山东军区文化速成中学学习。参军后,他先后在华东军政大学山东分校、第十二步兵学校、第五航空兵学校、中国人民海军第一海军学校和海军高级学校学习,成为新中国成立后我军第一批本科学历海军军官、北海舰队的首批舰艇长。图为:1956年许光任北海舰队宜川号军舰副舰长。

图片 9

1965年,许世友经过反复思考,决定让许光回到家乡,照顾祖母,替父行孝。许光遵照许世友将军嘱托替父行孝,从繁华的海滨城市青岛调回到新县人武部任职,由海军作战部队的军官改任县人武部参谋。2013年1月6日去世。图为:1977年,许世友与许光以及孙子、孙女合影。

图片 10

第四子许建军亦系许世友第三任妻子田普的长子。原南京空司团级参谋,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被告触犯军纪被捕入狱,现已平反。出狱后许建军在广州、珠海一带经商,有消息称其患上抑郁症,已于2012年离世。图为:许世友夫妇与子女合影,左一为许建军。

图片 11

第五子少将许援朝,许世友与田普幼子。曾任安徽省军区司令员。后出任江苏省军区司令员。图为:许援朝担任江苏省军区司令员时旧照。

图片 12

许援朝1951年2月生,1969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7年2月参加工作,少将军衔。1969年08月任坦克十师三十七团一营三连排长、副连长、连长,党支部委员、副书记,团司令部作训股参谋。图为:许援朝担任江苏省军区司令员时旧照。

图片 13

1983年07月任江苏省南京市下关区人武部副部长;1985年09月任南京军区司令部装甲兵部正团职参谋;1990年03月任第一集团军坦克第十师副师长;1992年10月任南京军区后勤部军械供应部副部长。图为:许援朝担任江苏省军区司令员时旧照。

图片 14

2005年05月任安徽省军区司令员、党委副书记,南京军区党委委员;2006年10月任安徽省委常委,省军区司令员、党委副书记,南京军区党委委员;2009年07月任江苏省军区司令员,南京军区党委委员。图为:许援朝担任江苏省军区司令员时旧照。

图片 15

大女儿许丽为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退休干部,现在上海饭店任高级会计师。图为:许世友夫妇与子女许建军、许援朝、许丽、许桑园、许华、田小兵合影。

图片 16

二女儿许桑园原服役南京空政,后从事导演工作,现任南京空军医院副院长;三女儿许华,四女儿田小兵,南京高教研究会秘书长。图为:许世友夫妇与长子许光、华山、援朝、小兵、长孙道昆合影。

图片 17

2010年时任二炮后勤部卫生部处长的许道江上校夫妇一行在县长杨明忠,县人大主任易明炜,县委常委、县人武部政委武仲良等县领导陪同下拜谒了祖父许世友将军墓。XLW

王副司令在战争年代号称“王老虎”,特别能打仗,和许司令是一个乡的人,当兵还是许司令带出来的。可能正为这个,许司令对他始终不肯原谅……

图片 18

1980年初,王必成调军事科学院工作。后来,因身体不好,中央军委于1981年12月批准他到南京休息治病。对南京,王必成有深沉的眷恋之情,这里有他战斗、工作的足迹,有众多的老战友。1982年初,王必成刚住进南京普陀路1号,许世友便前来看望。

春节这一天,王必成前往中山陵8号看望许世友。两位老战友的心情都很好,他们谈了许多,谈了许久。王必成感慨地对许世友说:“许司令,当年我们100多位赤卫队员,现在只剩下你一个队长和我一个队员了,我们都是幸存者。”摄影记者还为两位老战友拍摄了合影,气氛十分融洽。然而,令王必成没有想到的是,没过多久,风波又起。

图片 19

1984年1月10日,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华东组在南京举行第一次会议,学习中共第十二届二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整党的决定》。会上,许世友发言,讲着讲着,突然话锋一转:“军区有三个老红军,他们都是过草地的,文化大革命中造反夺权,至今没有交代。”一言既出,满座皆惊。大家明白这指的是南京军区原副司令员王必成、林维先和副政治委员鲍先志。

王必成作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也是与会者。一点儿思想准备也没有的王必成,本想讲话反驳几句,一看已是下午4时多了,便写了个条子给参加这次会议的顾问委员会秘书长荣高棠,请他转给总书记胡耀邦和顾问委员会副主任薄一波,表明自己不同意许世友的发言,但因时间关系,顾全大局,保留意见,不作发言。

许世友和王必成都是很有个性的传奇将军,他们两人有很深的渊源——正儿八经的老乡,两家相隔没有几里路。

1927年,许世友、王必成都参加了麻城地区的农民运动和黄麻起义,许世友是农民赤卫队队长,王必成是队员。后来,他们都参加了红四方面军。抗日战争时期,许世友战斗在胶东地区,王必成战斗在苏南、苏中地区,相隔并不远,不久又激流归大海,汇入陈毅、粟裕的麾下,重新走到了一起。许世友是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司令员,王必成是第六纵队司令员,两人都是华东野战军有名的战将。

图片 20

1955年,许世友任南京军区司令员。同年,王必成从抗美援朝战场回国,任上海警备区司令员,五年后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从此,两位老战友更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个人感情深厚,工作合作默契。谁知,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竟使两人的关系急转直下。

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许世友看不惯社会上的恶劣风气,向军委请假,到大别山深处休息养病,以后又被周恩来接到北京中南海保护起来。南京军区的工作主要由副司令员张才千、王必成、林维先和副政治委员鲍先志等负责。

造反派多次冲击南京军区领导机关。迫于无奈,王必成等人接见造反派,有时话讲得并不错,但被造反派改头换面,加以歪曲;面对瞬息万变的政治气候,有时也难免说几句错话。在大别山或中南海的许世友“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对南京军区的诸多事情了如指掌,加上一些虚虚实实的传闻,结果对王必成、林维先、鲍先志的一些讲话、表态不满。

图片 21

许世友回到南京后,立即点了王必成、林维先、鲍先志的名。曾任许世友的秘书、国防大学原政治委员李文卿在《近看许世友》一书中写道:

许司令在后方医院时,他们出面接待军区“三团两队”等军内造反派的代表,被逼迫在机关和部队搞“四大”的意见书上签了字。

春节期间,有一包他们签字的材料从南京送到上海,许司令一看就火了,对我们说:“这是乱军,是自毁长城,告诉军区不准公布。”

主官离位,王、林、鲍在家负责分管的工作,全力应对混乱,处境十分艰难。他们在那个意见书上签字,除了被强迫,也有政策还不明朗的原因。许司令当众批评他们和造反派签的是搞乱军队的协议,分量已很重,还又甚而言之:乱军是为了夺权。一句话上了纲,一点回旋余地也不留。

后来,毛泽东、周恩来把王必成等人保护起来,住在北京总参第一招待所一年多。1969年12月,王必成被分配到昆明军区任第一副司令员。林维先调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鲍先志调任济南军区副政治委员。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军委副主席心里一震

关键词:

上一篇:毛主席写了几个字

下一篇:凭三大功绩位列开国大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