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 > 中国军情 > 大战在即

原标题:大战在即

浏览次数:87 时间:2019-10-06

根据中央军委1978年12月8日命令,广州军区第42军奉命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担任高平战役南线进攻任务。42军接到军区下达的预先号令后,立即收拢部队,经过近一周的紧张准备,于18日陆续从驻地出发,以摩托化开进和铁路输送两种方式向广西龙州地区集结,至26日,全部抵达预定地域。

当42军接到参战任务时,军长杨针和政委陈树福身体都有病,杨针正在广州住院。听到要打仗的消息,杨针立即给许世友司令员的秘书李富海打去电话,要求许司令员批准他出院,带领部队打好这一仗。许世友听了李秘书的汇报,对于杨针的积极的求战热情很是高兴,于是批准他归队。

图片 1

2月初,军区向仲华政委带领作战准备检查组来到42军视察部队的战备工作。在听取了杨针的作战准备汇报之后,向仲华认为杨军长和陈政委两个人身体都不好,战时不像平时,担心他们不能坚持高负荷的工作。经过慎重考虑,向政委让秘书孙楚源给军区周德礼参谋长打电话,建议军区党委调整42军领导人选,让杨陈二人回广州休养,重新选配军长和政委。

许世友得知向仲华的这个建议后,很不高兴,说自己不同意,“杨针是自动请战,经我批准的,为什么要换掉?”周参谋长把许世友的意见转告了孙秘书,没想到第二天,自己又接到了孙秘书同样内容的电话,说向政委还是要求调整42军的领导人选。周德礼再次向许世友汇报:“这是政委的意见,而且他就在前线,请首长认真考虑。”但是许世友仍然不松口。

司令员和政委各执己见,互不相让,把参谋长夹在中间,使他左右为难。这时,司令部的几个秘书就给周德礼出主意说,既然许司令员总想到前线去,干脆让他亲自到龙州,当面解决问题。这个建议正中许世友的下怀,周德礼一提出来,他笑了笑,马上就同意了。

就这样,第二天许世友和周德礼到了龙州42军军部所在地,加上本来就在42军的向仲华政委、吴忠副司令员、王淳主任以及从55军赶来的江燮元副司令员,有6名军区党委常委莅临该军。

常委们再次听取了杨军长和陈政委的汇报,许世友也亲眼目睹了他们二人的确身体不好的事实。经过常委集体研究决定,让他们回广州休养,任命副军长魏化杰为代军长,副政委勋励为代政委。

图片 2

接替指挥的代理军长和代理政委不负众望,指挥部队连续奋战28天,歼敌6901人,在9个参战军中名列第四,圆满完成了军委、军区赋予的战斗任务。有1个营、4个连、11名个人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有7个连、1个排、1个班、13名个人被广州军区授予荣誉称号。XLW

许世友是个出了名的孝子,1959年许世友探亲,许母已经作古。许世友跪在母亲的坟边,喃喃自语:“娘,忠孝难全,你老人家健在时我未能服侍你,我死后,一定来为你守坟。”

1956年,在中南海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期间,中央领导默默地传阅着关于国家机关领导人员实行火葬的《倡仪书》。当《倡仪书》传到许世友手中时,他不仅没有签名,还找到毛泽东,表示自己对火化的不理解。

1979年10月22日,许世友决定死后回到母亲身边,他有了土葬的想法。1985年刚过了元旦,许世友交代秘书给党中央写了报告,说自己来日不多,对组织别无他求,要求党中央在他死后实行棺葬,理由是自幼参加革命,报效生母不足。活着尽忠,死了尽孝,葬在老母坟边以尽孝道。

1985年10月22日,一代名将许世友在南京军区总医院八病区告别了尘世,享年80岁。北京医疗条件那么好,许世友为何不愿去呢?当时,许世友就十分清楚自己肝癌的凶险,他怕到了北京,就回不了老家,那么,又怎么能实现他死后土葬的愿望呢?

一纸“特殊通行证”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将军的病情一天天恶化,他经常在朦胧中询问报告是否有了回复。许世友要求棺葬的报告送到北京,中央领导和中央军委领导传阅,全国解放后,除了任弼时没有火葬,谁有这个胆量要求土葬?谁也作不了这个主。最后,报告送给了邓小平,请他拍板。

邓小平最了解许世友,他想来想去,最后感到许世友毕竟是许世友,全中国只有一个,便在报告上批示:照此办理,下不为例。

10月26日上午,中顾委副主任王震受邓小平委托来到南京军区,郑重地传达了邓小平的意见。他说:“许世友在60年的戎马生涯中,战功赫赫,百死一生,是一位具有特殊性格、特殊经历、特殊贡献的特殊人物。邓小平同志签的特殊通行证,这是特殊的特殊。”

王震一连说了7个特殊,这在当今中国领导层中,谁能有这种评价和待遇呢?鉴于邓小平对许世友的这些高度评价,谁还能提什么意见呢?

10月31日下午,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南京向许世友遗体告别时,刚刚还是万里无云的天空瞬间突变,电闪雷鸣,持续了20分钟后,天空又是一片晴朗。有人神秘地说:“老天爷哭了,它这是为许司令送行啊!”

墓穴中放着“宝贝”

棺木的原材料,是广州军区司令员尤太忠派人到广西的原始大森林里采伐的楠木。许世友土葬的消息并没有公开。灵柩归故里的日期只在极少数高层人物的掌握和筹划之中,越发将许世友的葬礼搞得神秘化,人们都在暗地里窃窃猜测。

11月9日凌晨车队抵达新县许家泵,东方终于露出一丝鱼肚白,隆重而又秘密的特殊葬礼终于顺利完成,许世友的坟茔紧靠着父母的墓穴,了却了他“死后尽孝”的最后心愿。当时中央规定,不许设墓碑。可是,由于络绎不绝的参观者反映,一年后,由王震出面提出,为许世友竖了块高高的花岗岩石碑,著名画家范曾手书7个大字:许世友同志之墓。

到墓前瞻仰的人们,暗地里传说着许世友的墓穴中存放着几件“宝贝”,这确有其事,也是公开的秘密。为了寄托哀思,在灵柩里放了几件物品:许世友生前戴的奥米茄手表,天天收听的半导体收音机,1瓶茅台酒,1支心爱的猎枪及100元人民币。

有人说,这几件随葬品了不得啊!它们有着特殊的意义:酒———壮胆;枪———打鬼;钱———买路。许世友到哪里都会通行无阻!

许世友将军的一生充满传奇。少年时他因家贫给武术师傅当杂役,后到少林寺学习武术,练就一身超人本领。在红军突破嘉陵江后的一次战斗中,身为军长的许世友的亲自参加敢死队,手提一把鬼头大刀冲向敌阵,左砍右杀,砍下36名敌军脑壳。

为此,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高度评价:军长参加敢死队,史无前例。将军的传奇太多太多,但是,1937年4月在红军大学(后更名为抗日军政大学),许世友拳打毛泽东事件至今一直鲜为人知。

毛泽东大怒:给我把许世友抓起来!

1936年10上旬,红二、四方面军与中央红军会师于六盘山会宁。会宁胜利大会师,标志着红军结束了千难万险的长征,宣告了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的阴谋彻底破产,同时,也奠基了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中的实际领导地位。

这时,身为红四方面军师长的许世友,接到军委的入学通知,要他到红军大学二期集训,并参加清算张国焘罪行的斗争。红军大学由林彪任校长,许世友在二科当学员,陈赓为队长。学员大多是军、师两级的军政干部,极少数为团级干部,年龄大多在25-30岁上下。许世友在学员队里算是老大哥了。

在清算张国焘罪行的过程中,红一、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学员产生了尖锐矛盾,特别在传达西路军失败的通报大会上,许世友当众大哭,因为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这时,红一、二方面军的学员借"思想帮助"为名,认为许世友和红四方面军学员同情张国焘。

认识、揭露张国焘罪行不够,举起了路线斗争的"棍子",直指红四方面军学员。为此,双方感情严重对立,达到剑拔弩张的地步。后来,不少红四方面军学员被批斗,许世友作为张国焘的心腹爱将更是挨整,大会小会挨批。这位大别山走出来的虎将军,哪里受得了这等冤屈?

终于,在一次揭发张国焘逃跑主义罪行大会上,许世友火冒三丈,再也忍不住了,他一下子冲到主席台上,大声责问:为什么说张国焘是逃跑主义呢?中央就没有逃跑?中央红军不是也从中央苏区撤出来了吗?

如果说是逃跑,都应该定为逃跑。打不过敌人,换一个地方再打嘛,怎么能叫逃跑主义呢?!许世友这一席的发言,犹如一颗重镑炸弹在红军大学会堂炸开了。大会中有人高呼--打倒张国焘的徒子徒孙许世友!

许世友是大别山的土匪!许世友是红军中的托洛斯基!

回到房间的许世友,气得如同一个将要爆炸的大气球,浑身都在发抖。他痛苦地和一同来集训的王建安说,我们在红军没法呆了!当晚,一个危险的计划在许世友的心中诞生了。他找来战友詹才芳、王建安、吴世安等人,决定投奔四川的刘子才。

因为刘子才当过许的部下,现有一万多人的队伍,是巴中地区一支重要的武装力量。王建安首先响应。后经过秘密串连,四方面军愿走的人越来越多,其中有20多个团级干部、6个师级干部、5个军级干部。他们决定不带张国焘、何畏、周纯全,因为他们体质差,都要骑马。

许世友画好行动路线图,并写了一封给毛泽东的亲笔信。出走的时间确定在1937年4月4日夜10时整。正当许世友对这次行动充满成功的自信之时,他万万没有想到,意外的事情发生在他最信任的战友、前红四军政委王建安身上。

在关键时刻,王建安幡然醒悟。4月4日下午,王建安将许世友等众人密谋出走的重大情况汇报给红军大学保卫处长。毛泽东听到这一消息怒不可遏,他大手一挥,对前来汇报的林彪下达命令:这还得了?给我把许世友他们抓起来!

第二天晚饭后,许世友被押到审讯室,接受第一次审讯。审讯人为红军大学政治部副主任傅钟。傅钟严正地说:密谋出走,在红军里是重罪。你知道吗?许世友愤愤地回:这些都是他们逼的,我受不了这股窝囊气。如果说我们犯法,你应该审讯他们去。

你们准备到哪里去?到四川,我们要打出一块根据地,让你们瞧瞧,究竟谁是革命谁是反革命。谁指使你们这么干的?还有哪些人想走?计划是我一人做的,与别人没关系。要打要杀你们随便!说吧,许世友从口袋里掏出那封写给毛主席的信,扔向傅钟,轻蔑地说:拿去吧,权作证据。

审讯结束,许世友再次被关入牢房。几天后,许世友从看守口中得知一个惊天消息:这次由他领导的出走行动,已被党中央定性为"许世友反革命集团"案件,因为他们阴谋组织暴动,要抢去张国焘,枪杀毛泽东,还要炸平延安。

中央已经成立高级法庭,要枪毙你们!不久,许世友的第二任妻子雷明珍--延安县妇女部部长,得知许世友的罪行后,也和他离了婚。许世友狂怒到了极顶,他把这一笔苦水帐记在了毛泽东一人头上。他不怕死,但更想复仇。

开始,毛泽东并不完全赞同枪毙许世友的意见,因为,许世友一伙人出走的事情并非像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主要是一、二方面军的同志把事情做得太绝,把人家逼上梁山。现在,经过审讯,事情已经真相大白。

特别是毛泽东看完许世友的那封亲笔信后,更改变了他对此事的定性看法。事关全局,绝不能草率从事,否则后患无穷。毛泽东决定用做思想工作的方法唤醒这些被捕的许世友等人。一天晚上,毛泽东专程来来关押许世友的牢房和他谈心。刚进门,毛泽东就亲切地和他打招呼:许师长好啊!

许世友却对毛泽东充满敌意,不咸不淡地说:我许世友现乃被关押罪犯,马上就挨枪毙了,还好个鸟啊。毛泽东友好地说:许师长,这些天让你受皮肉之苦了。今天,我代表党中央,来向你和四方军被抓的同志道歉来的。说完,脱下八角帽,连向许世友鞠了三个躬。

坐在石炕上的许世友并没有感恩,他认为毛泽东在作秀:既然你命令把我们抓进牢房,现在这两嘴巴一抿,赔一下理就算拉倒了?许世友想到自己这些日子饱受了严刑拷打,吃尽了皮肉苦头,加之心爱的妻子又和他离了婚,这可全是毛泽东个人的原因。

想到这里,许世友怒火中烧,呼拉一下从石炕上跳下来,挥拳向毛泽东的脸上打去……站在一旁担任警卫的罗瑞卿眼疾手快,飞步上前挡在两人的中间,手一挥,数名卫士一齐动手,把许世友捆了个结实。

被绑的许世友依然对毛泽东骂个不停:要打要杀老子都不怕,砍头不过碗大的疤。毛泽东,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要是有枪,非毙了你不可!毛泽东本想救许世友一条命,想不到还挨了他的拳头。气得他木然良久方才离去。

许世友下跪:毛主席,俺错了...

许世友胆大包天,竟敢拳打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很快传遍了整个延安。为了从重从快处理许世友,党中央做出决定:立即枪毙许世友!

行刑的日子到了。执法队员打开关押许世友的牢房,执法官康生对他说:这是执行文件,你签名吧。许世友接过文件,扫了一眼说:杀头老子不怕。我许世友打了上千场恶仗,就没一次想活着回来。现在要死了,没别的要求,我就想见毛泽东一面。

为什么?康生问。我要当面和他理论理论。快去吧,不然我不会签字。许世友的口气是说一不二。执法战士张明义飞马来到瓦窑堡毛主席的办公室。其实,在中央决定枪毙许世友的最后关头,毛泽东仍然想挽救许世友。虽然他一时感情冲动,动手打了他,但毛泽东并没有记"仇"。

许世友原在四方面军,风言风语传说他与张国焘勾结很深,毛泽东对他的情况不甚了解。但从徐向前的介绍中得知,许世友凡事敢做敢当,鲁莽而勇敢,自信而武断。文化低了些,是一位义气式的农民英雄。凭这一点,农民出身的毛泽东又很喜欢他。

不久,执法战士张明义又飞马来报康生:毛泽东同意接见许世友。许世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他似乎又发现了其中的一场阴谋。粗中有细的他为了验证毛泽东的诚心,他对康生说:既然毛泽东给我面子,我领情。麻烦你再请示一下,我许某人乃红军师长,能否带枪去见他?

许世友话一出口,不要说康生,在场的人哪个不吓出一身冷汗?康生感到棘手,想先杀掉许世友。但执法战士张明义飞提出了抗议。万分危急时刻,经过深思熟虑的毛泽东亲自打电话给康生,并指示他:枪毙许世友不妥,执法命令收回。同时,毛泽东还告诉康生:许世友可以带枪来见我,枪膛里还可以上子弹。

红军警卫局长罗瑞卿送来许世友的驳壳枪,"哗啦"一声将一槽子弹压入枪膛,然后递给他。许世友的手颤抖起来。原本,他只不过是想给毛泽东出一下难题,试探一下内幕。若不答应,一定有鬼。可现在,不但不杀他了,毛泽东还同意带枪接见他,而且枪膛里装上子弹去见他。

这毛泽东真是非一般常人的胸怀啊,出生入死的许世友第一次对一个人佩服得如此五体投地。走入毛泽东的办公室,许世友"扑咚"一下给毛泽东下跪:主席,俺错了……说罢,泪如泉涌。

毛泽东微笑着走上前,轻轻地把许世友搀扶起来,诙谐地说:许师长,我们是不打不成交啊。俺向您道歉,主席。许世友低下了他那颗宁死不屈的头。毛泽东说:许师长,你的出生我了解,你的性格我喜欢。都说文武打天下,可我毛泽东是文人,没有你这武将,一个巴掌拍不响哦。

许世友挺直腰杆向毛泽东发誓:我向你保证,今后,只要你一句话,哪怕刀山火海,我许世友绝不含糊。还有更艰巨的工作要让你去做,回去准备吧,随时听我的命令。许世友双脚一并,"啪"地打了一个立正。然后和毛泽东相视一笑,高高兴兴地走了。

只有革命后代,没有高干子弟!许世友儿子说:我早把高干子弟的帽子摘掉了。

我叫许道仑,在河南省新县人防办工作。20世纪70年代,一部名为《闪闪的红星》的电影轰动全国。因为这部电影,人们记住了电影的主人公—“潘冬子”。然而,很多人并不知道“潘冬子”的原型是谁,更不会想到他竟然是少林寺走出来的传奇将军许世友的长子许光,也是我的父亲许光。

2013年1月6日,父亲因病逝世,享年84岁。父亲生前,没有多少人了解他,因为他从来没有以红星“潘冬子”自居,从来没有用爷爷许世友将军的光环炫耀自己。他只是鄂豫皖革命老区河南省新县一名普通的基层干部。

许光,1929年4月出生于湖北省麻城县乘马岗乡许家洼村(今河南省新县田铺乡河铺村),是许世友将军与结发妻子朱锡明三个儿子中唯一存活的长子。历任北海舰队汾河舰、宜川舰、武公山舰舰艇长,1965年5月调回新县人武部工作,先后任参谋、军事科长、副部长等职。

1982年5月转业到地方工作,一直担任新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直至退休。名将之后,却在平凡岗位上坚守一生。2013年1月6日因病医治无效,在河南新县不幸逝世,享年84岁。

父亲1929年4月出生于鄂豫皖红色革命根据地—湖北省麻城县乘马岗乡许家洼村。

在他2岁多时,鄂豫皖根据地失守,爷爷许世友随红四方面军从大别山转战川陕,与家人失去联系。

当时,国民党反动派对红军亲属进行残酷迫害和追杀,奶奶、姑姑带着年幼的父亲流浪乞讨,与反动派做斗争,他7岁就参加了儿童团。

有一次,敌人“扫荡”,下令放火烧山,在烟熏火烤中父亲在山洞躲了三天三夜。

幸运的是,1948年映山红盛开的时节,与爷爷同乡的王树声将军有一次路过大别山,带来了爷爷不但没死而且还在山东军区当上了司令的消息。在他的帮助下,才得以和爷爷团聚。当爷爷问父亲想干什么时,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想当兵,像爸爸一样报效祖国!”

很快,父亲被送往山东军区文化速成中学学习。他童年时期的成长经历,深深地打动了他的班主任李心田老师,就以他为潘冬子的主要原型写出了红色著作《闪闪的红星》。后来改编拍摄的同名电影《闪闪的红星》,风靡全国,影响了几代人。

参军入伍后,父亲先后在华东军政大学山东分校、第十二步兵学校、第五航空兵学校、大连海军舰艇学院学习,成为新中国第一批本科学历的海军军官、北海舰队的首批舰艇长。

替父行孝离军营

从逃难少年到共和国优秀的舰艇长,脱离苦海的父亲可谓否极泰来,风鹏正举。

就在此时,爷爷却遇到了人生中一个两难的抉择:曾祖母十分惦记一手带大的孙子,经常跋山涉水到部队探望,老人家不习惯在城市长住,又不肯与爷爷同住,执意回老家。爷爷经过反复思考,作出了艰难的决定:让父亲回家照顾曾祖母,替父行孝。

然而,对父亲来说,这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抉择:在海军13年,留下,肯定前途无量;回家乡,就意味着舍弃,意味着牺牲。但对于爷爷的殷殷重托,父亲不能说“不”。他知道在爷爷的情感世界里,占有绝对位置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毛主席,另一个是曾祖母。“活着尽忠,忠于毛主席;死了尽孝,替老母守坟。”这是爷爷常挂在嘴边的话。

父亲敬重爷爷,也离不开含辛茹苦的曾祖母。那天,爷爷摆下家宴,叫上工作人员,为父亲饯行。爷爷含着热泪对父亲说:“你是我的好儿子!我现在军务繁忙,不能回家尽孝,只能由你代我回乡好好服侍你奶奶了。”父亲含泪答应。

本文由mg娱乐娱城官网4355-mg娱乐官网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大战在即

关键词:

上一篇:寿命百岁mg娱乐娱城官网4355

下一篇: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红军现今不敢说到