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中国军情 > 八大军区司令对调内情

原标题:八大军区司令对调内情

浏览次数:137 时间:2019-10-06

1973年,“文化大革命”已经进行了七年。这年12月,毛主席决定八大军区司令员进行调动,这是林彪事件发生后军内的一件大事。本文作者马宁时为空军司令员,参加了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会议,亲历了这一重要历史事件的全过程。

“我们军队里也不那么纯,军队里也有派嘛”

图片 1

“9·13”事件的发生,对毛主席的触动很大,这时他开始重新审视“文革”。为了加强对军队的领导和控制,他决定重新启用一批被打倒和被排斥的老干部,并着手亲自掌控军队。

在周总理的积极努力下,毛主席同意邓小平复出工作,并在1973年3月10日,恢复了邓小平党的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职务。同年8月24日至28日,召开了中共“十大”,尽管这次大会继续了“九大”的极左路线,但也有一些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受打击迫害和被排斥的老干部又重新回到中央,如邓小平、王稼祥、李井泉、谭震林、廖承志等一批有影响力的老干部,在这次会议上又被选为中央委员,并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

其实,早在“9·13”事件前,毛主席就已经在考虑抓军队的事了。尤其是1970年的“八一”社论,一改过去多年的提法,把“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缔造和领导的、毛主席和林副主席直接指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毛主席和”四字去掉了。

这件事毛主席表面上没有什么反应,可是实际上对这种提法很反感。1971年8月至9月,毛主席到南方巡视谈话中就显现出来了,在与武汉军区政委刘丰谈话时说:“我就不相信我们军队会造反,军以下还有师、团,还有司、政、后机关,他们调不动军队干坏事。”毛主席又说:“我犯了个错误,胜利以后,军队的事情我管得不多。我要管军队了,我光能缔造就不能指挥了吗?”

在一次同汪东兴的谈话中,毛主席说:“我们军队里也不那么纯,军队里也有派嘛!……不知你们信不信?你们不信我信。我们军队几十年经常有人闹乱子。”在这种背景下,毛主席早就考虑怎么对各大军区司令进行调整。

“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搞久了,不行呢”

后来,听说是毛主席在一次听取工作汇报中,专门讲到各大军区司令员久未调动的问题,这时候邓小平已经恢复工作,他问邓小平怎么办?邓小平沉思片刻,随后把自己面前的茶杯和毛主席的茶杯对换了一下。毛主席会心一笑说:“英雄所见略同。”

实际上,毛主席早就考虑要对各大军区司令进行调整,只不过是需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9·13”事件便成了促使他下决心的直接动因。

毛主席在征求了周恩来、叶剑英、邓小平、王洪文的意见后,中央于1973年12月12日,召开政治局会议。会议一开始,毛主席主席就批评政治局和军委。他说,“政治局要议政。军委要议军,不仅要议军,还要议政。”又说,“政治局不议政,军委不议军,以后改了吧。你们不改,我就开会,到这里来。我毫无办法,我无非是开个会,跟你们吹一吹,当面讲,在政治局。”

当时会场的气氛有些紧张,因为大家都没有思想准备。毛主席缓和了一下语气接着说: “我考虑了很久,大军区司令员还是调,调好。”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调动?毛主席接着说:“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搞久了,不行呢。搞久了,油了呢。有好几个大军区,政治委员不起作用,司令拍板就算。”“主要问题是军区司令员互相调动,政治委员不走。”

然后,毛主席转头对叶剑英说,“你是赞成的,我赞成你的意见。我代表你说话。我先找了总理、王洪文两位同志,他们也赞成。”随后,毛主席又提议与会的政治局委员一起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说:“步调要一致,不一致就不行”。这其中的用意大家都十分清楚,就是强调“一切行动听指挥。”

毛主席的谈话要点就是,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搞久了,不行,会出现消极因素。因此需要动一动。

刚复出不久的邓小平也参加了这次政治局会议。毛主席宣布一项重要决定,他说:“我和剑英同志请邓小平同志参加军委,当委员。是不是当政治局委员,以后开二中全会追认。”

散会后,政治局成员转到人民大会堂,在周恩来主持下继续开会。会议一致同意邓小平列席政治局会议和参加政治局工作,作为政治局成员,将来提到十届二中全会追认,并补为军委委员,参加军委和军委办公会议的工作;同意大军区司令员对调。

从这时起连续四天,毛主席都开会,或找有关负责人谈话,范围一步步扩大,谈的都是这些问题。他着重向大家谈了邓小平,说:“我们现在请了一个总参谋长。他呢,有些人怕他,但他办事比较果断。他一生大概是三七开。

你们的老上司,我请回来了,政治局请回来了,不是我一人请回来的。你呢,人家有点怕你,我送你两句话,柔中寓刚,绵里藏针,外面和气一点,内部是钢铁公司。过去的缺点,慢慢地改一改吧。不做工作,就不会犯错误。一做工作,总要犯错误。不做工作本身也是一个错误。”

毛主席接见中央军委会议成员

12月21日下午,毛主席在中南海书房接见参加中央军委会议的成员,一共43人,花了1小时20分钟。

接见我们时,毛主席穿着一件睡衣坐在书房的中央,他的左边坐着朱德总司令,右边坐着刚参加军委工作的邓小平。还有周恩来、江青等几位政治局委员,都站立在毛主席的右后侧。王海容站在毛主席的左后侧,她主要是把毛主席说的湖南方言“翻译”成普通话。

在毛主席的对面设有很多座位,参加会议的人依次进去接受毛主席的接见。我是跟在总政治部副主任田维新的后面走进毛主席的书房的。毛主席和田维新握手时问道:“田维新同志,你是哪儿人?”他回答说:“山东东阿人。”毛主席又问:“曹植埋在什么地方啊?”他立即回答说:“鱼山。”……

接着,毛主席把话锋一转说:“总政治部就交你负责了!”田维新说:“德生同志走了,总政就我一个副主任了,让我继续留在总政工作是需要的,请主席委派主任。”毛主席语气十分肯定地说:“不,就是你负责了!”田维新有些顾虑说:“我资历、经验都不够,还请主席派个主任吧!”

这时,毛主席不再回话,而是转过身来和我握手。毛主席也是先问我是哪里人?接着又问我多大岁数?叫什么名字?现在还飞不飞了?我都一一作了回答。

当我向毛主席报告我叫马宁时,他脑子反应很快,接着他笑着说:“哎,你姓马,我出个谜语给你猜,答个字吧!这个字谜是:一个大来一个小,一个跑来一个跳,一个吃血吃肉,一个吃草。你猜这个谜底是什么啊?”他说得很明白,叫我猜个字,当时没想到毛主席会给我出谜语猜,一时也猜不出来,就老实回答说:“我猜不出来。”

毛主席看了看大家,在座的那么多人都没猜出来,毛主席笑了笑,也没有说破谜底。这个谜底我后来才搞清楚,是毛主席在他的诗词里曾写过“独领风骚”的“骚”字。但当时我始终没有搞懂毛主席让我猜这个谜的真实用意。

八大司令员对调在10天内完成工作交接

接见完后,准备调动的八大军区司令员,在毛主席对面的前排就坐。接着,毛主席开始讲话,他的讲话是穿插着讲的,还不时地提问一些问题。讲着讲着,他突然向坐在前排的许世友问道:“我要你读《红楼梦》,你读了没有?”许世友立即回答说:“读了。”毛主席接着又问:“看了几遍?”许世友说:“一遍。”“一遍不够,要看五遍才有发言权呢。”毛主席说完后又接着背了《红楼梦》中的一大段。

然后,毛主席把话锋一转说:“你就只讲打仗,你这个人以后搞点文学吧。”“‘常恨随陆无武,绛灌无文’。绛是说周勃,周勃厚重少文,你这个人也是厚重少文”,“你就做周勃吧,你去读《红楼梦》吧!”

周勃是西汉初年刘邦手下的名将,“厚重少文”,是刘邦去世后安刘灭吕的主要将领。《史记》里也说他“不好文学”,刘邦倒很看重他为人“木讷敦厚”的特点,觉得可以托付大事。所以刘邦死后,周勃和陈平一起灭吕,维护了符合当时主流民意的政治秩序。直到后来,我们才了解到毛主席让许世友学做周勃的真实用意。

毛主席接见完了后,我们就分组进行讨论,大家对中央决定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一致表示赞成。按中央的要求,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要在10天内都顺利完成工作交接,并到达新的工作岗位。

这次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当时,国外的许多中国问题专家学者都对此作出评论和猜测。多年后,邓小平在谈及此事说:“这是因为毛主席很懂得领导军队的艺术,就是不允许任何军队领导干部有个圈圈,有个势力范围。”

附录八大军区司令员是怎么对调的

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情况如下: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与沈阳军区司令员陈锡联对调;济南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与武汉军区司令员曾思玉对调;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与广州军区司令员丁盛对调;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与兰州军区司令员皮定均对调。

当时全国还是十一个大军区,这次只对调了八大军区的司令员。另外三个军区的司令员:成都军区司令员秦基伟、昆明军区司令员王必成、新疆军区司令员杨勇,因为任职时间都很短,所以就没有调动。XLW

1973 年8月24日至28日,中国毛泽东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这次会议中央政治局常委人数由上一届的5人增加到9人。四人帮的主要成员王洪文、张春桥进入了最高领导核心。

表面上看,四人帮的力量得到了加强,其实,因为叶剑英、朱德两名老帅进入了政治局常委,并且由叶剑英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加上周恩来的支持,四人帮的阴谋仍然不容易得逞。

1973年,毛泽东整整80岁,身体每况愈下。但是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他急于安排下一代领导人打好基础的想法越来越明显。

愿望也越来越迫切,受命于危难之中开始主持军委工作的叶剑英清醒地认识到,林彪把持军队工作12年,对人民军队的建设干扰和破坏十分严重,许多单位的问题已经达到积重难返的地步。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叶剑英抓紧整顿军队,肃清林彪的影响。叶剑英认为,军队的领导班子,特别是大单位的领导班子,是军队的"上层建筑",军队的领导权必须掌握在可靠的人手里。叶剑英的这些想法,得到了毛泽东的认可。

1973年12月12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了一次政治局会议。会议在毛泽东的书房兼会客室进行。大家注意到,不是政治局委员的邓小平也坐在了茶几旁。

会议开始毛泽东说:政治局不议政,军委不议军,以后改了吧,你们不改,我就开会,到这里来。我毫无办法,我无非是开个政治局会,跟你们吹一吹,当面讲一讲。

毛泽东缓和了一下气氛,换了一个话题:我提议,议一个军事问题,全国各大军区司令员互相对调。说完这句话,他转向叶剑英:你是赞成的,我赞成你的意见,我代表你说话。我先找了恩来、王洪文两位同志,他们也是赞成的。

王洪文在上海起家,企图取代上海警备区司令部和地方上人民武装部对民兵工作的领导,建立自己的"第二武装"。但是,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对他事事掣肘,把许世友调走正如他意。其实,不仅是许世友对王洪文掣肘,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也是这样。

所以,对于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他是非常同意的,事情越乱越好,乱中才能找到机会。毛泽东继续按照自己的思路主持会议,在政治局委员们一致同意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提议后,毛泽东建议在座的政治局委员们共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于是,在毛泽东的指挥下,政治局委员一起唱歌。

从中央军委座谈会到正式授衔不到一年的时间,元帅人数不是增,而是减的问题。按照中央军委座谈会的意见,元帅本应是11人,到正式授衔前半个月,11个元帅变成了10个元帅,邓小平与元帅军衔擦肩而过。

如果没有周恩来的坚持,则共和国元帅就不是10个元帅,而是9个元帅了。

由于各方面的努力,授衔准备工作进展得比较顺利,能够按计划在1955年10月1日国庆节前举行授衔、授勋典礼。8月19日,中共中央政洽局会议批准军委提出的授衔名单。

因此,彭德怀要罗荣桓、宋任穷等代为起草国务院总理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呈请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的函稿。9月3日,罗荣桓等将起草的函稿呈周恩来并刘少奇审查修改,并提出由国务院秘书处转送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讨论通过。

罗荣桓等在该函稿中明确提到:“中央已决定现任军委委员之朱德、彭德怀、林彪、刘伯承、贺龙、陈毅、邓小平、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等11位同志均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

这一文件告诉我们,直到9月3日还是准备授予11位元帅,邓小平还在元帅名单之中。但此后不久,元帅名单又有了新变化。

在决定实行军衔制时,中共中央决定,已到地方工作的部队干部原则上不参加授予现役军衔,考虑到历史情况和现实需要有的人可以授予预备役军衔。陈毅和邓小平,除担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与军事工作直接有关外,主要还是从事政府和党务工作。

陈毅任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任中共中央秘书长,在军队中都没有其他职务。按照这一原则,既可以给他们授军衔也可以不授。

9月9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召开会议,会议的议题之一是有关授予元帅军衔问题。9月11日晚,中共中央书记处再次召开会议,专门讨论授予元帅军衔问题。

因周恩来在北戴河,9月9日和11日的这两次书记处会议,他都没有参加。9月11日周恩来打电话给时任中共中央副秘书长、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杨尚昆,谈了自己的意见,主张授予陈毅元帅军衔。

周恩来说:“军衔授予,对陈毅同志现在和将来的工作均无不便之处,平时可以不穿军服。苏联的布尔加宁同志原也有元帅军衔,现在他做部长会议主席的工作就不常用元帅头衔了。可以说是一个例子。”

根据目前见到的材料,笔者判断:9月11日晚的这次会议,即举行授衔、授勋仪式前的半个月,中央才最后敲定授予朱德等10人元帅军衔。大致可以判定,在这两次会议上,中央决定邓小平不授元帅军衔。同时,对是否授予陈毅元帅军衔也出现了不同意见。因此,才有了周恩来9月11日主张陈毅还是授衔的电话。也就是说到9月中旬10个元帅才最后确定下来。

9月16日,国务院第十八次全体会议讨论并通过授予解放军有功人员勋章的第一批名单等问题时,主持会议的陈云解释说:有些同志曾长期在解放军中服役,现在转业了,没有授予军衔。授元帅的同志定为10位,也不是可以授予的都授。

如邓小平同志,在革命战争中对建军和指挥作战都是有功的,也是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中央考虑可以授予,但他现在的工作主要是做中央秘书长,搞个元帅不好,他自己也认为还是不授予好。毛主席无论从哪方面讲,都可授大元帅衔,但经中央和毛主席本人考虑,还是不授了,将来需要,什么时候授都可以。同一天,国务院总理周恩来致函全国人大常委会,建议授予朱德等10人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

9月23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服役条例》,审议了周恩来的建议,决定授予朱德、彭德怀、林彪、刘伯承、贺龙、陈毅、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

同一天,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议,发布授衔命令。9月27日,在中南海举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及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勋章典礼,朱德等10人被授予元帅军衔,刘伯承、林彪因有病未出席授衔、授勋典礼。

徐向前在军中培养的门生弟子数量最多,势力最为庞大(当然他从来不搞帮派)。他指挥过的山头包括了二野、一野、四野、三野,北野。可见,解放军五个大山头,徐向前统统指挥过,说门生部属遍全军实在不为过分。而且,他手下还出过一个国家主席、一个总书记,以及陈锡联,后来的秦基伟,刘华清。这样的经历,其他将帅谁有过?

解放军历史上,徐向前是共和国十大元帅中被低估了的元帅。解放军1955年以前十大经典战役,徐向前一个人就打了四个。其中川陕反六路围攻,徐向前带兵歼敌近10万人。

图片 2

下面是徐向前所创造的解放军历史上的18个第一:

一、红军时期,在国共两军的黄埔学生中,徐向前是第一个当上方面军军事主官的。国民党军队中的黄埔生任职最高的也就是胡宗南,当时不过是第一师师长,陈赓当时是师长,林彪不过是军团长。

二、徐向前是红军时期方面军指挥员中最年轻的,年仅30岁就成为方面军总指挥。同时期国共两军的方面军/战区一级指挥员数他最年轻。

三、红军第一次歼灭国民党一个整师,就是徐向前指挥的双桥镇战役,活捉了岳维峻。当时徐向前虽只是参谋长,但是军长旷继勋当时初来乍到且水平不到,作战计划和前线指挥主要都是依靠徐向前。

四、徐向前指挥的苏家阜大捷是红军时期最成功的围点打援的第一光辉范例。

图片 3

五、反六路围攻是红军战史上歼敌数量最多的一次战役,徐向前以8万人对川军20万人,经10个月,歼敌8万,取得空前大捷。

六、在所有红军将领中,徐向前所指挥过的部队数量是最多的,指挥红四方面军八万雄师。同一时期,彭德怀、林彪均是指挥一两万人的军团长,刘伯承是总参谋长基本上没有直接带过兵,粟裕不过是一个军团参谋长。贺龙的二方面军人数及影响力都远不及徐向前的四方面军。聂荣臻是军团政委,罗荣桓只是军团政治部主任。

后来的华北19兵团司令杨成武当时不过是个团政委,还有许多后来的解放战争中的兵团司令,开国后的上将,当时不过是团级干部,如黄永胜、韩先楚等。而徐向前手下的团长、团政委,恐怕最少有上百个。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八大军区司令对调内情

关键词:

上一篇:背一世骂名mg娱乐娱城官网4355

下一篇:别的几期还应该有何样老马【mg娱乐娱城官网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