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中国军情 > 我死不瞑目

原标题:我死不瞑目

浏览次数:174 时间:2019-10-06

刘华清,上将,曾任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今天,人们可能更加津津乐道的是他的另一种称谓:“中国航母之父”。

“如果中国不建航母,我死不瞑目。”

图片 1

“我国对航母作过可行性研究,我也为此做了一些工作。”在个人回忆录中,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如此总结其对中国航母发展的贡献,之前他曾担任海军司令员7年之久。

尽管他认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些工作”,人们却早已将“中国现代海军之父”、“中国航母之父”两顶桂冠加冕于他。

搁浅

刘华清第一次与航母结缘可以推到1970年,当时他54岁。那一年距离刘华清加入海军已有18年。

1952年,解放军首任海军司令员萧劲光将15岁就加入中国工农红军的刘华清从陆军拉到了海军。1953年,刘华清担任第一海军学校副校长兼副政治委员,之后,他又先后成为北海舰队副司令、国防部第七研究院院长、六机部副部长、国防科委副主任。

文ge中,江青有一个鉴定:“刘华清是坏人。”刘华清当时并不知道这一评语,他曾向一位海军主要领导人询问自己的工作情况,被告知:“据观察,你还是老老实实干工作,没有什么背后活动。但江青说过,’刘华清是坏人,不能用’;根据是什么,海军不清楚,也没办法。”

1969年,无事可干的刘华清“有点灰溜溜”地重回海军,担任造船工业科研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次年,刘华清组织了第一次航母专题论证。

1970年4月,国防部第七研究院召开紧急会议,传达了中央军委决定海军组建航空母舰研制队伍的命令,并要求就航母的内容做一次汇报。以此为开端,七院开始组建航母的论证队伍,1970年7月,航母项目启动。

但不久之后,由于一系列变故,这个项目最终搁浅了,刘华清的“航母之梦”也搁浅了。

汇报

1970年的搁浅,并未冷却刘华清对航母火热的心。

当时,海军刚编制了第三个规划,也就是海军舰艇十年发展规划。8月末,刘华清看到了这份规划,非常失望。他好几天睡不着觉,躺在床上想,这是海军和国防建设的一件大事,竟处理得这么不切实际。

想来想去,刘华清觉得不能沉默,他用两天时间写出了《关于海军装备问题的汇报》,“呈报邓副主席并毛主席”,并给当时的海军政委抄送了一份。

“这似乎是不应由我过分担忧的事,但是,我今天还是一个海军战斗员,不管怎样,还有一份责任感,有责任建议。”刘华清在汇报中写道。

在这份汇报里,除了指出“十年规划”中存在的八个问题。他认为,海军作战的方针仍是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在近海歼敌为主,同时也要敌进我进,既要在近海,也一定要到远海敌后去打击歼灭敌人。为解决中、远海作战的空中掩护、支援配合等问题,有必要尽早着手研制航母。

刘华清建议,不要再搞十年规划中的8000吨的大型导弹驱逐舰,将人力、财力拿出来搞航空母舰,先搞常规动力的,排水量在4万吨左右,不一定搞8万吨、10万吨的。

刘华清也陈述了自己主张的原因:“海上的战斗规律早就是空中、水面、水下各种兵力的协同战斗。我国要大搞经济建设,有些重要战略物资还需从国外进口,必将大大发展海外贸易,掩护海洋交通和保护海洋资源的任务都是繁重的。但是我们不能到外国去建设任何基地,只有解决机动的飞机场和导弹发射场。执行这些任务离不开去远海,要到远海作战就不能违反这个立体协同作战的客观规律。”

基于这些认识,刘华清得出结论,将来大战发生,海上战争将比历史上任何一次大战的规模要大、要激烈,把战略导弹和飞机放在大型潜艇、水面舰艇、航空母舰上要机动得多,不易受到摧毁。

“我们暂时不一定要在这方面同敌人相比,也不一定按敌人的办法干,但是总得要研究对付的办法才行,而且相差的距离不能太远,不能闭眼捉麻雀。”刘华清说,我国当时的工业和科学技术条件足以具备解决制造航空母舰的问题的能力。

令刘华清稍感欣慰的是,这次“上书”在海军内部引起了不小的议论,他的建议思路同以后的中央决策也大体上一致。只是,建造航母的建议还静静停留在字面上。

访美

1979年1月,中美正式建交,不久后,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布朗访华。美方同意中国先派遣一个军事技术代表团前往美国,中央军委决定由刘华清带队赴美。

曾任中国舰船研究院副院长的尤子平当时随刘华清一同访美并第一次登上了美国的航空母舰。尤子平回忆说,那一次在美国考察的最后一天,代表团连续参观了“福克斯 ”号导弹巡洋舰、“塔拉瓦”号两栖攻击舰和“小鹰”号航空母舰,均为美国海军的重型主战舰艇,虽然美国海军接待隆重,礼遇甚高,但技术露底不多。

尤子平坦言,中国代表团走马观花,仅留印象而已,尤其是航母,楼高数十层,上上下下。不过,当时已年过花甲的刘华清还能坚持下来。

“客观地说,当时我们访美,主要目的是看能否从美国争取到较先进的军事装备技术合作。”尤子平说,“航母这东西,留下的印象固然十分深刻,对其技术含量和发展难度有了初步认识,但看看就罢了。差距太大,当时就眼馋这个,不现实。”

但在刘华清看来,“’小鹰’号航空母舰……规模气势和现代作战能力,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他认为,正是航母的出现,把海战的模式从平面推向了立体,实现了真正的超视距战斗。

启动

1982年,刘华清被任命为海军司令员,“以往从外围观察和思考的”航母在他心头的分量大不相同了。

1984年,刘华清对航母的表态是“现在国力还不行,要等一段时间”;1986年,刘华清说:“航母总是要造的,到2000年航母总要考虑。发展航母,可以先不提上型号,而先搞预研。”

1987年,刘华清又提到,“现在,各国都在注意发展航空母舰,无论是攻击性的或垂直短距起降型的,都是为了解决防空和海上攻击问题,都在注意发展……我们搞难处多一些,财力、技术都有一定困难,但从长远考虑,还是需要的。十年内不搞、十年之后再搞,也还会有困难。因此我要求早论证,早点把这个问题研究透。”

刘华清接着说,“中国搞航空母舰,目的不是为了和美国、苏联比赛,主要是用于解决对台斗争需要、解决南沙群岛争端和维护海洋权益等方面的任务,平时还可以用于扩大维护世界和平的政治影响。显然,海军有了航空母舰,海军的质量就会发生大变化,海军的作战能力也将有较大提高,有利于提高军威、国威。”

那一年,刘华清71岁。

研究

1987年3月31日,在向总参谋部汇报中,刘华清又一次向总部机关陈述,海军装备规划的两大问题中,第一就是航母。

刘华清选择了一个能最大限度降低领导顾虑的切入点:着重说航母的作战费效比。就是说相对于其他保护海权的形式,对航母的单位投入能带来更大的安全效益。

在这次汇报中,刘华清澄清了几个让航母变得遥不可及的观念。

一是航母编队并不需要全部新造,编队中的驱逐舰和护卫舰就可以与机动编队共用。即便没有航母,海军还是需要驱逐舰和护卫舰,这些舰艇既可以作为航母编队的舰只,也可以作为机动编队的舰只。另外,就算没有航母,飞行半径较小的航空兵还是要发展。发展航母并不会增加飞机的总数量,只是把这些飞机改成舰载机。这可能会多出一些成本,但也不会高很多。

刘华清还给发展航母设定了新的时间表:“七五”(1986年-1990年)开始论证,“八五”(1991年-1995年)搞研究,用15至20年左右的时间对平台和飞机的关键课题进行预研,2000年视情况上型号,到2000年后形成战斗力。

“这样安排,第一,从经费上看,在当前和分摊在今后每年中,并不需要花太多钱;第二,从技术上看,发展它是有各方面好处的,可以带动国家和国防相关技术的发展;第三,预研过程中,可以对航母的战备价值及存在的问题摸得更透,有利于作出最后的科学决策。”刘华清说。

刘华清曾对郑明说:“航母从开始论证研究到完成建造,初步形成战斗力,一般总得20-30年时间,就是现在抓,中间不断线,也得到2010-2015年前后才能形成战斗力,也就是说,从现在起,在我这个海军司令任期内不上它,以后按五年一个任期,要到第五任司令看能否用上了!”

郑明感慨,刘华清当时70多岁了,航母已经不太可能是他的“政绩”,他是在为以后当海军司令的人做准备。

装备

尤子平回忆说,特别在1988年的南沙冲突发生以后,刘华清更加感到中国海军空中力量的薄弱,危及海上编队的活动和安危,而航母则是唯一能显示前沿力量存在、掩护海上机动编队远程活动的手段。“他认为在当今世界,航母不仅是一个强有力的战术单元,是海上作战体系的核心,也是强大的战略威慑力量,代表着综合国力的象征,要实现国防现代化,建立完善的武器装备体系,不能不考虑发展航母的问题。”

1989年9月,刘华清说:“1984、1985年邓主席接见外宾时说,对付台湾,我们没有能力,从封锁反封锁说,船载机从海上起飞,留空时间短,等大航程新飞机造出来,要几百个亿。海军说,如果有航母可以省很多飞机,一艘航母相当于300架陆上飞机,代替3个航空师,岸基飞机掩护航母,航母掩护潜艇,非要这个东西不可。”XLW

2011年1月14日,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上将逝世,享年95岁。晚年的邓小平在事关民族振兴大计的关键时刻,曾三次力荐刘华清,使其进入党和国家的最高决策层,为中国军队现代化建设、为中华民族的国际权益作出了历史性贡献。请看《党史博览》刊吴殿卿的文章。

图片 2

邓小平指着刘华清对大家说:“调他来,就是抓现代化,抓装备”

1987年11月18日上午,海军司令员刘华清刚上班即接到军委通知:到景山后街邓小平同志居处开会。

半个多月前,中国共产党召开了十三届一中全会。在这次会议前,邓小平提出了辞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等职务的请求。全会经过慎重讨论和研究,同意了他的辞呈,但仍然选举他为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今天开什么会,通知没有说。刘华清猜想,或许是军委班子变动后,要各大单位领导汇报一下情况、部署一下工作吧。

这是一次小型会议。几乎同时到来的还有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总后勤部部长洪学智等人。

大家落座后,邓小平指着刘华清和洪学智问:“他们两个人的命令下了没有?”杨尚昆答:“下了,都已经签了。”“老帅们看了没有?”“正在几位老帅那里传阅。”邓小平转而对刘华清和洪学智说:“军委决定,调你们两个来,担任军委副秘书长。”

是年,刘华清已满71岁。随着近年来党政军都在强调领导干部年轻化,他已做好了退休的思想准备,猛然听到这个消息,大感意外。邓小平似乎察觉了什么,转而指着刘华清对大家说:“调他来,就是抓现代化,抓装备。”听了邓小平的讲话,刘华清很激动。

图片 3

在晚年的回忆录中,他这样写道:“我是第一次参加这种高层会议,简短、务实,加之小平同志那种高屋建瓴、举重若轻的领导风采,给我留下极深印象。坦率讲,我是七十出头的人,历阅过人间万象,也指挥过千军万马,但每次见到小平同志,都会从心底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敬畏之感。我在做好退休准备的时候,却突然被委以重任,不由得百感交集。

我很清楚,在一个平稳发展的国家里,像我们这种年纪的人,不应该继续占据高位。但中国情况特殊,改革开放不久,社会变化急剧,经济和政治体制都需要在摸索中不断调整,社会也需要稳定。在这种情况下,老同志的威望和经验能起到其他人无法替代的作用。

我同样清楚的是,小平同志对人民军队充满无限厚爱。他在考虑军队的接班人和长远建设。今后的工作方向已经明确,我别无选择,唯有埋头苦干,鞠躬尽瘁。”

11月21日,中共中央关于军委人事调整的决定正式发出: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兼任军委秘书长;洪学智、刘华清任军委副秘书长。同日,军委主席邓小平签署命令:任命济南军区政委迟浩田为总参谋长,任命北京军区政委杨白冰为总政治部主任,任命总后勤部副部长兼副政委赵南起为总后勤部部长。

刘华清“古稀之年又换上了绿军装”。由于海军司令员人选一时没确定,他依然负责海军的全面工作,直至翌年1月14日副司令员张连忠任海军司令员的命令下达后,才离开海军正式到军委上班。

调整后的军委班子,工作格局较过去有了较大改变。军委日常工作由杨尚昆、洪学智和刘华清三个人研究处理,对各总部、各军兵种起领导作用。两位副秘书长也可以主持开会,研究工作,听取各方面的意见,起协调三总部的作用。

此时,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已近十年。军队改革工作虽取得了明显的成绩,但由于历史积累问题较多,加之受各方面条件的制约,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仍不少。谈到恢复军衔制,重新评授军衔时,邓小平曾这样说:“这是个得罪人的事情。我来得罪吧,不把这个矛盾交给新的军委主席。”

“我们不解决这个问题,是交不了账的。这就是说,我们这些在部队生活了几十年的人,对部队是不好交代的。这是第一件大事。”其实何止军衔问题,体制编制调整、干部工作和人事制度改革等许多问题,处理起来都非常棘手。

刘华清了解部队实际,理解邓小平的想法。到军委工作甫始,他便做了大量调查研究工作,在掌握全面情况的基础上,与洪学智一起,组织各大单位对军委《关于加快和深化军队改革的工作纲要》草案进行论证、调整,为部队深化改革、加快现代化建设步伐作出部署。

继而,在邓小平等军委首长的领导下,抓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职干部暂行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关于授予军队离休干部中国人民解放军功勋荣誉章的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军衔条例》等一系列法规文件的贯彻落实,使军队干部管理工作开始走上规范化、制度化的轨道。

邓小平对江泽民等政治局常委说:选刘华清当军委副主席,恐怕比只看资格好

1989年11月6日,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刘华清以中顾委委员的身份列席了会议。

会议开幕的当天,印发了军委主席邓小平9月4日与中央政治局常委江泽民、李鹏、乔石、姚依林、宋平、李瑞环以及杨尚昆、万里等同志的谈话要点。中心内容是:邓小平主动提出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提名江泽民任军委主席,杨尚昆兼任副主席,刘华清任副主席,杨白冰任军委秘书长。

要点稿基本上是记录整理的邓小平的原话。邓小平说:“党要管军队,因为军队始终是党的。”“军队是党的军队,当然也是国家的军队。”“我们军队要成为一个听党的话的军队。我们的传统是军队不能搞集团,不能搞小圈子,不能权力集中在几个人身上,军队任何时候都要听中央的话,听党的话,选人也是要选听党的话的人。

军队不能打自己的旗帜,所以,既然变动军委主席,也要考虑军委组成人员和工作机构问题,连同我的问题一同解决比较好。我提议江泽民当军委主席。江泽民同志过去与军队联系少一些,但也不是没有联系,他当主席比较顺。”

关于军委以后的工作,邓小平说:“主席要有助手,就是副主席、秘书长。有两三个助手,他这个主席就好当了。有事可以找人办,否则什么事情都要主席出面那受不了。军队工作也是很多的呀!尚昆这届不退,现在一下变动太多不好,稳定军队是很重要的。

刘华清当副主席,杨白冰当秘书长。刘华清身体好,知识面比较宽,解放后一直搞国防工业,搞科技装备,在苏联还学了几年。他懂科学,搞卫星、导弹都参加过,是荣臻同志的主要助手。选这么个人当军委副主席,恐怕比只看资格好。

我们军队中老干部四方面军的占大多数,这个副主席要是四方面军的。刘华清是四方面军的,某种程度上说是比较年轻力壮一点的,身体好,是能听党的话的。当然,听党的话的人多得很,但是他几个条件都具备,我比较倾向这次加一个副主席,搞一个新秘书长,作为泽民同志的主要助手。”

看了谈话要点,刘华清很是吃惊。如果说当初任军委副秘书长他没有想到的话,这次更没有思想准备了。谈话稿已下发、传达,亲自去向邓小平说明自己的想法已来不及了。他立即给邓小平办公室的同志打电话:请向邓主席报告,我难以胜任,还是选别人好。

邓办的同志回答:邓主席已经定了,不会改变

11月9日下午,全会通过了《关于同意邓小平同志辞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职务的决定》,通过了中央政治局根据邓小平提议议定的中央军委人事安排:主席:江泽民;副主席:杨尚昆、刘华清;委员:杨白冰、秦基伟、迟浩田、赵南起。

中央军委成员7人中,江泽民是中共中央总书记,杨尚昆是国家主席,杨白冰、秦基伟、迟浩田、赵南起分别兼任总政治部主任、国防部长、总参谋长、总后勤部部长,只有刘华清是专职做军委工作。军委新班子组成后,江泽民在首次会议上做了明确分工。

他说,军队的事情要讲效率,不能延误时机,重大问题要提交中央常委会讨论,军委常务会议由刘华清主持。刘华清深深感到了责任的重大。他当即表示:要尽职尽责、努力工作,做好江主席的助手。有问题时,先向杨副主席请示,重大问题及时报告江主席。

刘华清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后,受命承担了多项重大任务的领导工作。长期做装备科研工作的实践,使刘华清对世界军事科学发展形势和中国军队武器装备存在的问题、差距了如指掌。他曾说:“在军委工作期间,军队的装备发展,一直是悬在我心里的重大问题。”

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后,刘华清始终把发展高新技术,用最先进、最现代化的武器装备武装军队,作为军队装备建设的指导方针。他始终高度重视军事科研队伍建设,不失时机地部署军事装备的科研任务和目标,同时十分注意学习、借鉴发达国家先进的科学技术。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死不瞑目

关键词:

上一篇:蒋介石认为谁的功劳最大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