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中国军情 > 毛泽东为何不让许世友拱卫京师

原标题:毛泽东为何不让许世友拱卫京师

浏览次数:113 时间:2019-10-06

许世友对毛主席的忠心可谓举世皆知,可是这样一个心腹,毛主席为何不让其拱卫京师呢?原来毛主席早有打算。

许世友是解放军历史上一位传奇人物,生性刚烈,为人忠勇,是天生的军中悍将。他出身红四方面军,曾为张国焘、陈昌浩所器重,并不属于毛泽东的嫡系。但发生在1937年的延安"叛逃"事件却使毛许二人一夜之间成为生死之交。毛泽东喜得一员忠勇猛将,许世友找到一位旷世明主。

图片 1

许世友对毛泽东的忠无人可比,可以说到了近似愚忠的地步。这对于一国领袖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对于一国领袖来说,不需要将军有太多思想,将军的责任就是以手中武力捍卫领袖所代表的利益。

按一般人的想法,毛泽东入主北京后,京畿地区的卫戍任务应非许世友莫属。但实际上,许世友连一天京官都没做过,其被任命为国防部副部长时,也一直兼着南京军区司令员,就是后来任中顾委常务委员、副主任时,他也很少住在北京。不让许世友这样忠诚的将军做自己的卫戍司令,毛泽东自有深谋远虑。

一方面,忠贞将领近卫并不一定就是最佳选择。毛泽东饱读史书,把手握重兵、对自己忠心不贰的许世友放在千里之外就是汲取了历史教训。

图片 2

另一方面,毛泽东需要许世友这样的忠臣镇守南大门。当时威胁主要来自北方,毛泽东继续了明成祖朱棣"天子守国门"的做法。但他对来自海上的威胁始终没有放松警惕,让许世友镇守在东南沿海一线,足可见许世友在毛泽东战略布局中的重要。

此外,把许世友放在南京、广州,也增加了毛泽东应付内忧外患的回旋余地,不管是因为内忧还是外患离开北京,毛泽东都可以从容南下得到许世友的保护。

历史证明毛泽东把许世友放在南京是"算路极深"的高招。我们知道建国后除了北京,毛泽东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杭州。建国后毛泽东8次到杭州度假,杭州也成为建国后毛泽东除北京外住的时间最长的城市。而南京军区的辖区正好包括杭州。有了这么一位忠心耿耿的悍将守着江浙一带的"人间天堂",毛主席老人家度起假来一定很安心许多。

后来林彪的儿子林立果要趁毛主席离京巡视大江南北的时候谋害毛主席。设计了好几套行动方案,像在毛主席的杭州驻地附近引爆油罐车,趁乱行刺;用火箭筒打毛主席专列;在硕放的铁路桥埋炸弹;甚至想派战斗机扫射主席专列。但这些计划都没能实现,很大原因是因为毛主席当时是在南京军区的地界上,部队牢牢控制在忠诚的许世友手里。许世友不是林彪这一系的,林立果和他的"小舰队"要在南京军区地界行刺毛主席,根本就连门都没有。果然,毛主席巡视大江南北后从京沪线坐着火车安全抵达北京,林彪得知后连夜出逃,摔死在温都尔汗。可见毛主席把许世友放在南京放在南京是多么"算路精深"的高招。

许司令拍了拍腰上别的五星左轮说,“我带了枪,他们要抓我,我就开枪,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追悼会开过了,我就回广州,不在这危险的地方。”

图片 3

1976年5月以后,毛泽东就没有在公开场合露面。这时的他已重病缠身,病情和抢救情况都被限制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身为政治局委员的许世友,因人在外地,一点儿也不知内情。

9月9日凌晨,许司令在广州接到了中共中央关于毛泽东逝世的通知,同时召他立即进京。

韦国清同志和许司令一起乘坐专机飞往北京。这两位老将军进入机舱,落座良久,专机还不起飞。

许司令叫秘书去问,回答说天气不好;再问,还说天气不好。第三次问,机长才道出真情:“中央有指示,不准带枪进京。”

“妈的,你问是哪个王八蛋的指示?”许司令勃然大怒,“叫他发电报来!”

图片 4

“对!你问是哪个王八蛋的指示”,韦国清也火了,“叫他发电报来!”最后,电报没发来,专机也起飞了。

许司令真的带了一支美式五星左轮手枪。这支枪还是从国民党一个军长手里缴来的,被许司令视为心爱之物,整天别在腰上,枪不离人,人不离枪,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专机在南苑机场降落,许司令先去西山见了叶帅,谈了话,才回京西宾馆住下。听说有很多老同志住在301医院,他前去看望,并告诉他们,江青那帮人都到了北京。

“你们要注意,‘四人帮’通知开会不能去,去了可能把你们都抓起来,要你们的命!”许司令拍了拍腰上别的五星左轮说,“我带了枪,他们要抓我,我就开枪,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追悼会开过了,我就回广州,不在这危险的地方。”

听许司令这一说,王震、韩先楚、皮定均等老同志也都要准备防身武器,并且约定,如叫开会,先请示老帅,老帅不表态,都不去。

图片 5

毛泽东的灵堂设在人民大会堂,由政治局委员轮流守灵。轮到许司令时,灵堂门口的卫兵把他挡住了。卫兵给许司令敬了个礼:“首长,您带枪了?”

许司令给卫兵还了个礼:“我怎么不能带枪?”

卫兵说:“首长,这里有规定,进去不能带枪。”

许司令问:“谁规定的?”

图片 6

卫兵答:“中央规定的。”

“我是政治局委员,我怎么不知道?”许司令虎着一张黑脸,边说边往里走,卫兵没有一个敢伸手阻拦。

在所有进入毛泽东灵堂的党政军领导中,身上带枪的恐怕只有许司令一个人。

许世友想到自己这些日子饱受了严刑拷打,吃尽了皮肉苦头,加之心爱的妻子又和他离了婚,这可全是毛泽东个人的原因。想到这里,许世友怒火中烧,呼拉一下从石炕上跳下来……

图片 7

许世友将军的一生充满传奇。少年时他因家贫给武术师傅当杂役,后到少林寺学习武术,练就一身超人本领。

在红军突破嘉陵江后的一次战斗中,身为军长的许世友的亲自参加敢死队,手提一把鬼头大刀冲向敌阵,左砍右杀,砍下36名敌军脑壳。为此,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高度评价:军长参加敢死队,史无前例。

将军的传奇太多太多,但是,1937年4月在红军大学(后更名为抗日军政大学),许世友拳打毛泽东事件至今一直鲜为人知。

毛泽东大怒:给我把许世友抓起来!

1936年10上旬,红二、四方面军与中央红军会师于六盘山会宁。会宁胜利大会师,标志着红军结束了千难万险的长征,宣告了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的阴谋彻底破产,同时,也奠基了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中的实际领导地位。

图片 8

这时,身为红四方面军师长的许世友,接到军委的入学通知,要他到红军大学二期集训,并参加清算张国焘罪行的斗争。

红军大学由林彪任校长,许世友在二科当学员,陈赓为队长。学员大多是军、师两级的军政干部,极少数为团级干部,年龄大多在25~30岁上下。许世友在学员队里算是老大哥了。

在清算张国焘罪行的过程中,红一、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学员产生了尖锐矛盾,特别在传达西路军失败的通报大会上,许世友当众大哭,因为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这时,红一、二方面军的学员借“思想帮助”为名,认为许世友和红四方面军学员同情张国焘,认识、揭露张国焘罪行不够,举起了路线斗争的“棍子”,直指红四方面军学员。为此,双方感情严重对立,达到剑拔弩张的地步。

后来,不少红四方面军学员被批斗,许世友作为张国焘的心腹爱将更是挨整,大会小会挨批。这位大别山走出来的虎将军,哪里受得了这等冤屈?终于,在一次揭发张国焘逃跑主义罪行大会上,许世友火冒三丈,再也忍不住了,他一下子冲到主席台上,大声责问:为什么说张国焘是逃跑主义呢?中央就没有逃跑?中央红军不是也从中央苏区撤出来了吗?如果说是逃跑,都应该定为逃跑。打不过敌人,换一个地方再打嘛,怎么能叫逃跑主义呢?!

许世友这一席的发言,犹如一颗重镑炸弹在红军大学会堂炸开了。大会中有人高呼--

图片 9

打倒张国焘的徒子徒孙许世友!

许世友是大别山的土匪!

许世友是红军中的托洛斯基!

回到房间的许世友,气得如同一个将要爆炸的大气球,浑身都在发抖。他痛苦地和一同来集训的王建安说,我们在红军没法呆了!

当晚,一个危险的计划在许世友的心中诞生了。他找来战友詹才芳、王建安、吴世安等人,决定投奔四川的刘子才。

因为刘子才当过许的部下,现有一万多人的队伍,是巴中地区一支重要的武装力量。

图片 10

王建安首先响应。后经过秘密串连,四方面军愿走的人越来越多,其中有20多个团级干部、6个师级干部、5个军级干部。他们决定不带张国焘、何畏、周纯全,因为他们体质差,都要骑马。

许世友画好行动路线图,并写了一封给毛泽东的亲笔信。出走的时间确定在1937年4月4日夜10时整。

正当许世友对这次行动充满成功的自信之时,他万万没有想到,意外的事情发生在他最信任的战友、前红四军政委王建安身上。在关键时刻,王建安幡然醒悟。4月4日下午,王建安将许世友等众人密谋出走的重大情况汇报给红军大学保卫处长...

毛泽东听到这一消息怒不可遏,他大手一挥,对前来汇报的林彪下达命令:这还得了?给我把许世友他们抓起来!

许世友大骂毛泽东:你算什么东西?

第二天晚饭后,许世友被押到审讯室,接受第一次审讯。审讯人为红军大学政治部副主任傅钟。

傅钟严正地说:密谋出走,在红军里是重罪。你知道吗?

许世友愤愤地回:这些都是他们逼的,我受不了这股窝囊气。如果说我们犯法,你应该审讯他们去。

你们准备到哪里去?

到四川,我们要打出一块根据地,让你们瞧瞧,究竟谁是革命谁是反革命。

谁指使你们这么干的?还有哪些人想走?

图片 11

计划是我一人做的,与别人没关系。要打要杀你们随便!说吧,许世友从口袋里掏出那封写给毛主席的信,扔向傅钟,轻蔑地说:拿去吧,权作证据。

审讯结束,许世友再次被关入牢房。

几天后,许世友从看守口中得知一个惊天消息:这次由他领导的出走行动,已被党中央定性为“许世友反革命集团”案件,因为他们阴谋组织暴动,要抢去张国焘,枪杀毛泽东,还要炸平延安。

中央已经成立高级法庭,要枪毙你们!

不久,许世友的第二任妻子雷明珍--延安县妇女部部长,得知许世友的罪行后,也和他离了婚。

许世友狂怒到了极顶,他把这一笔苦水帐记在了毛泽东一人头上。他不怕死,但更想复仇。

开始,毛泽东并不完全赞同枪毙许世友的意见,因为,许世友一伙人出走的事情并非像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主要是一、二方面军的同志把事情做得太绝,把人家逼上梁山。现在,经过审讯,事情已经真相大白。特别是毛泽东看完许世友的那封亲笔信后,更改变了他对此事的定性看法。

事关全局,绝不能草率从事,否则后患无穷。毛泽东决定用做思想工作的方法唤醒这些被捕的许世友等人。

一天晚上,毛泽东专程来来关押许世友的牢房和他谈心。刚进门,毛泽东就亲切地和他打招呼:许师长好啊!

许世友却对毛泽东充满敌意,不咸不淡地说:我许世友现乃被关押罪犯,马上就挨枪毙了,还好个鸟啊。

毛泽东友好地说:许师长,这些天让你受皮肉之苦了。今天,我代表党中央,来向你和四方军被抓的同志道歉来的。说完,脱下八角帽,连向许世友鞠了三个躬。

坐在石炕上的许世友并没有感恩,他认为毛泽东在作秀:既然你命令把我们抓进牢房,现在这两嘴巴一抿,赔一下理就算拉倒了?

许世友想到自己这些日子饱受了严刑拷打,吃尽了皮肉苦头,加之心爱的妻子又和他离了婚,这可全是毛泽东个人的原因。想到这里,许世友怒火中烧,呼拉一下从石炕上跳下来,挥拳向毛泽东的脸上打去……

站在一旁担任警卫的罗瑞卿眼疾手快,飞步上前挡在两人的中间,手一挥,数名卫士一齐动手,把许世友捆了个结实。

被绑的许世友依然对毛泽东骂个不停:要打要杀老子都不怕,砍头不过碗大的疤。毛泽东,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要是有枪,非毙了你不可!

毛泽东本想救许世友一条命,想不到还挨了他的拳头。气得他木然良久方才离去。

许世友下跪:毛主席,俺错了...

许世友胆大包天,竟敢拳打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很快传遍了整个延安。

为了从重从快处理许世友,党中央做出决定:立即枪毙许世友!

行刑的日子到了。执法队员打开关押许世友的牢房,执法官康生对他说:这是执行文件,你签名吧。

许世友接过文件,扫了一眼说:杀头老子不怕。我许世友打了上千场恶仗,就没一次想活着回来。现在要死了,没别的要求,我就想见毛泽东一面。

为什么?康生问。

我要当面和他理论理论。快去吧,不然我不会签字。许世友的口气是说一不二。

执法战士张明义飞马来到瓦窑堡毛主席的办公室。

其实,在中央决定枪毙许世友的最后关头,毛泽东仍然想挽救许世友。虽然他一时感情冲动,动手打了他,但毛泽东并没有记“仇”。许世友原在四方面军,风言风语传说他与张国焘勾结很深,毛泽东对他的情况不甚了解。但从徐向前的介绍中得知,许世友凡事敢做敢当,鲁莽而勇敢,自信而武断。文化低了些,是一位义气式的农民英雄。凭这一点,农民出身的毛泽东又很喜欢他。

不久,执法战士张明义又飞马来报康生:毛泽东同意接见许世友。

许世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他似乎又发现了其中的一场阴谋。粗中有细的他为了验证毛泽东的诚心,他对康生说:既然毛泽东给我面子,我领情。麻烦你再请示一下,我许某人乃红军师长,能否带枪去见他?

许世友话一出口,不要说康生,在场的人哪个不吓出一身冷汗?

康生感到棘手,想先杀掉许世友。

但执法战士张明义飞提出了抗议。万分危急时刻,经过深思熟虑的毛泽东亲自打电话给康生,并指示他:枪毙许世友不妥,执法命令收回。同时,毛泽东还告诉康生:许世友可以带枪来见我,枪膛里还可以上子弹。

红军警卫局长罗瑞卿送来许世友的驳壳枪,“哗啦”一声将一槽子弹压入枪膛,然后递给他。

许世友的手颤抖起来。原本,他只不过是想给毛泽东出一下难题,试探一下内幕。若不答应,一定有鬼。可现在,不但不杀他了,毛泽东还同意带枪接见他,而且枪膛里装上子弹去见他。这毛泽东真是非一般常人的胸怀啊,出生入死的许世友第一次对一个人佩服得如此五体投地。

走入毛泽东的办公室,许世友“扑咚”一下给毛泽东下跪:主席,俺错了……说罢,泪如泉涌。

毛泽东微笑着走上前,轻轻地把许世友搀扶起来,诙谐地说:许师长,我们是不打不成交啊。

俺向您道歉,主席。许世友低下了他那颗宁死不屈的头。

毛泽东说:许师长,你的出生我了解,你的性格我喜欢。都说文武打天下,可我毛泽东是文人,没有你这武将,一个巴掌拍不响哦。

许世友挺直腰杆向毛泽东发誓:我向你保证,今后,只要你一句话,哪怕刀山火海,我许世友绝不含糊。

还有更艰巨的工作要让你去做,回去准备吧,随时听我的命令。

许世友双脚一并,“啪”地打了一个立正。然后和毛泽东相视一笑,高高兴兴地走了。XLW

解放战争时期,陈毅被调到山东,但是山东的高级军政人员,包括黎玉、王建安、许世友等人,丝毫不买陈毅的账,导致我军六战一胜五负。

图片 12

新四军老战士、江苏省社科院研究员陈辽,在《人民日报》发表《陈毅的非常之路》一书的读后感,回忆说:“解放战争初期,他们(指山东的高级军政人员,包括黎玉、王建安、许世友等人)对陈毅的指挥听而不从,并不买账。陈毅指挥不动,集中不起兵力,因此我军入鲁六战,只有泰安一胜。”陈毅到山东后,六战一胜五负。这就造成山东的将领更不大买账,形成了较为严重的恶性循环。

指挥不动

抗战的枪声沉静下来后,陈毅从延安赶到了山东,做了新四军的正式军长兼山东军区司令员,不久还兼了山东野战军司令员,可谓“位高权重”,显赫一方。手下的地盘和人马,与当年华中地面上的新四军相比,也已不可同日而语。

但即便如此,这个军中“元老”级别的人物,在山东地面竟然“指挥不动”,《陈毅传》说:“有干部过去对陈毅不熟悉而个性很强,不那么听招呼的。”只有叶飞一纵这支老部队(新四军一师由一旅发展而来,后来改称二十军)还算“听话”。

图片 13

“听话”的就跟着“倒霉”。据《一个老兵心目中的陈毅元帅》一书记载:“一纵到山东已经快一年,战斗减员和非战斗减员不少。中央三令五申每地要保持和补充一定数量的主力团,每团人数两千至两千五百,经常保持满员,给以最好的武器与充足的弹药,以为突击力量,勿采取平均主义。第一纵队碰到的倒不是平均主义,兵员给了地方部队,一个也不给一纵!迫不得已,第一、第二旅各缩编为两个团,全纵只剩七个步兵团,而且都不满员”

新四军老战士、江苏省社科院研究员陈辽,在《人民日报》发表《陈毅的非常之路》一书的读后感,回忆说:“解放战争初期,他们(指山东的高级军政人员,包括黎玉、王建安、许世友等人)对陈毅的指挥听而不从,并不买账。陈毅指挥不动,集中不起兵力,因此我军入鲁六战,只有泰安一胜。”

“入鲁六战,只有泰安一胜”,也就是陈毅到山东后,六战一胜五负。这就造成山东的将领更不大买账,形成了较为严重的恶性循环。

图片 14

“临阵换将”

《二十军史话》记载,这种情形下,叶飞很替老领导着急,关切地说:“你这个大司令比我这个小司令也大不了多少。我建议你,不要受各方牵制,集中三个纵队兵力在手里,就有办法寻求战机,歼敌一个旅或两个旅。否则,兵力不集中,什么仗也打不好!”

山东方面如此,受陈毅战略指挥的华中方面,张鼎丞、邓子恢、曾山又给毛泽东发密电,说对陈此部署决不同意,对陈这几个月在华中指挥亦深表不满。

因此,山东与华中两地,特别是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传开了“陈毅不会打仗”的话。

这自然是重新回到华东战场,意气风发的陈毅始料不及的。

图片 15

这些情况也影响了毛泽东的看法。

当初陈毅很希望去东北,而不想回到令自己头痛的华中。最后的结果是毛泽东一力促成的。

陈毅曾不无担心地说:“只怕回华中去没有事做,不起作用!”毛泽东则宽慰说:“没事做就下围棋。只要你坐在那里就起作用!”

陈毅与毛泽东对话的起因,是担心自己去后,与华中一把手饶漱石的关系搞不好,会被架空,从而影响到工作的开展。

但眼下他是绝对权威,饶漱石并没有在华东,一直作为军调部的中共代表团顾问在北平、沈阳之间来回跑,忙得昏天黑地,不亦乐乎,毛泽东万万没想到情况也同样很糟。

因此,毛泽东决定派当年令蒋介石闻风丧胆的红四方面军统帅、曾在山东指挥八路军第一纵队(辖一一五师及山东纵队等部)的徐向前前往山东,负责鲁南前线的作战指挥。

这几乎就是临阵换将了。

陈毅的参谋主任王德后来回忆说:“这一措施的真正含义,谁看了都会心里明白。”“明白”的内涵,当然是毛泽东准备改弦更辙,走马换将。

陈毅心里自然不是滋味,王德说:“有一天夜里,我在值班,陈毅同志走了进来,他心情沉重地对我说:我将来还是搞我的文化工作去好了。我们给中央说话也不灵了,提什么意见都不灵了。”

“咸鱼翻生”

在此情形下,1946年10月4日,陈毅主动给山东野战军主力八师写信,坦率地说:“三月来未打好,不是部队不好,不是师旅团不行,不是野战军参谋处不行,主要是我这个统帅犯两个错误。过去党内同志曾有公论,认为我这个人最善于打败仗,这话很对。我愿这次从不利转到有利,再度证实这个评价。”

陈毅的“咸鱼翻生”,重获盛名是在其副手粟裕负责战役指挥的宿北战役之后。

王德回忆说:“宿北战役后,陈老总的情绪特别好,有人说他高兴得甩了头上的帽子,情不自禁地说:谁说陈毅老了,不能打仗!”XLW

陈毅元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投身中国革命,不久即成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立下不世战功的一代名将。新中国成立后,他领导建设新上海;接着,在外交战线上叱咤风云,成为20世纪中国最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在陈毅光辉的一生中,这些无疑占着十分重要的位置。

图片 16

关于陈毅追悼会的规格和规模,按照政治局通过文件上所定的要求,由中央军委出面组织。总政治部主任李德生主持追悼会,军委副主席叶剑英致悼词。政治局委员不一定出席,参加追悼会人数为500人。地点在八宝山。

周恩来立即要求中共中央办公厅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在京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人大、政协、国防委员会委员以及凡是提出要去参加陈毅追悼会的重要人物:“都可以去参加。”使得这次追悼会的意义和影响远远超过其本身的含义。

图片 17

毛泽东来不及换掉睡衣、仅在外面罩了一件大衣就匆匆赶到了八宝山。周恩来把毛泽东迎进休息室在沙发上坐下,毛泽东提出要见陈毅的夫人张茜及其子女。张茜领着子女来到休息室。毛泽东欠了欠身要站起来,张茜快步走到毛泽东面前,握住毛泽东的手,满脸泪水哽咽问道:“主席,你怎么也来了?”毛泽东叫张茜坐在自己的身边。他看着悲咽的张茜,不禁也凄然泪下:“我也来悼念陈毅同志嘛!陈毅同志是一个好同志。”

张茜看到毛泽东亲自来参加陈毅的追悼会,心情非常激动。她知道,建国以来,毛泽东很少参加领导同志的追悼会。张茜喃喃地说:“陈毅不懂事,过去反对过主席。”毛泽东打断张茜的话,打着手势说:“不能这么说,也不全怪他,他是个好人。”

毛泽东又一一问及陈毅几个孩子的名字及近况。周恩来在旁边一一做了介绍。毛泽东勉励陈毅的几个孩子:“要努力奋斗,陈毅对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是做出了贡献、立了大功劳的,这已经做了结论了。”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毛泽东为何不让许世友拱卫京师

关键词:

上一篇:中国史上十大军事家排行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